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拄剑腰间挂人头
    秦淮河下游的一艘画舫上,一名披着黑纱的白裙女子闭上双眼,单纯以神识去感知距离自己极远的一处街道。

    能够威震江北的各大绿林帮派,玉观音自然不是单纯凭借慕容玄阴的名头,更多还是依靠自己的酷烈手段,她在五岁那年被慕容玄阴选中,带回后建玄教修行,堪称惊采绝艳,被视作秦穆绵第二,在三十五岁那年晋升为地仙境界,然后离开玄教南下入关,辗转于中原各地,终有了今日玉观音的名头。

    在长辛剑师人头落地的那一刹那,她猛地睁开双眼,喃喃道:“那是……诛仙剑气?!”

    先前徐北游的连续二十余剑,在她看来不过是招式精巧,颇具匠心,差不多能当得起出彩的二字评语,可对于地仙境界来说,还是小孩子打闹一般的手段,不值得太过重视。

    只是那道白练从徐北游的口中喷出后,她终于有所动容。

    当玉观音看到那道白练将长辛剑师的人头斩落时,竟是没来由地生出一股寒意,就像寻常人看到饮血无数的屠刀会被其中杀气所慑,寻常地仙境界面对斩落地仙无数的仙剑诛仙,同样会不由自主地生出忌惮畏惧。

    当世之中,剑意最锐、剑气最盛、锋芒最利,杀伐最重之剑,诛仙。

    除去供奉诛仙近千年的剑宗之人,寻常地仙未必会有拿起诛仙的勇气,最起码玉观音就自认不能,哪怕是那柄仙剑就摆在自己面前,她也绝不会生出将它据为己有的念头,委实是这把仙剑杀人亦杀己,而且纵观它的历代主人,能够得善终者不过三人而已,其余人等哪怕是大剑仙上官仙尘,同样是死于非命,身死道消。

    天下至宝,唯有德者据之。

    这绝不是一句空话,不仅是诛仙如此,秋叶的玲珑塔也是如此,没有主人的诛仙是一把敌我不分的杀伐凶剑,没有主人的玲珑塔便是一座高有百丈的雄伟宝塔,重若山岳,就算是拱手送到寻常地仙的眼前,也只能望塔兴叹。

    传说中一介凡人机缘巧合之下捡到神仙法宝就能大杀四方,终究只是故事而已,当不得真。

    正因如此,对于徐北游不过是鬼仙境界却能动用诛仙剑气,她愈发感到惊异,缓缓说道:“了不得的手段,听说剑宗有无上剑体的玄通法门,近百年来唯有大剑仙上官仙尘能够练成,这剑宗少主能徒手刺穿长辛剑师的人仙体魄,差不多算是摸到无上剑体的门槛了吧?他才修行几年?即便算上先前的十年,也不过区区十一年而已。”

    在动辄几十年的漫漫修道途中,十一年真的不算什么,对于寻常人而言,不过是刚刚完成筑基过程,充其量只能算是刚刚起步而已。

    徐北游用了十年的时间打牢基础,然后用了一年的时间攀升至鬼仙境界,的确很是惊人。

    玉观音顿了一下,继续自言自语道:“不过修炼无上剑体要承受削肉刮骨之苦,他真能受得了吗?即便是修成无上剑体,他这般强行动用诛仙剑气,仍是要损坏自身体魄经脉,使得体内气机变为空中楼阁,此举又与自杀何异。”

    玉观音不再去看那名年轻人,身上的黑纱垂落,将她整个人完全笼罩其中,随后黑纱下的她缓缓消失不见,失去支撑的黑纱缓缓落地,继而随风而飞。

    另一边,徐北游将双剑分别收入腰间和鞘中,然后走向死而不倒的长辛剑师,捡起滚落在地的头颅,提在手中。

    也不知是否巧合,在徐北游提起长辛剑师头颅的同时,长辛剑师的尸体轰然倒地。

    徐北游凝视着死不瞑目的头颅,轻声自语道:“你是真的蠢,棋子都算不上,只能算是棋子的棋子,最后还成了弃子,背弃剑宗落得这么一个下场,又是何苦来哉?”

    徐北游正要折返离去,周身气机骤然一凝,刚想要伸手拔剑,就已经被凭空出现的一截剑尖刺中胸口,整个人踉踉跄跄后退。

    已经与长辛剑师苦战过一场的徐北游根本来不及出手拦截这一剑,当他抬头望去时,出剑之人已经露出真实面容,正是在鸡鸣寺曾经与徐北游有过交手的镇魔殿大执事楚江王。

    她轻轻撩起身上披着的轻纱,整个人仿佛从虚无之中凭空走出,右手中的狭长青锋还在不断滴血。

    仍是一身大红衣裙的她,并未像上次那样一击之后便远遁千里,而是打定了主意要趁你病要你命,要趁着徐北游重伤之际将他彻底斩杀于此。

    退出大约二十余丈后徐北游终于止住退势,将长辛剑师的人头系在腰间,然后按住天岚剑柄,不去管胸口的鲜血渗出,沉声开口道:“原来是你。”

    楚江王冷笑一声,身形如同鬼魅一般向前冲出,几乎也就在同时,徐北游拔剑而出,剑光璀璨,刹那芳华。

    两人之间的空气中荡漾起层层涟漪,一道金石撞击之声后,已经是强弩之末的徐北游被女子

    打飞出去,后背将一面墙壁撞得稀碎。

    女子面无表情地缓缓前行,走向那堆废墟,举起手中狭长之剑。

    轰隆一声,徐北游从墙壁废墟中站起,以手中天岚拄地。

    一直沉默不语的女子终于是开口说道:“剑宗少主徐北游,你是不是以为主事大执事身死之后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实话告诉你,只要镇魔殿的追杀令一日尚存,我们这些镇魔殿大执事就一日与你不死不休。”

    徐北游缓缓站直身体,吐出一口血沫,轻声道:“漂亮话谁都会说,慕容玄阴也在你们镇魔殿的魔头榜上,怎么不见你们去找他不死不休?说到底还是欺软怕硬罢了,若是我也有地仙十八楼的境界,你们镇魔殿还敢在我面前放此厥词?”

    楚江王话语中杀意浓郁,冷笑道:“话说得不错,如果你是地仙十八楼的境界,休说我这个小小的镇魔殿大执事,就是殿主大人也要对你避让三分。”

    说到这里,楚江王脸上杀意越发浓烈,骤然间舌绽春雷,“可惜你没有地仙十八楼的境界啊!”

    话音未落,楚江王已经是猛然一个前冲,瞬间来到徐北游的身前,手中长剑再一次刺入徐北游的小腹。

    原本单手握剑的她改为双手握剑,一刺到底,然后以剑锷抵住徐北游,推着他一路往后,最后撞入一面墙壁,将徐北游生生钉在了墙上。

    徐北游先被在耳边炸响的雷音震得气血翻腾,接着又被一剑刺穿腹部,直接七窍渗出血丝,命悬一线,惨淡至极。

    楚江王轻声道:“徐北游,你是不是在等剑宗的高手?死心吧,不会有人来的。”

    徐北游咽下口中鲜血,平静道:“你真要杀我?死在我手上的人仙境界也不止一个,虽然现在的我已经是强弩之末,想要全身而退已经不大可能,但下定决心拖着你一起同归于尽还是不难的。”

    楚江王露出凝重神情。

    刚才她一直藏匿行迹于一旁,自然也看到了徐北游张口吐出的那道白练,似乎是剑宗的剑丸之法,轻而易举地就割去了长辛剑师的人头,而且这道白练最后是被徐北游重新吞入腹中,也就是说徐北游绝不是无的放矢。

    平心而论,她没有信心挡下那道白练,虽说徐北游要动用那道白练似乎要付出不小的代价,可徐北游一旦决定要不管不顾地拼死一搏,自己八成要跟他一起同归于尽。

    楚江王忠于道门不假,可这份忠诚还没到让她可以不顾性命的地步。

    女子沉吟许久,脸色变幻不定,最终还是缓缓向后退去,遁入虚无。

    不多时后,一名老者急急御空而来,看到满身狼狈的徐北游,以及长辛剑师的人头,忍不住露出惊讶之色,不由感叹道:“先前张雪瑶说少主能以鬼仙杀人仙,老夫还以为是夸大之词,如今看来,倒是老夫想当然地小觑少主了。”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