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上官青虹秦广王
    徐北游按住伤口,怔怔望着老人。

    老人环视四周,确认那名女子已经彻底退去之后,这才开口道:“老夫上官青虹,现为剑宗慎刑司掌司,见过少主。”

    白莲教、闻香教、剑宗三家在江都呈三足鼎立之势,其他另外两家都有两位地仙坐镇,唯独剑宗只有张雪瑶一人出面,李青莲和徐北游虽说都有望地仙,但就当下而言还是太过稚嫩。按道理来说,剑宗也应该有一位仅次于张雪瑶的地仙大高手才是。

    随着这位老人的出现,徐北游终于可以确定,剑宗除了公孙仲谋和张雪瑶两人之外,的确还存在第三位地仙大高手,只是不知为何先前迟迟未曾露面。

    老人似乎看出徐北游心中疑惑,主动开口解释道:“自承平十年三月,老夫就一直在魏国旧宅停留,这次因为慕容玄阴之事特意返回江都,不想却是在路上耽搁了些许时候,来晚一步。”

    徐北游沉重呼吸几声,以龙虎丹道默运气机,脸色渐渐好转,这才问道:“还未请教前辈与先师如何序齿排班?”

    上官青虹道:“自上官先宗主殁后,剑宗凋零,同辈人中就只有我等三人侥幸逃过一劫,以年龄长幼而论,我为长,张雪瑶为幼,宗主居中。”

    徐北游闻言勉强施了一礼,道:“原来是上官师伯。”

    其实按照长幼有序来说,徐北游也可以称呼张雪瑶为师叔,只是因为涉及到宗门内派系之别的缘故,师叔难免就要疏远许多,而师母却是实实在在的一家人。

    张雪瑶也是做如此考虑,以师父上官仙尘而论,她与公孙仲谋同出师父门下,都是嫡传弟子,可毕竟是由公孙仲谋继任宗主,所以他这支才是剑宗嫡系中嫡系,两人若是以夫妻而论,她自然也被包含其中,两人若以师兄妹而论,如今的她就难免要被排除在外。

    就好似皇帝诸子在外人看来同出一父,都是正经嫡宗,比起旁支更为尊贵,可在这个嫡宗之中,终究有人要继承大统,即便是兄弟之间也要分出个内外远近和亲疏有别。

    若是以师叔而论,张雪瑶与徐北游就要分为两派,虽说徐北游既无威望,又无根基,甚至连本该是嫡系的剑气凌空堂都不将他视为少主,根本无法与张雪瑶相提并论,但他毕竟有公孙仲谋嫡传弟子的正统身份,以及象征宗主名分的仙家诛仙,如果张雪瑶与徐北游翻脸,慕容玄阴之流难免会以公孙仲谋故交的身份,打着徐北游的旗号做些文章。

    嫡庶之分是大忌,在这一点上不得不慎之又慎。

    见徐北游动作勉强,上官青虹向前一步搀扶住他,道:“少主不必多礼,先由老夫送你回东湖别院,再作计较打算。”

    徐北游勉强笑道:“那就有劳师伯了。”

    老人笑了笑没说话,以气机托住徐北游,裹挟着他冲天而起,御空而行,实实在在的地仙境界无疑。

    ——

    灯火通明的紫荣观中,一名女子凭空出现,披着一层若隐若现的轻纱,在轻纱之下不时露出一抹刺目鲜红,行走之间飘忽不定,身影好似是水中望月雾里看花。

    女子脸上带着几分阴郁之色,似乎遇到了什么不快之事,一路上旁若无人地穿廊过堂,径直来到一处偏殿之中,却不想这儿早已有人。

    那人看上去大约不惑之龄,面容温和带笑,长须垂至胸前,与民间供奉的文财神像倒是有几分相似,身着一身玄色道袍,站在道祖像前,毕恭毕敬地为道祖奉上一炷香火,然后才不紧不慢地转过身来,先是把女子上下打量了一番,松了口气,淡淡笑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女子先是一愣,然后问道:“秦广王,你怎么在这儿?还有,你说什么没事就好?”

    被称呼为秦广王的男子打趣道:“自然是说你能完完整整地回来,没有缺手断脚。”

    女子不屑道:“区区一个徐北游,而且又是重伤之躯,还不能拿我怎样。”

    秦广王摇头道:“我不是说那位剑宗少主,而是上官青虹这老鬼,我在来江都的路上遇到他了,他正从魏国往江都而来。”

    女子脸色凝重几分,“你们交手了?”

    秦广王嗯了一声,平淡道:“久闻这老鬼潜心修炼多年,得了几分仙道剑的神髓,不知是真是假,于是便忍不住出手试探一番。”

    女子问道:“结果如何?”

    “至于结果么。”秦广王稍稍沉吟,道:“也算是不虚此行,这老鬼虽然距离练成仙道剑还差许多火候,但的的确确是摸到了仙道剑的门槛,三剑之内,险些将我斩落,只是三剑之后,难免要重新落回到非王非霸的诡道剑,难以为继。”

    “原来是个三板斧的本事。”女子哂道。

    秦广王看了她一眼,说道:“以你的修为而言,怕是连一板斧都扛不下,而且这老鬼浸淫诡道剑多年,不知有多少压箱底的手段,若是我们两人生死相搏,反倒是他的胜算更大一些。”

    冷血到没心没肺的女子冷冷道:“你若是死了,我是这江都的主事大执事了。”

    秦广王哈哈笑道:“我若是也步了南方鬼帝的后尘,那可就真要惊动掌教真人了,下次再来的八成会是位居前三甲的那几位大执事。”

    “前三甲……”女子忽然想起什么,问道:“我们镇魔殿也有第一大执事吗?我还以为这个位置一直空悬呢。”

    秦广王正了正神色,道:“自然是有的,你进入镇魔殿的时间还短,不知道也情有可原,其尊号为太乙救苦天尊,曾经也是一峰之主,只是因为某些原因才进入到镇魔殿中,论辈分,还是掌教真人和殿主大人的师叔辈,长年闭关潜修,等闲不会现身。”

    “尘字辈!”楚江王忍不住咋舌,“自从清尘大真人坐化之后,除了魔头青尘之外,尘字辈的大真人们就甚少有人现世了。”

    秦广王感慨道:“道门和剑宗本是一家,把剑宗圣、仙、王、霸、诡五大剑意拿到我们道门也同样适用,在我们镇魔殿中用剑的人不算多,你算一个,第一大执事他老人家也算一个,你走的是诡道剑的路子,第一大执事却是实实在在的仙道剑,让人望而生叹。若是有机会,你还是要向第一大执事讨教一番,若是能得到他的指点,你未必不能像上官青虹那般由诡道剑转入仙道剑,到时候一个地仙境界指日可待。”

    楚江王有些意兴阑珊,幽幽道:“地仙境界又如何,南方鬼帝也是堂堂地仙,还不是说死就死了,连个响声都没有。”

    秦广王平静道:“地仙境界尚且如此,你一个人仙境界岂不是更加无关轻重?再者说,南方鬼帝他自有取死之道,竟然敢跟摩轮寺的扎西丹增纠缠不清,涉及到草原王庭和西北边塞,此为朝廷大忌,被张百岁抓住这个痛脚,终究还是朝廷那边占了道理。”

    楚江王不置可否,转而道:“如此说来,你是要接替南方鬼帝,成为江南的主事大执事了?”

    秦广王轻轻点头。

    镇魔殿前十位大执事皆是地仙境界。

    排名第十的转轮王死于公孙仲谋的剑下,排名第九的南方鬼帝亡于张百岁的手中,排名第八的西方鬼帝远在南疆。

    秦广王排名第七,地仙八重楼的境界。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楚江王轻声道,声音有些低沉。

    秦广王眯起眼,有些笑容可掬的意思,话语中却是透露出一股子森寒味道:“南方鬼帝赔上一条性命,我们要讨回一个说法,镇魔殿不做赔本的买卖。”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