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一言不合即拔剑
    不宜迟,三名女子议定之后不等画舫靠岸就分头离去,剩下其余四人。

    显然唐悦榕和罗夫人分别作为白莲教和闻香教的二号人物,都有各自的事务,不多时后也随之离去,一时间就只剩下李青莲和徐北游两人。

    船楼内,徐北游和李青莲很有默契地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

    徐北游调侃道:“人家都走了,你怎么不走?整天游手好闲,也不知道上进。”

    “你怎么好意思说我?!”李青莲瞪大了眼睛,“现在你才是剑宗少主。”

    “我暂时不插手剑宗事务,这可是师母的意思。”徐北游促狭道:“不过既然师妹承认我是剑宗少主,那么我就以少主的身份下令给你,赶紧去为我们剑宗的复兴大业奔走,别总在我眼前晃来晃去。”

    李青莲怒气冲冲道:“游手好闲要你管?谁承认你的少主身份了?谁要听你的命令?”

    “好好,你不走我走,今天天气不错,我去岸上转转。”徐北游笑了笑,不再搭理这只开始炸毛的小猫,缓缓起身,扶剑向外走去。

    李青莲咬牙道:“赶紧走,早走早清净!”

    画舫靠岸,徐北游下船登岸。

    此时的徐北游身着宽袖鹤氅大袍,脚踏云履,长发以一顶精巧银冠束成中规中矩四方髻,原本清朗干净的面容上多了几分曾经沧海难为水后的从容不迫,腰间佩剑,手扶剑首,行走之间,衣襟飘摇,潇洒倜傥。

    也难怪会说人要衣装,佛要金装。

    换了一身打扮的徐北游再也不是当初的乡野少年,如今谁见了不赞一声好一位翩翩公子?

    东瞧西看了大半天,行走到一处僻静所在时,徐北游忽然停下脚步,原本按在剑首上的手掌下滑至剑锷下三寸处,大拇指抵住剑锷,轻轻往上一推,腰间的天岚剑出鞘一分。

    剑上四九白金剑气含而不放。

    “虽然不能闭窍养意,但是能做到收放自如,难能可贵。”一道身影从阴影中走出,背后负剑。

    徐北游挑了下眉尖,“瞧着眼生,身上又有剑宗的剑气,你是剑气凌空堂的人?”

    “好眼力。”这人是名相貌平平的中年男子,自我介绍道:“我是剑气凌空堂的长辛剑师,前不久跟随慕容玄阴由后建返回江都,今天本没打算与你见面,毕竟几大地仙齐聚,我也不敢贸然靠近。”

    “慕容玄阴?还有,刚才你称呼我什么?难道不是应该尊称少主吗。”徐北游平静道:“还是说你已经投靠了那位玄教教主,准备背弃剑宗。”

    长辛剑师平淡道:“你不配让我称为少主,就算你换了一身打扮,也还是当初那个乡下少年,凭什么做我们剑宗的少主?至于我是否投靠慕容玄阴,更轮不到你来说三道四。”

    徐北游平心静气道:“我是否有资格做剑宗少主先不去说,听你话中意思,你是打定主意要投奔慕容玄阴的麾下了?”

    徐北游顿了一下,然后加重语气道:“师母说过,该留的留,不想留的就去做剑宗的死人。”

    长辛剑师冷然道:“张雪瑶?她与主人不和已久,又凭什么对我们指手画脚?况且慕容玄阴马上就要拿下江都,覆巢之下难有完卵,如今的她已经是自身难保。”

    徐北游怒极反笑道:“真是好大的口气啊,师父一世英明怎么到头来收了你们这帮蠢货?也是,没了师父的庇护,你们这种蠢货想要在这个世道上生存下去,的确要找个好主子,我德浅行薄,也供奉不起你们这种大菩萨。”

    长辛剑师终于露出几分怒意,反手握住背后之剑,“你这嘴上的功夫倒是厉害,只是不知你剑上的功夫是否也如嘴上功夫这般厉害?”

    徐北游腰间天岚出鞘三分。

    剑气凛冽。

    长辛剑师淡然道:“以剑分胜负对错,这是祖师留下的规矩。拔剑吧,若是我先拔剑,你未必会有拔剑的机会。”

    “狂妄。”

    徐北游只说了两个字,随着手掌握住剑柄,迅速平复心中怒气,整个人沉浸到古井无波的状态之中。

    长辛剑师眯起眼。

    他不得不承认,这个被宗主亲自教导栽培出来的年轻人,如今已经在剑道一途登堂入室,若是再过些时间,自己必然不是他的对手。

    不过要做剑宗宗主,可不是胜过自己就足够了,剑宗素来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宗主即是半个剑宗。

    这句话不是说宗主的权柄之大,而是说宗主要抵得上半个剑宗。

    一个没了师父的徐北游,配吗?

    历代剑宗宗主登位,都会伴随着腥风血雨。徐北游若是真有资格,那就尽管去夺去抢便是。抢到了,算本事,抢不到,那就认命。

    徐北游向前踏出一步,不见他如何拔剑,天岚已经出鞘,划出一个惊艳弧线,斩向长辛剑师的咽喉。

    这是剑宗独有的拔剑术,相比起拔剑术这个名字,徐北游更喜欢它的另外一个风雅名字,刹那芳华。

    长辛剑师露出一抹淡淡讶异,迅速收敛了原本的轻敌心思,向后撤出三步,同样的拔剑术,同样不见如何拔剑,背后长剑已经出鞘挡住了徐北游的凌厉一剑。

    后发而先至,从这点上来说,徐北游比起长辛剑师的确是差上一筹。

    徐北游一剑受阻,并不与长辛剑师比拼修为,而是直接借势滚剑。

    长辛剑师虽然未曾学过剑三十六,但毕竟跟随公孙仲谋时日已久,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自然知道这式剑十滚剑的威力如何,不敢让徐北游将此剑彻底用完,当即转守为攻,一记毫无花哨的重剑斩下,打定了主意要以势压人。

    不过徐北游早非是吴下阿蒙,一路行来历经大小十余战,一直都以弱战强,早已无师自通地学会如何避其锋芒,纵使长辛剑师比他高出一个境界,也绝难一剑制胜。

    只见徐北游将剑七融汇到剑十之中,身随滚剑而动,再结合从李青莲那里得来的灵感,整个人如同陀螺旋转,在一瞬间避开正中锋芒,从侧面连续七剑劈砍在长辛剑师的剑身上,借助反弹之势瞬间拉开距离,真正做到了一气呵成。

    一剑落空的长辛剑师大为恼火,这小子果然有些门道,在同龄人中也算是殊为不易,只是不知进退,不知死活,倒是可惜了这份修为和资质。

    长辛剑师不再留有余地,毫无征兆地暴起一剑,整个人在一瞬间剑气勃发,脚下地面寸寸碎裂。剑锋裹挟着似乎要满溢出来的四九白金剑气,直逼徐北游面门。

    徐北游不得不用积蓄不过一半的剑势转为剑二画圆一剑,两柄剑器相交,发出一阵刺耳的铮鸣声,剑气四溢,最后还是徐北游依仗了天岚之利,拼尽全力总算是挡下了这一剑。

    徐北游伸手擦拭去嘴角的血迹,手中的天岚微微轻颤。

    他虽然挡下了长辛剑师的一剑,却也不得不中断剑十的滚剑蓄势。

    长辛举起手中之剑,缓声道:“下一次,你不会有这么好的运气。”

    徐北游没有说话,只是泛起一抹冷笑。

    下一刻,竟是徐北游抢攻,手中天岚如同一抹惊虹长掠,直刺长辛的胸膛。

    这一剑堪称是一往无前,纵九死不悔。

    剑一!

    长辛眼皮一跳,没敢去正面硬挡,而是侧身躲过,不过就在两人身形交错的那一刹那,徐北游的腰间再度暴起一抹剑光璀璨。

    刹那芳华。

    长辛措不及防之下,胸前被这道赤红剑光留下一道长有尺余的伤口。

    血肉翻开,鲜血淋漓。

    两人互换位置,分而立定。

    徐北游站在长辛原本的位置上,双手持双剑,一前一后,一正一反,右手天岚,左手却邪。

    徐北游轻声道:“若是你我境界相同,你现在已经是死人了。”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