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不速恶客似走狗
    李青莲冷笑道:“阁下真是好大的口气,倒是让小女子开眼界了。”

    刘符一手轻轻抚过雪云短刃,平淡道:“我知道你是剑宗的人,我也知道你是张雪瑶的弟子,张雪瑶我肯定惹不起,不过我家主人却是不怕,毕竟剑宗宗主公孙仲谋已经死了,没了支撑门户的男人,如今的剑宗就是群孤儿寡母,只能任人欺凌。”

    李青莲先是愤怒,继而生起一股悲凉之意,难道如今的剑宗已经到了如此地步?是个人都想爬到头顶上作威作福,若是等到慕容玄阴那尊大魔头亲自出手,整个剑宗还不得被他生吞活剥整个吞进肚里?

    李青莲深吸一口气,竭力保持平静道:“我今天要砍下你的脑袋。”

    刘符先是哈哈大笑,继而森然道:“就凭你一个小小的鬼仙境界?待会儿老夫擒下你之后,希望你还能如此牙尖嘴利。”

    刘符在来之前就已经做好动手的准备和打算,毕竟李青莲的性子他也有所耳闻,不是那种几句话就可以唬住的女子,说不得还是要以力服人。

    话音未落,刘符整个人已经疏忽而动,在原地留下一个渐渐淡去的残影,整个人瞬间来到李青莲的面前,手中雪云毫不留情地刺向李青莲的手腕。

    李青莲也不愧是张雪瑶亲自教导出来的得意弟子,手掌一抹,凭空出现一柄剑身清亮荡漾如秋水碧波的长剑,在千钧一发的关头挡下了这一刀。

    刀剑相撞,周围的空气中荡漾起一连串的气机涟漪。

    吃了一个小亏的李青莲后退一步,刘符却是得势不饶人,欺身而进,一把短刃在方寸之间幻化出万千刀影,层层叠叠,甚至将刘符的身形都彻底遮挡起来。

    李青莲只觉得四面八方都是刀影,左支右拙,勉强挡下这片刀影之后,身上也多了三处刀伤。

    伤势不算眼中,却让李青莲的心态浮躁起来,为了扳回劣势,她不管不顾地直接以剑十三起剑,在这小小禅室之中,剑气瞬间充斥每一个角落。

    女冠脸色一变,伸手扯住徐北游的衣襟,猛地撞破墙壁,拉着他退到禅房之外。当女冠挥散烟尘之后,眼角余光看到这位剑宗少主仍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心底蓦地升起一股子怒意。

    如果仅是如此也就罢了,偏偏这家化还说风凉话,“鬼仙境界还算不错,不过以你如今的地位而言,若是放在道门就必然是人仙境界,说到底还是剑宗的底蕴比不得道门。”

    女冠恨不得把这面目可憎的家伙再丢回剑气肆虐的禅房里,然后问他一句,你的鬼仙境界就配得上剑宗少主的身份吗?

    禅房内,刘符见女冠和徐北游如此表现,终于彻底放下心来,两个比起李青莲还有所不如的鬼仙境界,不足为惧,只要拿下眼前的小丫头,那么大局已定。

    李青莲手中长剑名为秋水,此时在剑十三剑气的映衬下,层层波光荡漾,仿佛秋风皱碧水,随着李青莲剑锋所指,剑气连同碧光一同涌出,声势浩大,好似大江东去。

    整间禅房在这一剑的余威之下摇摇欲坠。

    只是这一剑正中刘符下怀,他深知与张雪瑶这种宗门弟子交手,他唯一能依仗的就是高出一筹的境界和多年厮杀的经验,毕竟这些大宗门的弟子都有一两样保命玄通,就是越境而战也未不可知,李青莲这丫头既然说要砍下自己的脑袋,八成不会是无的放矢,而且主子那边特意交代了不可伤其性命,刘符不好真的痛下杀手,无形中又多许多掣肘,所以他不得不用些讨巧的法子。

    剑十三的剑气摧枯拉朽地冲刷过刘符的立足之地,根本没有受到半分阻挡,刘符整个人更是寸寸碎裂。

    残影。

    李青莲脸色一变,知道自己着了这老家伙的道,刚想要向后退去,刘符已经诡谲地出现在她的身侧,手中雪云直刺。

    一惊之后,李青莲稳住心神,一手持剑,另外一手恰捏剑诀,整个人好似一个巨大的陀螺滴溜溜地一转,无数剑气自她周身上下激射而出,覆盖四面八方。

    不同于四九白金剑气的金石之气,李青莲所修的无生剑气如同深夜阴风,悄无声息,阴诡难测。

    骤然爆发出来的无数剑气,每一道都是无生剑气,眨眼间在李青莲身周布下一道道剑网,无论刘符哪个方向攻来,都不得不面对寻常修士避之不及的无生剑气,一旦让无生剑气入体,那便是附骨之疽,不死不休。

    看到这一幕的徐北游眼神一亮,这一招并非是剑三十六中的剑式,反倒像是自剑三衍化而来的一式新剑,看来这位师妹也不是个中看不中用的花瓶。

    面对这一剑,饶是经历了无数场血战的刘符也破天荒流露出凝重深色,不敢贸然出手,生怕沾染上半点无生剑气,当年公孙仲谋重立剑宗,引来八方云动,各方来袭,张雪瑶以无生剑气遇敌,不知多少人落得一个生不如死的下场,这李青莲既得张雪瑶真传,这无生剑气自然很是棘手。

    刘符打定主意要避其锋芒,身形飘然后退,见李青莲没有追击的意思,他先是一愣,继而放声大笑。

    刘符嘿然道:“我倒是高估你了,原来你用这一剑能放不能收,还难以持久,小丫头还有没有其他手段?若是没有,那可就别怪老夫无情了。”

    李青莲咬着牙没有说话,刚才那一剑将她体内气机消耗大半,钩织出一方可以重伤人仙境界的杀阵,偏偏刘符没有出手,那么就等于她将这么多气机全部浪费掉了,现在再让她与几乎没什么损耗的刘符生死相搏,她就连同归于尽的信心也没有。

    李青莲下意识地望向门外的徐北游,但下一刻她就失望透顶,只见徐北游负手而立,脸色漠然。

    不等她想更多,刘符的身形再次倏忽而动,来到李青莲的身前,手中雪云抵在她雪白的下颚上,好整以暇道:“将军。”

    李青莲脸色瞬间雪白一片。

    既然胜券在握,刘符也就有了些闲情逸致,笑眯眯道:“刚才乖乖听话多好,非要喊打喊杀,看来还要主人好好调教一番才行。”

    刘符正要好好欣赏下这位小美人的凄苦神态,忽然看到李青莲瞪大了眸子望向自己身后,满脸震惊神情。

    多年的搏杀经验让刘符没有选择回头,而是直接向前扑去。

    不过还是晚了一步。

    一只手掌已经按在他的后心上,号称无坚不摧的四九白金剑气骤然炸裂开来。

    鲜血四溅。

    刘符顾不得李青莲,整个人拔地而起撞破屋顶,就要逃之夭夭。

    徐北游看了眼五指上的鲜血,轻声自语道:“逃得掉吗?”

    就在禅房之外的天空中,不知何时已经布满了一道道剑影,剑尖全部指向禅房的屋顶。当刘符冲出禅房后,刹那间剑影如雨而落。

    刘符的去势不可避免地骤然停住,不得不挥舞手中雪云当下层层剑影。

    这一刻,刘符心中满是一个惊骇念头,这个不被自己放在眼中的年轻人究竟何时布下了如此多的剑影?

    这也是他的最后一个念头。

    下一刻,徐北游出现在刘符的身后,双手堪比剑器,深深刺入他的腋下。

    这样的伤势对于一名人仙境界而言,自然算不了什么,只能说是皮外伤,甚至还比不上刘符给李青莲留下的刀伤。

    可就是这两道伤口要了刘符的性命,两道细微却带着高高在上意味的杀伐剑气沿着伤口进入到他的体内,瞬间灭绝了他的一切生机。

    摧枯拉朽。

    李青莲和女冠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一切

    只见刘符从空中坠落,砸塌了摇摇欲坠的禅房,激起尘埃无数,再也没能爬起来。

    一名人仙境界就这么死了?而且还是死在一名鬼仙境界的手上。

    从头至尾,徐北游都没有拔剑。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