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灵谷寺女冠煮茶
    到了江州之后,早有剑宗老人等候接应,这是个上了年纪的男人,看上去大约有花甲岁数,肤色略黑,有些富态,腰背微驼,脸上满是写满风霜痕迹的皱纹,气质上也没有什么过人之处,整个人就像一段枯木。

    李青莲叫他老吴,兴许是张雪瑶已经提前交代,所以老吴还是把徐北游当作是主事人,为他解释了一番这场聚会的背景。

    这场有些类似于曲水流觞的聚会定在素有“天下第一禅林”之称的灵谷寺,也算是兴师动众,虽说张雪瑶这个辈分等级的幕后大人物不会出现,但与徐北游同辈的还是有不少人前来,再有就是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多是士子出身,也算是江南士林为今年秋闱特意准备的最后一次隆重集会。

    接着老吴引领着两人来到灵谷寺,此时距离集会开始还有小半个时辰,老吴带着两人来到一处雅致禅房,里面摆着一张檀木案几,四周则是几个绣墩,一名女冠正在案几边摆弄茶道手艺,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待到徐北游和李青莲入座之后,老吴便退了出去,只剩下女冠为两人各斟上一杯茶。

    徐北游跟着萧知南的这段时间里没少喝茶,品茶的功夫不去说,喝茶的样子却是学了个七八分,此时小口轻抿慢啜,倒也像模像样,李青莲更不用多说,被张雪瑶这个世家女子一手教导出来,除了面对徐北游时有些刻薄,其他时候都是无可挑剔的大家闺秀,在秦穆绵和唐圣月那边的口碑也是极好的。

    佛寺中出现女冠,看似有些荒唐,实则并不荒唐。剑宗无论与道门如何反目成仇,根底上还是出自道门无疑,同样供奉道祖,宗内弟子也不乏出家道人,正如中原禅宗和草原密宗,虽然对佛法的理解不同,但供奉之佛还是那尊丈六金身。

    这名女冠正是剑宗之人,而且地位殊为不凡,细论起来徐北游还要喊一声师姐,只是比不得徐北游和李青莲这等亲传弟子。

    其实无论是世家也好,还是宗门也罢,都是先讲究嫡庶有别,然后才讲究长幼有别,有嫡立嫡,无嫡立长。徐北游和李青莲大约相当于“嫡子”的身份,可以传承衣钵,可以继承宗主大位,几乎与亲子无异,至于其他弟子就难免沦为“庶子”的角色,兴许能在宗门内位高权重,却永远难以奢望剑三十六和宗主大位。

    李青莲似乎与这名女冠相熟,脸上笑容真诚不少,两人不时小声说着什么,徐北游无意去偷听两人谈话,只是有些百无聊赖地品着茶水,安静地想自己的事情。

    两人谈话时,女冠还不着痕迹地打量着这位最近横空出世的少主,女人看男子,一看皮囊,二看气态,三就是看眼缘了。眼缘二字,说白了就是缘分二字,有些男子哪怕长得剑眉星目,玉树临风,可就是不合女子的眼缘,那也白搭,有些男子平平无奇,却正对女子的眼缘,说不定就能让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很显然,徐北游不合李青莲的眼缘,他也不在意这个,他从没想过见到个女人就要沾惹撩拨一下,李青莲不待见他正合徐北游的心意,免得生出不许不必要的麻烦。至于那名该叫师姐的女冠如何看他,他也不甚在意,他信奉师祖所说的一句话,如果不能做到让人敬畏,那就把前面的“敬”字去掉。

    遥想师祖当年,上官仙尘可谓是杀出了一个剑宗宗主的尊位,单人单剑自东海登岸,一路西行,杀至西北草原,期间死在他剑下的地仙高人足有一手之数,伤者更是一双手也数不过来,灭去大小宗门三个,几乎是凭借一己之力搅弄整个修行界的风云变化,那时候可谓是人人自危,生怕被这个煞星找上门来。

    这便是把一个“畏”字发挥到了极致。

    能让人生“畏”之后,再去立“敬”就要容易许多。

    再后来,上官仙尘一剑重创三位道门峰主,一人独战玄教五大长老,硬抗九重天罚雷刑,接下萧皇的天子剑,哪一件哪一桩都是震动天下的事情。

    能常人所不能,这便是在畏的基础上强行让人生出敬来。

    敬畏二字,殊为不易啊。

    就在徐北游正神游物外的时候,敲门声响起,打断了他思绪,也打断了另外两个女人的谈话。

    敲门声很轻,李青莲的脸色却凝重起来。

    敲门声响起之前,她没有察觉到门外有人,敲门声响起之后,她仍旧是没有察觉到门外有人,好似这阵敲门声是门扉自己本身发出来的。

    三下敲门声之后,屋内三人都没有应声,门被从外面推开,走进一名干瘦老者。

    老者身着一身华服,在身上显得空空荡荡的,有些滑稽,不过在徐北游看来,这人气态不俗,又能瞒过一众人的感知,应该是善于藏精纳气的高手。

    女冠望着老者,一字一句凝重道:“刘符。”

    李青莲愣了一下,脸色愈发凝重,如果眼前老者真是刘符,今日之事怕是难以善了,须知刘符虽然出身散修之列,但却是实打实的人仙境界高手,一柄奇门符刃雪云染血无数,如果按照剑宗的剑意划分来说,他走得是诡道路子,虽说比不了王道和霸道,但胜在能够出其不意,让人防不胜防。

    听说他这些年依附于朝廷,很是销声匿迹了一阵子,如今在灵谷寺现身,怕是来者不善。

    刘符扫视屋内三人一眼,最终将目光落在李青莲的身上,面无表情道:“想来你就是李青莲了,我家主人有请。”

    “你家主人?”李青莲一挑眉头,毫不客气道:“不认识。”

    刘符平淡道:“去了之后自然就认识了。”

    李青莲冷声道:“不速恶客相请,我为何要去?”

    刘符皱了下眉头,下意识地瞥了眼坐在一旁的徐北游。

    与此同时,女冠也望向徐北游,似乎在这个时候,作为三人中的唯一男人应该站出去,替李青莲承担下这份突如其来的风雨。毕竟不管两人在私下交情如何,在外人面前终究还是师兄妹。

    只是徐北游安稳不动,似乎对眼前的一切无动于衷。

    女冠有些失望,不管是胆小也好,还是薄凉也罢,这位少主的表现都让她心生不满。

    一个男人,最该有属于自己的那份担当,若是连这份担当也丢了,还有什么?

    刘符向前踏出一步,依旧是没有什么表情的刻板面孔,沉声道:“如此说来,你是不愿意去了。”

    “怎么,要动手?”李青莲眯起眼睛,按住自己的剑柄。

    老人破天荒的笑了笑,有着毫不掩饰的轻蔑和不屑,“你不是齐仙云,赢不了我。”

    齐仙云对于剑宗中人而言,是道绕不过去的门槛,刘符直言李青莲比不了同龄人齐仙云,这份蔑视打脸就是泥人也要生出三分火气,更何况是心高气傲的李青莲。

    李青莲压抑下心中怒气,尽量平静道:“我承认不如齐仙云,可你又算个什么东西,也配跟齐仙云相提并论?”

    老人五指张开,掌间凭空出现一把晶莹剔透的雪白短刃,整个人气势骤然一变,让李青莲一阵心惊,记得师父张雪瑶说起过宗门弟子与江湖散修的最大不同,宗门弟子在于术法高妙,而江湖散修却多了一股子宗门弟子少有的狠辣。

    凡是能从一众散修中出头的,无一是庸碌人物,即便是宗门中的精英弟子也很难在他们手上讨得便宜,地仙境界之前尤其如此。

    此时的刘符身上就多了一股一往无前的悍不畏死,以及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杀伐之气,这让未曾经历过恶战的李青莲后背隐隐发冷,不复先前的底气十足。

    刘符平淡道:“也罢,老夫就亲自动手一回,省得再废口水功夫。”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