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秦淮上慕容玄阴
    十里秦淮,名传天下,河上的画舫更是让每个男人都心向往之。

    江南的烟花场所抛开个别顶尖所在不说,大致大致可分为三等。

    第一等就是类似于金玉苑形式的存在,占地广阔,内在典雅,往往雇佣仆役、婢女、厨子、乐师打手等足有百余人,楼内女子多是姿色姣好,不乏花魁人物,更有精通文墨音律的清倌人,能够出入者非富即贵,乃是名士大儒们的最爱,多半会长期包下一个院子,并在此梳拢一个相好的名妓。

    第二等比起第一等,在风雅档次上并不相差多少,甚至还犹有过之,只是规模上有所不如,多是私宅或画舫形式,许多名妓不愿受老鸨辖制,就是以此自立门户,通常只是接待熟客。

    秦淮河上的画舫有多半是属于第一等行院,也有少部分是自立门户的名妓。

    至于最后一等,就是不入流了,多半是没有唱曲、陪酒、下棋、打茶围等陪客手段,直接就是开门的生意,故而被称作是半掩门,是士子们不屑于去的地方,多是平民百姓光顾。

    平心而论,十家第三等的加起来也比不过一家第二等的,更遑论动辄一掷千金的第一等行院。不过说来也是可笑,这江都最上等的皮肉生意却是被三个女人握在掌心上,容不得他人沾染半分。

    徐北游以前很奇怪一点,不说那些高来高去的地仙高人,就是一般的宗门弟子行走江湖,动辄喝酒吃肉,还要来往交际,那么银子到底从哪来的?

    直到他来到江南之后才慢慢明白,无论是传承有序的宗门也好,还是随起随灭的帮派也罢,都各自有自己的进项,道门以五石散为主的各种丹药,其中涉及的银钱怕是要以数十万计,这还仅仅是道门庞大产业的冰山一角。几大寺庙也是坐拥土地无数,更有所谓的香油钱和香火供奉,这才能养活成百上千的僧众。

    至于剑宗这边,张雪瑶居住在东湖别院中养尊处优,依旧是当年的卫国公主做派,只是各种侍女丫鬟就不下百人,李青莲虽然比不得师父张雪瑶,但也是被当作世家大小姐养起来的,现在又多了一个徐北游,张雪瑶每月给他一千两银子的用度,一年便是一万两千两银子,亲王年俸也不过如此,更别说维持其余剑宗弟子的开销,这些不菲花销总不能一直坐吃山空,总要有些进项填补亏空。

    那些看似两手不沾黄白之物的名士大儒更是如此,若没有各自家族背后的庞大产业支撑,他们又如何能安心地曲水流觞,坐而论道?

    不管怎么说,江都都是朝廷的,即便是慕容玄阴也不可能据为己有,他之所以几次三番想要入主江都,说到底还是因为江都豪富,放眼整个天下也是首屈一指,若是能将此地诸般产业收入自己囊中,只是银钱收益就对他所谋之事将大有助力。

    一文钱难倒英雄汉,佛陀也争一炷香。

    钱之一字,不可太看重,整个人活到钱眼里,却也不可不看重,毕竟是生存之根本。

    这一日,慕容玄阴包下了一艘画舫,只是让这艘画舫上的主人抚琴,自己却是坐在船弦上,望着秦淮河水若有所思。

    威震江北的玉观音站在他的身后不远处,内着白衣,外披黑纱。

    罗刹女和玉观音一南一北,被视为两位女子枭雄式人物,殊不知两人都在背后各有主子,罗夫人的主子是秦穆绵,而玉观音的主子则是大名鼎鼎的慕容玄阴,巧合的是秦穆绵和慕容玄阴两人又都是出身于玄教。

    玉观音是慕容玄阴众多婢女中最为出彩的一人,不过也是留在慕容玄阴身边时间最少的一人。

    两人静默许久,玉观音忽然轻声问道:“主人,你似乎不太喜欢女人?”

    慕容玄阴微微一怔,竟是出乎意料之外地回答道:“谈不上喜欢与否,若是厌憎,又何必养你们这些女子。”

    玉观音说道:“可这么多年来却没见过主人亲近任何一名女子,哪怕是我们姐妹中姿容最美的玉姬也未能让主人多看一眼。”

    慕容玄阴笑道:“你们啊,和其他女人都一样,表面上温顺恭让,实则心思多变,更有的表面上端庄,实则内里比那秦淮河上的卖笑女子还要不堪,卖笑女子好歹还是为了赚钱,那些女子却是倒贴钱,这样的女人,我瞧不上,更不愿意碰,会脏了我的身子。”

    玉观音对于慕容玄阴的贬低话语不以为意,反倒是笑道:“这天底下又哪里有表里如一的女子?就算是有,浊浊俗世,万丈红尘,又如何保持秉性一成不变?”

    慕容玄阴不置可否,话锋一转道:“三个女人一台戏,更何况是三个老不死的女人,个个都是戏台子上的角儿,这次她们主动找我谈,想来是已经开好了条件,那我就跟她们谈谈,能动嘴不动手那是最好。”

    另一条正在朝这边缓缓驶来的画舫上,坐了一船的女人,只有徐北游一个男子。

    站在船头的罗夫人脸色肃穆,船楼里正在对弈的秦穆绵和唐圣月,捧了一本《上清本源妙解》的张雪瑶,以及一位正在与李青莲对坐闲谈的女子。

    这名女子生的曼妙,容颜美丽,与唐圣月有几分相似,不仅形似,而且神似,散发出来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如出一辙,可惜脸色中总是透露出一股子灰败之气,而且整个人似乎如垂死之人一般,行将朽木,没有半分生气。

    徐北游初入东湖别院时曾与她有过一面之缘,后来从师母那里得知,这名女子叫做唐悦榕,是唐圣月的妹妹,虽然境界修为比不上唐圣月,但也是地仙境界的大高手。

    如此一来,仅是摆在明面上的地仙大高手就足有四位,可见三女对慕容玄阴的重视程度。而且那位罗夫人既然能被秦穆绵视作心腹,又能威震江南多年,境界修为想来也不会差了,至于剑宗,因为慕容玄阴和公孙仲谋有旧,倒是不好太过大张旗鼓。

    徐北游待在一群女人中间,而且这群女人中除了李青莲道行尚浅外,个个都是顶尖角色,饶是他心性过人,也还是有些不自在,他没去刻意地平心静气,而是开口问道:“师母,慕容玄阴为人如何?”

    正在读书的张雪瑶放下手中书本,“你不是与慕容玄阴相识吗?何必又来问我。”

    徐北游诚实回答道:“都说知人知面难知心,我与那位玄教教主相识时间太短,怎么也比不过师母几十年的了解。”

    张雪瑶问道:“你知道一体两面吗?”

    徐北游摇头道:“不知。”

    张雪瑶犹豫了一下,解释道:“世间之所以会有慕容玄阴其实是一个意外,当年完颜北月修炼玄教秘典《拔九虫》,中途出了岔子,差点就要身死道消,不过他福气大,最后还是保住了性命。只是遗患也随之而来,本该修炼出来的身外化身却是脱离了他的掌控,借助一件先天至宝自成独立一体,而这就是后来的慕容玄阴。”

    徐北游听得嗔目结舌,“慕容玄阴竟然是完颜北月的身外化身?!”

    张雪瑶沉默了片刻,缓缓道:“完颜北月表字玄阴,为了登上后建国主之位随母之姓,其父复姓慕容,于是慕容玄阴就取了完颜北月的父姓和表字,给自己取名为慕容玄阴,后来又夺取了玄教教主之位,方有今日之成就。此事我们也只是知道大概,具体详情就只有慕容玄阴和完颜北月两人知晓了。”

    徐北游震撼难言。

    张雪瑶接着说道:“慕容玄阴此人与完颜北月截然不同,为人处事与完颜北月相比更是两个极端,性情善变乖戾,且不拘世俗礼法,万事随心,让他看着顺眼的人,便是万金也能拱手送上,让他不顺眼的人,一文也不肯施舍,迄今为止能让他瞧着顺眼的,仲谋大概能算是半个,至于我们三个自然都是不算的。”

    徐北游半是释然半是感慨地轻轻点头。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