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慕容玄阴的剑道
    众多宗门各有侧重不同,剑宗善攻不善守,而诛仙又是天下众多至宝中当之无愧的攻击第一,两者相加便是一剑可越境而战。

    紫、青、赤三种颜色铺天盖地,紫色是仙气,青色是剑气,赤色是杀气,三者纠缠在一起,汇聚成一种前所未有的剑气,似虚似实,非佛非道,无论是道门的无垢之身,还是佛门的金身,都无法完全抵御。

    慕容玄阴刚刚在自己的眉心处划出一道竖眼,剑气就已经先诛仙一步激射而来,直奔慕容玄阴的面门。

    慕容玄阴视线所及之处,皆是大江大潮一般的滚滚剑气,似乎要将他完全吞没其中。

    慕容玄阴神情平静,张开双臂,深吸一口气。

    然后他就凭借自身的磅礴气机将无坚不摧的诛仙剑气阻隔在自己的身前三丈处,远远望去,仿佛是以一己之力扛起了一整座大潮。

    不过未等慕容玄阴将这些诛仙剑气完全化去,诛仙的本体就已经扑杀而至,只见慕容玄阴双手左右一分,竟是直接将这道剑气大潮生生撕裂成两半,源源不断的剑气就像触礁的浪潮从慕容玄阴的身旁两侧一冲而过,带起他的衣襟和两鬓发丝剧烈飘拂。

    只是如此一来,他也是胸前中门大开,只见一截剑锋长驱直入,直接将这位玄教教主穿心而过。

    慕容玄阴嘴角渗出血丝,周身气机却是凝而不散,伸手握住胸前的诛仙剑身,不顾手掌鲜血淋漓,笑道:“天下玄通无数,在我看来,不过是大同小异,都是脱胎于道祖的三千言,故而一法通便可万法皆通,不过正如佛门既有菩萨慈悲普渡众生,又有金刚怒目怖畏护法,道祖在传下三千大道时,也传下了剑道一途,既不属于三千大道,也不属于八百旁门,不求长生,只重杀伐,仅以杀人手段而言,剑道无疑是独步天下。”

    说话之间剑气渐渐散去,显露出诛仙与张雪瑶的身影,张雪瑶平静道:“久闻慕容先生以万法皆通而闻名于世,今日我姐妹三人联手,还望先生不吝赐教。”

    慕容玄阴点点头,笑着说了个好字,然后就见他双手一起握住诛仙剑锋,一寸寸地将诛仙拔出自己的胸口,本该是血肉模糊的胸口和双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眨眼间便已经恢复常态,除了破裂的衣衫,不留半分痕迹。

    这便是大成圆满的不灭金身,又有人称之为不死妖身,号称是只要气机不竭,那就不死不灭,在佛门的四大金身中,仅次于佛门大乘正统的不败金身。

    就在此时,青鸾再次掠过,飞腾之间化身孔雀,振翅之间,洒落一道五彩光华笼罩在佛陀法相之上,原本足有百丈之高的佛陀法相倏忽缩小,不多时就只剩下数丈大小,然后被孔雀张口一吸,生生吞入腹中。

    没了法相镇压,一片白莲飞快蔓延开来,同时居中位置一朵最大的白莲缓缓绽放,从中缓缓站起一人,正是唐圣月。

    慕容玄阴先是望向孔雀,轻声笑道:“庄祖云,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有无名神仙由此传下道法,以气之六变化为形之六变,谓之曰青鸾变、孔雀变、大鹏变、凤凰变、金乌变、朱雀变,其中金乌变非神仙境界不可得,朱雀变更是连那位开创此法的无名神仙也未能练成,故而人间只有前四变流传,不知师姐可曾练成凤凰变?”

    慕容玄阴又望向唐圣月,不紧不慢道:“当年尊师傅先生尚还在世时,是何等厉害人物!明掌天机阁,暗握白莲教,藏身于幕后操弄天下大势,甚至一度将萧氏父子兄弟三人玩弄于鼓掌之间,后来更是一手扶持了江南陆谦,占据半壁江山,与萧煜隔江平分天下,傅先生死后他的衣钵一分为二,天机阁那份传给了蓝玉,白莲教那份则是传给了你,不知如今的你能有当年傅先生的几分火候?”

    最后,慕容玄阴望向张雪瑶,感慨道:“诛仙一剑于当世,天下谁堪伯仲间?仲谋兄是我的老朋友了,当年于青冥宫中,仲谋兄以诛仙演剑,剑气冲霄汉,便是我也不敢说稳胜于他,尊师上官仙尘更不用多言,在世神仙,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人,若不是萧煜趁人之危,剑宗也不会落得今日地步,只能说造化弄人。我本不想与你敌对,只是时势如此,这条海路我非要不可,能否让我再次离开江都,就看你们的手段如何了。”

    慕容玄阴神态云淡风轻,不像是即将要生死血战,反而更像在指点江山。

    “废话少说。”秦穆绵所化的巨大孔雀猛地一振翅,“说到底还是手底下见真章。”

    孔雀振翅之间,无数五色光华散落开来,唯美绚烂。

    与此同时,唐圣月双手合拢,无数朵白莲融汇合一,变为一方遮天蔽日的巨大白色莲台,莲台上则是有一尊巨大的佛陀法相缓缓浮现。

    与方才那尊唯我独尊的佛祖法相不同,这尊佛陀法相呈善跏跌坐状,笑口大肚,正是大乘佛教中八大菩萨之一的弥勒菩萨,也就是未来的弥勒佛祖。

    白莲花开,弥勒降世。

    慕容玄阴轻轻一笑,道也好,佛也罢,都离不开道祖三千言的本质,只要在这个范畴之内,他就无所惧怕,哪怕是强如秋叶,也只能将他镇压而不能诛杀,故而他敢孤身一人前往碧游岛,在秋叶和完颜北月的眼皮子底下将徐北游救走。

    可世间无绝对,诛仙对于慕容玄阴来说就是一个例外,针对这个算不上命门死穴的弱点,他也曾想过诸多对策,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尝试,不过今天张雪瑶没有让自己失望,果然动用了诛仙,那自己也就没必要藏着掖着。

    归根究底,三人中对自己威胁最大的还是手掌诛仙的张雪瑶。

    慕容玄阴伸出手,遥遥指向头顶的一轮耀阳。

    玄,北方之色。

    阴,太阴之月。

    故而玄阴就是北月。

    太阴本无光,太阳予之。

    慕容玄阴竟是凭空“摘下”了一缕宛若实质的金色阳光。

    自古以来就有以毒攻毒的说法,故而慕容玄阴的对策便是以剑对剑,只见他手中的金色阳光如同流水一般延展开来,变为一柄光芒万道的金剑。

    慕容玄阴握住这把金剑,手掌连同小臂都被笼罩在金色的光芒之中,然后挥舞。

    他不善于用剑,所以也不刻意讲究什么精妙剑招,就像孩童玩闹一般地挥舞手中金剑。

    金剑瞬间绵延十余里。

    天地间一片金光。

    这金光冲散了五彩光华,淹没了白莲弥勒,所向披靡。

    慕容玄阴凌空而立,脸上露出些许笑意,这一剑的威力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总体效果还算不错。

    三女的脸色却是凝重无比,这一道金剑似虚似实,似真似幻,似法似剑,让人捉摸不定,更棘手的是这一剑借助太阳之威,一剑之后威势非但没有衰败迹象,反而是一涨再涨,如此一来,慕容玄阴即便不去御剑,只需将这把金剑爆裂开来,就能与三人两败俱伤。

    慕容玄阴高高举起手中的太阳金剑,洒落光芒万丈,整个人大袖飘摇,恍恍惚如飞升仙人。他微笑道:“为了应对诛仙,我用了十几年的时间想出两剑,一剑是白日所用的太阳真剑,一剑是夜晚所用的太**剑,今日我就要以这柄太阳真剑问剑于世间第一杀剑诛仙。”

    说罢,慕容玄阴举剑前指。

    金光骤然内敛,笼罩在他的身周,使他整个人仿佛变为一个巨大光球。

    这是慕容玄阴的剑。

    近乎无敌的剑。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