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辈分很高的疯子
    接下来的大半个月,对于徐北游来说,平淡无奇。大张旗鼓再临江都的慕容玄阴迟迟没有动作,道门和朝廷那边也都各自偃旗息鼓,各大世家仿佛是受惊的鸟雀,立在枝头上警惕地环顾四周,似乎只要稍有风吹草动就要振翅高飞。

    整个江南就像江都城外的玄武湖,不管底下如何暗流涌动,表面上都是一片平静无波,平静到甚至要让人产生这是一潭死水的错觉。

    徐北游的生活概括起来,就是陪着张雪瑶见江南的各色人物,绝大部分都是剑宗弟子,还有少部分是唐圣月和秦穆绵那边的人马。

    个个老奸巨猾,这是徐北游对这些人的第一印象,好在徐北游也算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物,又成功逃过镇魔殿的截杀来到东湖别院,无形中也让他有了份不小的名头,再加上他的鬼仙境界放到年轻人中的确算得上出彩,倒也没人敢在明面上对徐北游如何不敬,勉强能算是相见甚欢。

    总之,没有镇魔殿,没有端木玉,没有萧知南,也没有李青莲,既谈不上愉悦,也谈不上愁苦,平静得就像是一滩沉沉死水。

    徐北游很享受这种平静,他不好声色犬马,也不是浪子,更不喜欢颠沛流离和所谓的刺激生活。

    唯一让他有些不自在的就是这地方似乎太过阴盛阳衰,除去张雪瑶、秦穆绵、唐圣月三女不说,底下的人中也是女子占了大半壁江山,在东湖别院尤其如此,用张雪瑶的话来说,近四十年的时间里,徐北游是继公孙仲谋后第二个走进后宅的男人。

    这似乎是一种荣幸,也是一副重担,让徐北游如履薄冰。

    因为他想起了自己听过的一句俗话,叫做“太太死了客满堂,老爷死了没人抬”。

    说白了,在这个世道上,男人即是一家之主也是一家之梁柱,若是梁柱塌了,这个家也就差不多快要垮了。公孙仲谋在时,即便是慕容玄阴也要忌惮几分,公孙仲谋不在了,各方势力很快就要上门欺负孤儿寡母。

    犹以道门为甚。

    慕容玄阴愿意看在公孙仲谋的情面上不过多招惹张雪瑶,道门的人可没有半分情面可讲。

    徐北游想要接过师父的衣钵支撑门户,真是谈何容易。

    徐北游如此,张雪瑶又何尝不是。丈夫公孙仲谋虽然与她不和,但不管再怎么也不和也终究还是夫妻,所以上次慕容玄阴来势汹汹,公孙仲谋二话不说赶回江都从中周旋。现在他死了,张雪瑶就要独自一人扛起剑宗的担子。

    她既要坐镇江南,又要兼顾有土崩瓦解之势的剑气凌空堂。

    若不是张雪瑶在上头压着,剑气凌空堂怕是早就作鸟兽散了,张雪瑶在背后付出了多少,除了她自己没人知道。

    其中辛酸苦楚,能对谁言?

    地仙境界对于徐北游这样的人来说,的确很吓人,但是对于真正的大人物来说,也不过是一颗比较重要的棋子而已。

    同样是地仙境界的南方鬼帝,说死就死了,被张百岁亲手所杀,连同那头铜甲尸一起被撕裂成两半,而张百岁又要对皇帝萧玄卑躬屈膝,一环扣一环,环环相扣,组成的规矩大于天,就是逍遥地仙也要低头弯腰。

    她们三个本无甚交情的女人为什么会走得如此之近?说到底还是抱团才能在这规矩底下取暖生存。

    六月二十这一日,张雪瑶把徐北游叫去,吩咐道:“北游,明天在江州有一个年轻人的聚会,我们这些老家伙不去凑这个热闹,你和青莲一起过去,虽说年纪相差不多,但都是你们的小辈,随便应付一下就行。”

    徐北游苦笑一声,没有说话。

    作为公孙仲谋和张雪瑶的弟子,他和李青莲的辈分真得很大,大到他可以和萧知南要喊一声谢伯伯的谢苏卿平辈论交,换句话来说,在他的同辈中人中,大多都已成家立业甚至功成名就,唯有他还是个初出茅庐的小人物。

    他不得不与“子侄辈”的人物去拼抢结交,辈分,即是他的优势,也是莫大的劣势。

    张雪瑶接着说道:“我给你预备了身衣服,是仲谋年轻时喜爱的样式,也不知合不合你的眼缘。”

    徐北游轻声道:“既然是师父喜欢的,那自然是极好的。”

    张雪瑶轻拍了下手,两名大概十几岁的小丫头捧着一整套行头走了进来,冠、袍、衬、带、靴、饰齐全,显然不是临时起意。

    张雪瑶起身接过袍子,轻轻抖开,说道:“这身袍子肯定比不了萧家丫头的手笔,不过当年我们去大雪山时仲谋就是穿了这身,只是后来年纪大了,仲谋不爱在这些事上耗费精力,又是长年孤身在外,难免邋遢一些。”

    这是一件黑面白里的长袍,袖口领口等边角位置绣有白色云纹,整体黑色中夹杂有些许白色,这即是点睛之笔,也是与道门的黑袍以作区分。

    徐北游忽然想起灵堂画像中的公孙仲谋,的确是这一身打扮,堪称不染尘埃的翩翩公子,也难怪能从秋叶手中横刀夺爱娶了张雪瑶,只是再联想到后来的形象,两者之间的差距的确是大到很难让人相信这是同一个人。

    张雪瑶轻声道:“北游,你要接过仲谋的位子,但不是要变成第二个公孙仲谋,我更希望你能变成我师尊那样的人物,一人一剑就能让偌大个天下天翻地覆。剑宗亡了,想要重现当年盛况,不是兢兢业业地持家就能成的,说到底还要出一位能够横压天下的人物,我相信仲谋也是这么想的。当然,我不是要求你现在就能做到这一点,但有些事情你也该早作打算。”

    徐北游接过袍子,沉重点头。

    第二天,换了一身崭新打扮的徐北游和李青莲一起前往江州。

    一路上李青莲对徐北游不理不睬,似乎打定了主意不跟这个所谓的师兄多说半句话。

    对于这个师妹的心思,徐北游不敢说洞若观火,但也大致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在他看来,自己师母把这丫头保护得有些过头了,现在的李青莲别说与萧知南相提并论,就是比起吴虞也差着不少,充其量跟知云和林锦绣一个级别。

    恐怕这也是为什么张雪瑶不去用自己的弟子接掌剑宗,而是要用徐北游这个后来者,不单单是因为她和公孙仲谋之间的请分,委实是江南的局势容不得一个李青莲慢慢成长。

    今天的徐北游没有如往常那般背着剑匣,只是带了天岚和却邪两剑,诛仙和玄冥则是连同剑匣一起留在了东湖别院。

    快要进入江州境内的时候,李青莲忽然开口问道:“徐师兄,你练到剑几了?”

    徐北游一怔,没有把自己的老底子都掏出去,只是道:“剑十五。”

    这次换成李青莲一愣,她如今是鬼仙巅峰的境界,只差一步就能踏足人仙境界,若不是这份资质,她也不会被张雪瑶收为弟子,以她的境界自然能看出徐北游初入鬼仙境界不久,本来在她看来,徐北游能练到剑十三就已经很不错了,可万万没想到徐北游竟然给出了一个远远出乎她的意料之外的答案。

    李青莲有些将信将疑,故作冷淡道:“徐师兄可真不简单,竟然已经到了剑心通明的境界。”

    这话虽然有些嘲讽味道,但李青莲多少还是有些底气不足,毕竟她也是刚刚练到剑十五不久,并不比徐北游高明多少。

    对于李青莲的话语,徐北游一笑置之。

    他不会告诉李青莲自己其实已经开始触及无上剑体和诛仙剑气,更不会告诉他自己体内有一把莫名剑。

    李青莲若是知道徐北游其实已经在剑二十九上初窥门径,即便远未达到登堂入室的地步,也一定会连呼疯子。

    跳过了中间的十三剑,直接从剑十五到剑二十九,不是疯子是什么?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