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再讨教一雪前耻
    因为林皇后的缘故,大齐并不推崇礼教的男女之大防,女子的地位甚至比之前朝还有所提高,甚至不乏女官之流。正因如此,众多年轻女子不必拘禁在闺房的方寸之地,也可结伴出门游玩赏景,诸如萧知南这种手握权势的高阀女子,离家远游也无不可。

    此时的无量殿中就有不少出身世家的千金小姐,毕竟这场集会中不乏优秀俊彦,对于这些女子来说,什么春闱秋闱都与她们没什么关系,谈论最多的还是各种出彩男子,比如说当下正在殿外对峙的那两位年轻公子,可不就是夺了整场集会的风头。

    这些家世显赫的女子们聚在一起轻声细语,对外头那两位年轻俊彦评头论足,有说那位持折扇的公子儒雅俊秀,有大家风度,也有的说佩剑公子英武不凡,若是拔剑必定是神采飞扬。

    女子们分成两派各自争论不休,最后终于有人问道:“话说这两位公子出彩是出彩,却是瞧着眼生,不知是哪家的公子?”

    “都是从北边过来的。”一名刚从长辈那边听到只言片语的女子笑道:“那位手持折扇的公子复姓端木,是从帝都来的,别说在我们江南,就是在帝都也是第一流的家世。至于那位佩剑公子,也不简单,正是前段时间闹得满城风雨的剑宗少主,道门镇魔殿那么多高手都没能把他怎样,可见也是个极为厉害的角色。”

    “这两人怎么对上了?”一名长着娃娃脸的女子惊讶道:“而且瞧着还有点水火不容的意思。”

    其中家世最高的谢姓女子压低了嗓音,轻声道:“这男人撕破面皮还能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女人!听我爹说,这名端木公子想要迎娶公主殿下,偏偏公主殿下又青眼那位徐公子,这两人为了争抢公主殿下,可不就成了仇敌!”

    “那可真是情敌见面分外眼红了。”一众女子纷纷掩嘴轻笑。

    要说这些世家女子,可不是就只会相夫教子,嫁人之后作为一家主母,要操持一个偌大家族的里里外外,大到年节来往迎送,小到掌管下人仆役,甚至还有各种开支进项,不比三司衙门的差事轻省多少,没有点心机手腕是决然不行的。

    所以世家女子不但要像男子那样识文断字,也被长辈教导为人处事之道,论起担当能力,未必就比男子差了,只是少了那道名为科举出仕的龙门而已。

    谢姓女子兴许是因为家传渊源的缘故,对于时政要闻颇为热衷,轻声道:“咱们大齐自立朝之始就只册封过四位公主,分别是远嫁后建的崇宁大长公主,因病早亡的汝宁大长公主,孀居帝都的永嘉长公主,以及当今圣上亲女齐阳公主。齐阳公主也是唯一的待嫁公主,算算年纪和我们相差仿佛,都是该找夫婿的年龄,不过如今朝堂之上风云变幻,这位公主殿下多半是要嫁入某位权臣家中,也是身不由己啊。”

    说到这儿,一众女子难得沉默,说到底都是些青春年少的女子,哪个不曾向往有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只是家教如此,世道如此,让她们早早就绝了这份心思,只求能嫁个知道体恤又能上进的丈夫,如此便已是天大的幸事。

    殿内女子们说些闺阁密语,优哉游哉,殿外却是针锋相对,一触即发。

    其实论背景家世,现在的徐北游远远比不过端木玉,不过徐北游却占了地利的优势,归根究底这里是江南,张雪瑶等人近在咫尺,而端木睿晟却是远在帝都,如此一来就在无形中将徐北游和端木玉拉到同一水平线上,接下来就要看各自手段本事如何。

    徐北游轻抚过脸上那道已经变得很浅的伤痕,道:“当日端木兄给我留下一个教训,让我记忆尤深,至今不敢相忘半分。”

    端木玉挑了下眉头,“哦?那徐兄的意思是……”

    徐北游向前踏出一步,轻声道:“今日我想要再向端木兄讨教一番。”

    端木玉用手中合起的折扇拍打着掌心,身旁的锦袍高手立刻躬身上前。

    在李青莲的复杂目光中,徐北游终于按住了腰间天岚的剑柄,做出一个标准的拔剑姿势。

    下一刻,端木玉手中折扇噗的一声再次展开,显露出扇面上的四个雄浑大字,“雄关如铁。”

    这是当年先帝盛赞暗卫府之言,将其比作皇帝身前的最后一道断塞关隘。

    几乎就在同时,那名锦袍高手已经化作一阵黑风奔向徐北游。

    徐北游拔剑,剑光璀璨,剑气凛然,应八方之气而铸的天岚剑从上而下,一竖,直斩黑风。

    这名出身暗卫府的锦袍高手不出意料也是位鬼仙境界的高手,不同于野路子出身后来才投奔暗卫府的刘符,他是暗卫府中的老人,虽然只是鬼仙境界,但经历过的大风大浪甚至比刘符还多,如若不然他也不能成为端木玉的护卫。

    徐北游杀刘符时看似轻描淡写,实则有不少的运气成分,首先刘符的出手对象是张雪瑶,徐北游后来出手占了偷袭的优势,其次刘符也绝想不到徐北游会有诛仙剑气这种逆天手段,这才死得不明不白。

    可以说刘符是阴沟里翻船,若论真实战力,徐北游距离刘符还有一段差距。

    而且徐北游也不能在短时间内连续动用体内诛仙剑气,一是有失控之虞,再则就是为了避免诛仙剑气消耗殆尽,徐北游还要用自身的四九白金剑气来温养这道诛仙剑气,使其能够生生不息,所以这一战两人堪称势均力敌。

    出乎意料,黑风散去却不见黑衣锦袍高手的身影。

    女冠张安忽然喊道:“少主小心脚下!”

    几乎就在女冠出声示警的同时,徐北游脚下的青石地面裂开,一柄绣春刀直刺徐北游的胯下要害。

    徐北游不惊不惧,似乎早有预料,整个人身随剑走,险之又险地躲过这一刀。

    剑七。

    这一剑脱胎于道门庄祖的逍遥游,登峰造极之后,可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也是剑三十六中唯一可以用来逃遁的一剑。

    徐北游此时用来,虽然远达不到不着痕迹的浑然天成,但已经有些闲庭信步的意味。

    黑衣锦袍高手一击不中,整个人破土而出,弃刀掐诀。

    在徐北游周围的地下足足有二十四道尖锐利刃破土而出,斜指向徐北游。

    这当然不是剑宗的御剑手段,而是流传甚广的五行遁术,先前他能来到徐北游的脚下正是用了土遁中的地行之术,在偷袭的同时又布下金遁中的千刀之术,堪称是一环扣一环。

    只见二十四道利刃随着锦袍人的手诀变幻,齐齐激射而出。

    若说独自成长起来的散修的优势在于与人搏杀经验丰富,那么宗门弟子的优势就在于几乎不会走什么弯路。

    徐北游面对这所谓的千刀之术,以剑十三起剑。

    未见剑气先起剑势,好似大江东去,连绵不绝。

    “雕虫小技!”

    徐北游为何敢屡次越境而战?

    只见徐北游手中天岚剑身上的剑气猛然暴涨,天岚的整个剑身完全被四九白金剑气环绕其中,好似盘踞一条蜿蜒蟠龙。

    徐北游接下来的一剑无非就是一横。

    一横也是一扫。

    如今的徐北游扫不得天下,但扫掉区区几把利刃却是轻而易举。

    与灭神箭相差无几的二十四把利刃在汹涌剑气中寸寸碎裂,这还不止,剑气一涨再涨,顺势直指端木玉,逼得那位精擅五行遁术的暗卫高手不得不正面迎上徐北游的剑气。

    剑气所过之处,青石铺就的地面满目疮痍,沟壑道道。

    那名暗卫高手被剑气瞬间淹没。

    李青莲望着这一剑,轻声喃语道:“攻敌之必所救,原来剑十三要这么用。”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