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忆当年诛仙出世
    七月初十,江都,大雨滂沱,城墙龙吐水。

    徐北游独自一人撑着一把老旧油纸伞走上城头,欣赏着这幕难得的奇景。

    粗重的雨滴从天而落,打在伞面上发出连绵不绝的噼啪声音,溅起一层细微的水雾。

    就在这漫天一色的白茫茫中,忽然生出一抹不那么和谐的鲜艳红色,立足在徐北游身侧的三丈处,哪怕是身处大雨之中,仍是周身不沾半点湿气。

    这是一名身着红色衣裙的女子,冷冷道:“一个人赏雨?胆子倒是大了不少,终于不再是躲在女人的身后了。”

    徐北游不以为意,道:“以前每次见你,你都是想置我于死地而后快,这次能好好说话不动手,倒是殊为不易。”

    女子冷然不语。

    徐北游扶住剑柄,轻声道:“楚江王,你特意来找我做什么?”

    楚江王盯着这个光明正大走进江都城的剑宗少主,强压下心中杀意,问道:“听说你与端木玉素有间隙?”

    徐北游摩挲着剑柄,轻淡道:“算是吧。”

    楚江王直截了当道:“我们可以帮你。”

    徐北游问道:“帮我?怎么帮我?”

    楚江王眯起眼,道:“当然是你我双方联手,各取所需。”

    “我可是剑宗余孽,什么时候道门的镇魔殿也愿意与剑宗余孽联手了?”徐北游晒道,“而且与你们镇魔殿联手无异于与虎谋皮,得不偿失。”

    楚江王讥讽道:“若是连这点胆量都没有,你也别待在江都了,干脆滚回西北,兴许还能保住自己的这条小命。”

    徐北游平心静气道:“你不要用这种拙劣的激将法,我知道该怎么做。”

    楚江王冷冷问道:“没有商量的余地?”

    徐北游轻轻点头。

    楚江王眯眼望向徐北游,似乎在斟酌要不要趁此时机杀了这个剑宗少主,以绝后患。

    徐北游看着雨幕,松开剑柄,指了指脚下城墙的龙吐水景象,微笑道:“江都的城墙是大楚年间所建,历经千年仍是完好如初,只是这龙吐水的景象已经多年未见,今日能看到一次也算是你我二人的缘分。”

    楚江王没有作声,只是斜瞥了一眼,果真看到城墙的缝隙间有数不清水练垂下,有粗有细,有高有低,有大有小,可谓是人力和天时共同造就了这幕奇景。

    楚江王天人交战,最终还是放弃了现在出手杀人的念头,随着徐北游一同望向脚下的龙吐水。

    过了片刻,楚江王忽然开口道:“剑气凌空堂的人要杀你。”

    徐北游嗯了一声,道:“我知道。”

    楚江王晒笑道:“本该是你的属下,却要反过头来杀你,所谓的剑气凌空堂真是个笑话。”

    徐北游平淡道:“以下犯上,非今日始,自古有之。”

    楚江王冷哼一声,身形缓缓消失在雨幕中。

    徐北游轻叹一声,放下手中的油纸伞,抬头朝头顶望去。

    此时的九天之上,无云也无雨,只有一轮金日当空,一片阳光灿烂。

    一只足有百丈之大的青鸾振翅清鸣,卷起罡风无数。

    在青鸾的不远处还站着一人,踩踏祥云,大袖飘摇,风姿若仙,他只是轻轻挥袖,便将足以摧城拔山的罡风尽数化去。

    青鸾呼啸飞过,将下方原本平静如湖面的云海卷起怒涛无数,携带着泰山压顶之势狠狠撞向那人。

    与此同时,那人周身有飘渺云气自生,整个人焕发出一种道门真人得道登仙之后才有的紫气氤氲。

    那人猛然挥舞大袖,带出漫天紫气,狠狠砸在青鸾的头上。

    青鸾哀鸣一声,盘旋着向上飞去。

    那人没有追击,只是平静说道:“师姐,本座一再手下留情,你可不要不知好歹。”

    此人正是踏足江都的过江强龙慕容玄阴,地仙十八楼的境界修为,放眼天下之间,也只是仅次于秋叶一人而已。

    虽然慕容玄阴是玄教教主,但他的手段绝不仅限于玄教,无论是道门还是佛门,他都有所涉猎,极是擅长偷师,故而有万法皆通之称。

    就在此时,在慕容玄阴的脚下骤然生出一大片白莲,朵朵绽放,迎风摇曳。

    这些白莲将慕容玄阴包围其中。

    慕容玄阴说了一个好字,猛地飘然而起,虚立于半空之上。

    双手合十。

    刹那之间,在慕容玄阴的身后生出一尊百丈法相,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呈唯我独尊之相。

    法相落下,镇压在无数白莲之上,白莲仿佛变成了佛陀的座下莲台。

    慕容玄阴飘然落在法相的肩膀上,转头看向东方。

    在那个方向,接下来应该会有一剑东来。

    东湖别院,琉璃阁中只有张雪瑶一人,她跪坐于地,膝上放置着一方剑匣。

    她伸手轻轻抚过剑匣,没来由想起了许多她本以为已经忘却的陈年往事。

    记起了从前,以前魏国还叫卫国,那儿还有五大世家,而不是如今的三大世家,

    记起了自己刚刚出生就被定下最终却又不了了之的亲事。

    记起了更像是父亲的师尊,对待别的师兄弟都要严厉到不近人情的地步,唯独对自己却能网开一面。

    记起了第一次握剑的忐忑。

    记起了第一次杀人的不安。

    记起了太多太多。

    最终,她的回忆定格在了东湖别院,那一晚的两支红烛,以及守在红烛前的一对年轻男女。

    卫国有个传统,新婚夫妇要彻夜不眠地守在两支喜烛前,若是哪一支首先燃尽,那么就随之熄灭另外一支,寓意夫妇两人白头偕老,同生共死。

    那一晚,象征公孙仲谋的那支喜烛率先燃尽,她想要去熄灭象征自己的喜烛时,却被公孙仲谋拦住,当时他说夫妻二人总要有个先后,先走的那个轻松些,就在奈何桥上等着,晚走的那个则要劳累些,不用分得这么清楚。

    当时她没有多想。

    不曾想,竟是一语成谶。

    张雪瑶缓缓闭上眼睛,按在剑匣上,轻轻说出“开匣”二字。

    剑匣洞开,剑气弥漫。

    有紫青两色的气龙蜿蜒而出,轻轻环绕在张雪瑶身边。

    张雪瑶轻声自语道:“诛仙,我不是你的主人,可我的师父和丈夫都曾做过你的主人,今日我想凭借这点香火情分,借剑一用,你借是不借?”

    接下来的一幕,惊世骇俗。先是一声剑鸣,然后原本横在张雪瑶膝上的剑匣自行竖立,有一剑缓缓升起,长剑几乎有半人之高,仙气、剑气、杀伐气汇聚一处,透过琉璃阁直冲天穹,竟是在天空中生出一个巨大的漩涡,云气渺渺,雷电森然。

    世人常言天诛二字,诛仙由道祖传下,主杀伐,正应天诛二字。

    若是由道祖亲自御使此剑,只需要轻轻一晃,剑光便可杀人,任从他是万劫神仙,也难逃此此劫,当真是大罗神仙血染裳。

    张雪瑶睁开眼睛望着诛仙,会心一笑。

    果然还是手中青锋比人更可靠,她们三人被慕容玄阴逼得无路可走,四处求援,却没人愿意出手相助,如今只能再次相求诛仙。

    当年的萧皇不过是地仙十二楼的境界,凭借举世无双的天子剑却能斩杀地仙十八楼的傅尘,如今的张雪瑶也要赌上一赌,就赌她御使的仙剑诛仙能伤得了慕容玄阴。

    张雪瑶没有伸手握剑,这柄自有灵性的仙剑自行悬空,与她并肩而行。

    “走。”张雪瑶默念一声。

    一人一剑瞬间消失在琉璃阁中。

    几乎就在同时,立于九天之上的慕容玄阴脸色骤然凝重,伸出一指,在自己的眉心划出一道深深血槽,如同一只竖眼。

    整个人气机暴涨。

    少顷,果真不出他所料,有一剑东来。

    紫青赤三色的剑气弥漫天地之间,便是仙人也要望而生畏。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