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东湖别院拜师母
    六月初五,徐北游躺在床上一夜未睡。

    六月初六一大早,徐北游准时起床,按照往日的习惯先是迎着朝阳盘坐炼气,然后参悟剑二十九,大约辰时时分,张无病来到徐北游的身边,轻声道:“她们的人来了,我们动身吧。”

    徐北游缓缓收回气机,环顾四周后,点了点头。

    来人还是当日来请徐北游的罗夫人,不过今日的她更显隆重,一身黑红色装扮,端庄中透露着威严。她请二人登上马车之后,自己上了另外一辆马车,两辆马车一前一后缓缓离开谢园。

    罗夫人作为秦穆绵的心腹,其地位类似于世家高阀中的大管家,位卑却权重,就算是秦穆绵的弟子也不敢小觑她半分,她自然也知晓很多旁人难以知晓的秘事。

    这次在来之前,秦穆绵终于向她挑明了徐北游的真实身份,让她心思有些复杂。那名年轻人不是她所猜测的帝都世家子,而是公孙仲谋的弟子,依稀记得慕容玄阴上次入江都便是被公孙仲谋劝退,一人一剑强敌自退,可真是无双风采,只是如今公孙仲谋已死,这个尚不成气候的年轻人,能担得起江都这副重担?

    罗夫人不觉得徐北游能与公孙仲谋相提并论,横贯在两人之间的鸿沟足有一甲子之长,即便是传说中的谪仙大材,也难以在短时间内逾越。

    曲曲折折一个时辰的行程,终于来到位于江都城外的东湖别院,这是徐北游第一次来东湖别院,不禁为眼前的这片连绵建筑咋舌,即便是以精巧细致而闻名的谢园,与东湖别院相比较起来也是小巫见大巫,只是徐北游没有将这份惊讶表现出来,整个人保持着一种淡然的镇定姿态。

    相比较起徐北游,张无病的神态中就多了太多太多的唏嘘感慨,偶尔还会流露出追忆之色,他并不去掩饰,只是沉默着与徐北游并肩而行。

    秦穆绵、张雪瑶、唐圣月三名女子都坐在正厅中等候,除了秦穆绵身后空无一人,张雪瑶和唐圣月身后还各立了一名女子,其中站在张雪瑶身后的那名女子看上去很是年轻,她叫李青莲,是张雪瑶唯一的亲传弟子,按照徐北游在承平十年被公孙仲谋收为弟子来算,她应该是徐北游的同门师妹。

    虽然在名义上是师兄妹,但今日却是两人的第一次见面,而且李青莲脸色也不甚好看,若不是出自师父的授意,她才不会来见这个所谓的师兄。她不明白这个莫名其妙出来的师兄凭什么就要在自己之上,更不明白师父为什么要将剑宗的基业交到这个人的手上。

    如果这家伙是齐仙云或是萧元婴那样的谪仙人物那也罢了,最起码还能让她服气几分,可

    这家伙只不过是一个鬼仙境界而已。

    鬼仙境界很厉害吗?她早在两年前就已经是了。

    罗夫人领着二人走进正厅之后,冲着三人躬身一礼,然后站到秦穆绵的身后。此时正厅中除了徐北游和张无病二人,就只有三坐三立的六个女人,张雪瑶作为此地主人居于正中,秦穆绵和唐圣月则是分坐左右。

    徐北游缓缓跪倒在地,冲着张雪瑶行大礼参拜。

    片刻的沉默后,张雪瑶缓缓开口道:“张病虎远道而来,辛苦了,请坐。”

    张无病坦然一笑,坐到旁边的客座上。

    张雪瑶再次陷入沉默,徐北游就只好跪在原地,在这个空旷的大厅中,被三双眼睛一点一点地审视着。

    在此之前,徐北游已经见过秦穆绵和唐圣月,反倒是从未见过与他关系最亲近的张雪瑶,这是他第一次见张雪瑶,在张雪瑶审视他的同时,他也在暗自打量着自己的这位师母。

    三个女人以相貌而言,其实相差无几,毕竟是各花入各眼,不好评说,只是三人的气态各有千秋,差异分明。

    秦穆绵在三人中最是显眼,因为她身上有一股子骄傲到对绝大多数男人都不屑一顾的气态,让人很难忽视,虽然已经是八十余岁的年纪,但是有地仙境界的修为支撑,又驻颜有术,看上去仍是三十出头的相貌,足以让绝大多数男人神魂颠倒。

    与秦穆绵相比,一身雪白丧服的张雪瑶就要内敛许多,无论气态还是神情,也不像唐圣月那般不冷不热,宛若慈祥长辈,她看向徐北游的目光很是和煦,不过在和煦之下却又存着几分隐藏很深的审视,就像无子的正房主母审视着丧母的庶子,似乎在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将这个庶子收到自己的膝下教养。

    良久,张雪瑶轻盈一笑,终于开口道:“北游,起来吧,你也坐。”

    徐北游算是见过不少大世面,倒也不拘谨,缓缓起身,然后轻轻摇头道:“在座的都是长辈,哪有我一个晚辈入座的道理。”

    张雪瑶脸上的笑意更加柔和,目光掠过徐北游背后的剑匣,轻声问道:“你背后的剑匣能给我看看吗?”

    徐北游毫不犹豫地解下剑匣立在自己的身前,道:“师母,剑匣中除诛仙外,共有四剑,分别是天岚、却邪、莫名和玄冥,只是天岚、却邪、莫名三剑已经被徒儿所用。”

    张雪瑶脸上神情很是复杂,点点头,道:“打开剑匣。”

    徐北游伸手按在剑匣顶端,默念一个开字。

    剑匣洞开的瞬间,有一道乌光激射而出,直奔张雪瑶而去。

    徐北游吃了一惊,抬头望去,只见平日里对自己不屑一顾的玄冥正盘旋在张雪瑶身前欢快颤鸣。

    张雪瑶伸出手,玄冥乖乖落入她的手中,哪还像那个八风不动的“大美人”,分明就是个小鸟依人的小妻子。

    张雪瑶脸色恢复平静,一手握住剑柄,一手轻轻在剑身上拂过,“玄冥啊,真是有日子不见了,你这是想我,还是想白虹了?”

    徐北游不知其中有什么故事,有些摸不着头脑,秦穆绵默然不语,倒是唐圣月开口道:“当年你和公孙仲谋双剑合璧伤了秋叶,当时公孙仲谋用的就是这把玄冥吧。”

    “是啊。”张雪瑶脸上浮现追忆神色,略带伤感道:“那时候诛仙还是由师尊亲掌,师尊将十二剑中的白虹和玄冥分别赐给我和仲谋,让我们替他去草原大雪山一行,正巧在那儿遇到了秋叶、萧煜和林银屏。”

    一直缄默不语的秦穆绵忽然道:“你当时怎么不杀了林银屏?”

    张雪瑶微笑摇头道:“当时的她和萧煜一路亡命逃奔至此,狼狈不堪,自顾不暇,我哪里会想到日后她能陪着萧煜君临天下?”

    唐圣月见两人越说越远,若是平时也就算了,此时不但有一个外人张无病在场,还有一众属下和小辈,不由得轻咳一声。

    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收了声音,张雪瑶笑容依旧温和,将玄冥剑还给徐北游,道:“北游,既然到了这儿,便是一家人,以后就不要住在谢园了。”

    徐北游面不改色,平静道:“这是自然。”

    张雪瑶看了看自己左右的两人,问道:“两位姐妹可有意见?”

    秦穆绵漠然道:“既然是你们剑宗的家务事,我这个外人自然没有意见。”

    唐圣月没有急着开口,而是望向自己身边的这两人。张雪瑶要让徐北游接手剑宗,这是早已挑明的事情,没什么值得惊讶的,否则也不会让他到东湖别院来。真正让唐圣月有些玩味的是秦穆绵的态度,本来应该极力反对的秦穆绵,今天不知为何竟是默认了张雪瑶的决定,使得张雪瑶能一锤定音。

    唐圣月眯起眼,既然独木难支,那她也不再坚持,只是她很好奇张雪瑶到底用了什么手段说服秦穆绵,这还要等张雪瑶的一个事后解释才行。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