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斗剑即血溅三步
    长辛剑师低头看了眼胸前的伤口,脸上带出几分狰狞,“好,很好,不愧是主人亲手教导出来的弟子,有点手段。”

    徐北游笑道:“我的手段还多着呢,一定让你好好享受一番。”

    长辛剑师终于是勃然大怒。一个小小的鬼仙境界竟然敢如此狂妄!

    他向前猛地踏出一步,单手一拧,手中长剑带起一大片如泼水一般的剑气。

    剑宗的剑意五道,除去那些剑意驳杂之人,大致可分为诡道剑、霸道剑、王道剑、仙道剑、圣道剑。后两者等闲难以修成,迄今为止,也只有当年的开派祖师修成圣道剑,公孙仲谋之师上官仙尘修成仙道剑,大名鼎鼎的公孙仲谋也不过是修成王道剑而已,至于其他诸如剑气凌空堂剑师等人,多是霸道剑和轨道剑。

    长辛剑师便是实实在在的霸道剑,这一大片剑气泼洒而出,街道两旁的墙壁顿时出现无数龟裂痕迹,青石铺就的地面更是变得如同蛛网一般。

    徐北游沉心静气,单手以天岚一剑斩去。

    剑十三!

    若说长辛剑师的剑气是瓢泼大雨,那么徐北游的剑十三便是屋顶上的雨水汇聚成流后挂檐而下的激流,冲散了瓢泼剑气,大有飞瀑落九天之势。

    逸散剑气四散激射,缭乱纷飞,在两旁的墙壁和地面上留下数十道杂乱交错的深刻痕迹。

    长辛剑师虽然未被正式传授剑三十六,但这么多年下来也习得一鳞半爪,此时递剑向前用出剑一,剑势如同长虹贯日,凭借人仙境界硬是碾压了已经是强弩之末的剑十三,裹挟着霸道无比的剑意,直直朝着徐北游的胸口点去。

    徐北游猛地一踩地面,硬生生踩踏出一个半丈大坑,身形向后暴退,差之毫厘地躲过这一剑。

    “好一式剑一。”徐北游轻声赞叹一句,手中却是丝毫不停,天岚直刺长辛剑师的胸口,却邪横扫咽喉,剑气森然,招招都是直攻要害。

    长辛剑师冷笑不止,竖子狂妄,刚才出其不意地伤了自己一次,就真当自己这个人仙境界是绣花枕头了?

    只见长辛剑师手中青锋先是剑气骤然暴涨,继而剑气化虚为实,变得有若实质起来。

    此为剑芒。

    若说剑气是似虚似实,介于虚实之间,那么剑芒就是剑气完全由虚化实,好似水气凝冰,成为手中剑器的扩展延伸,许多剑宗高人之所以用一截枯枝为剑也堪比手持神兵利器,就是因为已经将剑芒臻至化境之故。

    挡下徐北游的两剑之后,长辛剑师举轻若重一剑。

    这一剑,去势极缓,却有泰山压顶之势。

    徐北游这次不再避其锋芒,同样递出一剑。

    剑十四,苍雷震。

    徐北游手中天岚与长辛剑师手中之剑相撞后,并未立刻陷入到比拼修为雄厚的不利境地,而是在方寸刹那之间连续起伏七下,等于是徐北游瞬间递出七剑,以连续七剑层层抵消长辛剑师的一剑。

    七次相撞声音连成一道,不似寻常金石声音,尖锐无比,刺人耳膜。

    徐北游脸色略显苍白,向后飘退。

    长辛剑师岿然不动,只是脸色略显凝重。

    他数次想要将徐北游逼入互相角力的境地,最终凭借境界修为高低决出胜负,可没想到徐北游却像个滑不留手的泥鳅,一次又一次地避开,到了现在他也不得不承认,身负剑三十六的徐北游的确不能与寻常的鬼仙境界一概而论。

    长辛剑师胸中忽然生出一团无名之火,天道何其不公?自己兢兢业业练剑数十载,却迟迟拿不下这个岁数不及自己一半的年轻小子,就算他从娘胎里就开始练剑,那也比不过自己的练剑时间之长。而且这小子还如此好命,自己跟随宗主多年,鞍前马后,出生入死,也不过学了一式剑一而已,凭什么这小子就能学全剑三十六?凭什么这小子就能由宗主亲自给他铺路?

    凭什么这小子能接任剑宗的宗主大位?

    长辛剑师深吸一口气,强压下胸口的怒气,终于不再托大,原本单手握剑变为双手握剑,他既然能成为剑气凌空堂的十二剑师之一,在剑术一途无疑也是造诣深厚,既然徐北游打定了主意要跟他比拼剑术,那就论一论剑术,看看两人到底孰高孰低。

    徐北游双手持双剑,毫不畏惧地迎上前去,两人不拼修为境界,只拼剑术,见招拆招,徐北游被公孙仲谋亲自调教出来的剑招精妙,长辛剑师则是经验丰富,一时间倒是斗了个不分胜负。

    转眼间两人斗到二百招开外,徐北游终究是经验稍欠,被长辛剑师摸清了底细,出其不意的一剑,以剑身“鞭打”在徐北游的小臂上,袖口被凌厉剑芒撕开一道口子,小臂上出现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

    徐北游的剑势不可避免地迟缓起来。

    长辛剑师得势不饶人,大笑声中,手中的剑势一涨再涨,好似惊涛拍岸,一浪叠一浪,好似没有尽头,将霸道剑的威势发挥得淋漓尽致。

    徐北游不得不一退再退。

    此时,两人脚下的街道已经是支离破碎。

    一言不合便拔剑,斗剑便要血溅三步。

    这是剑宗另外一个不成文的规矩。

    长辛剑师跟随公孙仲谋多年,可谓是身经百战,无论是道门镇魔殿,还是朝廷暗卫府,甚至是剑宗叛徒,都曾有过交手,远不是刘符这样散修的人仙境界能够比拟。徐北游虽然也能当得起名师出高徒,也曾经历不少厮杀,但终归还是比不得长辛剑师这样的人物,初时可以凭借招数精妙不落下风,甚至是平分秋色,可时间一长被洞悉路数之后,便要落入下风。

    难道剑宗少主刚刚崭露头角,就要凋零在这不知名的小巷中?还是死在一个剑宗叛徒手中,传扬出去,那可真是个天大的笑话!

    凛冽剑气扑面,徐北游的衣衫猎猎作响,不过神情古井无波。

    剑十五,剑心通明。

    徐北游左手气机化龙,右手气机化虎,双手握剑,猛地止住退势,不退反进。

    双剑分别掠出一道璀璨剑芒,交错而过。

    刹那芳华。

    在生死关头,这一剑堪称是羚羊挂角,神来之笔。

    根本没有料到徐北游会有如此举动的长辛剑师猝不及防之下被硬生生逼退三步!

    徐北游握住天岚,毫不凝滞,以决然之势直刺而去,还是剑三十六的第一式,也是纵死无悔的一剑。

    一往无前。

    这一剑点在长辛剑师胸口的伤口上,四九白金剑气瞬间炸裂开来,激起一片血雾。

    一剑功成之后,徐北游毫不犹豫地弃剑,左手中的却邪随之递出,剑十四,苍雷震!

    一瞬连起七道雷声。

    仍是轰在长辛剑师的胸口上。

    随着骨骼断裂声音响起,长辛剑师踉跄而退。

    局势瞬间逆转。

    接下来徐北游再次弃剑,以空空双手为剑,连出二十三剑,一气呵成。

    每一剑都直指要害。

    长辛剑师虽然有人仙境界的体魄,但是面对徐北游堪比剑器的双手,仍旧是鲜血淋漓。

    此时的他虽然谈不上落败,但却再难取胜。

    徐北游心如止水,气沉丹田,不顾周身汗毛中渗出血丝,张口一吐,一道白练激射而出。

    白练一闪而逝,沿着一个玄奥轨迹,围绕长辛剑师的脖子当空环绕一周。

    一切不过在瞬息之间。

    下一刻,白色长练重新飞回徐北游的口中。

    长辛剑师人头落地,脸上还带着不敢置信的骇然表情。

    徐北游捡起双剑,以剑拄地,喘息道:“逼我连续动用诛仙剑气,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你也该瞑目了。”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