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有四字雄关如铁
    剑气散去,显露出那位不知名姓的暗卫高手的身影,身上锦袍已经毁去大半,处处伤口绽开,血肉模糊,整个人几乎被鲜血染成血人,却仍旧屹立不倒。

    徐北游不去看他,只是缓缓收剑归鞘,此举落在一众女子眼中,那可真是有大将之风,让见惯了儒雅男子的一众江南名媛,倍感新奇。

    徐北游没有继续出手的意思,望向端木玉轻声道:“好一个雄关如铁。”

    端木玉轻摇折扇,对于忠心护卫的暴毙无动于衷,啧啧称奇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徐兄进境之快真是一日千里,怕是下次再见,徐兄就要直取我项上人头了吧?”

    徐北游按剑前行,道:“公主殿下已经回京,端木兄为何还要滞留江南?”

    端木玉眯起眼睛,玩味道:“怎么?徐兄迫不及待要喝我的喜酒吗?”

    徐北游平淡道:“话别说太满,免得日后自打脸面。”

    端木玉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要走上月台的徐北游。

    如今的徐北游已经有资格让暗卫府专门为他准备一份卷宗,端木玉也曾翻看过,即便是他也不得不佩服徐北游的攀升速度之快以及运气之好,碧游岛一战,手持诛仙的公孙仲谋都死了,他却没死,非但没死,还带着诛仙逃出升天。江南一行,镇魔殿层层阻拦,最后却还是让他走到江南见到了张雪瑶。还有那次让他后悔不已的丹霞寨之行,眼高于顶的萧知南不知怎么就看中了这小子,原本那个在自己看来如同草芥一般的乡下年轻人,如今竟是成长到能与自己并肩的地步。

    端木玉自认不是一个大气量的人,有些时候的确看不得别人好。

    尤其是徐北游这种人。

    端木玉将折扇合拢,径直走下月台,就要离开此地,不过与徐北游擦肩而过时,却被徐北游伸手拦下。

    徐北游轻轻说道:“端木兄这是要走?既然要走,不如再给我留个念想,我瞧这把折扇就不错,送我如何?反正你也配不上那四个字。”

    端木玉脸色骤然阴沉,紧紧握住这柄由萧帝亲自题字的折扇。

    最终,端木玉还是将手中折扇扔给徐北游,缓缓道:“我在帝都恭候徐兄大驾。”

    徐北游接住折扇,露出淡淡笑意,“一定。”

    端木玉不去管已经死透的属下,大步离去。

    他这一走,原本藏身暗处的众多暗卫也随之而动,如同一片阴影退去,了无痕迹。

    徐北游拿着折扇不紧不慢地走上月台,与一众人物互相见礼。

    既然是徐北游逼走了端木玉,那么这些惯会见风使舵的地头蛇们自然对徐北游热情无比,簇拥着他走进无量殿中,又与殿内的众人互相认识,徐北游算是迈出了他在江南立足的第一步。

    接下来徐北游没再做什么惊人之举,沉默少言,只是随波逐流地参加完整个集会,其间他以半个长辈的身份观察着一众即将参加秋闱的士子,又与江州按察使寒暄了几句点到即止的话语,甚至对几名世家女子有意无意的眉目传情也无动于衷。

    这就让女冠张安有些惊奇了,年少多情这不奇怪,大多数有点本事的青年人都恨不得将所有女子全部撩拨一遍,能自制而不动心才是殊为不易,这位少主的表现不像个二十岁的年轻人,倒像是个看破世情的垂垂老朽。

    在这一点上倒是张安看走眼了,不是徐北游清心寡欲,对女子已经可以做到视而不见,而是曾经沧海难为水,有萧知南这个国色天香的女子朱玉在前,又有张雪瑶、秦穆绵、唐圣月这些同样倾国倾城的长辈在后,哪怕与他不对眼的师妹李青莲也是一等一的美人,他的眼界无形中被拔高到一个很高的高度。

    平心而论,徐北游是个讲究宁缺毋滥的性格,与来者不拒的端木玉大不相同,这些中人之姿的姑娘们还真不足以让他动心。

    再者说了,徐北游从来不觉得整天满脑子男女之事的人能有多大出息,谈色?谈情?对于以前每日只能啃冷硬干粮的徐北游来说,太奢侈。

    即便有幸认识了萧知南,徐北游也不觉得自己能爬上萧知南的大船就可以高枕无忧,萧知南可以让他成为人上人,却不能帮他重振剑宗。说到底,别人给的都是背景,自己打下的才是江山。

    这次集会对于徐北游来说,最大的收获是结识了江州按察使。

    论官阶,按察使是正三品的封疆大吏,不能说是顶级官宦,却手握实权。江南是富庶地,能在此地坐稳三司主官的位置,都不是一般人物,徐北游不擅与这些人精人物打交道,对于拿捏人情也谈不上熟练,但人家既然主动示好,徐北游也不好拒人千里之外,

    一州三司,以按察使司为首,主管民政,都指挥使司居于次位,主管一州军务,按察使司位于末尾,主管刑名。不要因此就小看按察使司,一些介于黑与白之间的产业,都要仰仗按察使司高抬贵手,秦穆绵手底下的罗夫人就少不了与按察使司打交道。

    徐北游想要在江南立足,不是说一人一剑就能打下一片偌大基业,也不是说有多深的背景就能横行无忌,少不了要与这些盘根错节的地头蛇们打交道。越早积攒香火情分,他也就能越早在江南建立起属于自己的一张“大网”。

    集会结束之后,徐北游与这位相谈甚欢的李章李大人互相告辞,在心中暗自打定主意,除了要深耕江南剑宗这条线以外,也该着手建立一条属于自己的线,有些香火情分,该是剑宗的就是剑宗的,该是徐北游的就是徐北游的。

    就像师父分割那份滔天巨财一般,该是剑宗的留在碧游岛,该是公孙家的就交由妻子保管。

    毕竟自己还不是名正言顺的剑宗宗主,分清楚一点也是有益无害。

    徐北游三人缓缓走到寺门外,老吴早已驾着马车在门外等候。

    徐北游与李青莲作别了张安,坐入马车。

    李青莲看着徐北游手中的折扇,有些好奇。今天本该是主角的她完全被徐北游抢了风头,以至于只能与一众世家女子坐在一起说些无趣的女子私房话,反倒是徐北游在一众江南官绅之间,竟是彻底坐实了剑宗新任话事人的身份。

    经过这一连串的事情后,李青莲不复先前的倨傲,姿态放低不少,轻声问道:“这把折扇有什么玄机?”

    徐北游展开折扇,显露出扇面上的“雄关如铁”四字,饶是李青莲也忍不住暗自咋舌,这四字的笔力先不去评说,其中蕴含的神意却是扑面而来,当真是气吞山河之势,一般人没到那个位置,绝难有这份气势。

    同样是大开眼界的徐北游不由得感叹道:“萧帝手书真迹,这可不是寻常东西,我曾见过齐阳公主的笔迹,与萧皇字迹极为相似,可其中那份气势却是远远不及。”

    徐北游将折扇交到李青莲的手中。

    李青莲有些不明所以。

    徐北游双手放于膝上,闭上眼睛轻轻说道:“这就应该是王道,比霸道更胜一筹,若是修王道剑,感受这四字真意,对于自身剑道大有裨益。”

    说话间,徐北游放在膝上的双手开始慢慢渗出血丝,片刻间就已经是鲜血淋漓。

    李青莲心情复杂,沉默了片刻后忍不住问道:“你的手怎么了?”

    徐北游向后靠在车厢上,不以为意道:“越境杀人仙,不付出点代价怎么行。”

    诛仙剑气的霸道有些出乎徐北游的预料之外,不单是双手,就连他双臂的筋脉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只是诛仙剑气自双手而出,所以双手受伤更重些。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