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一只钱囊两壶酒
    午时时分,徐北游两人和萧知南三人汇合一处,又在施食台中用了一顿素斋,饭后徐北游陪着萧知南来到一处僻静的许愿池前。

    萧知南珍而重之地从袖中取出一个小钱囊,将钱囊中的铜钱一枚枚丢掷进许愿池中,发出一连串的叮咚响声。

    钱袋和铜钱看起来都有些年头了,铜钱是正宗的黄龙年间官铸铜钱,含铜量十足,不像私铸的铜钱那样偷工减料,在百姓中很受欢迎,甚至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当作两文钱来用,一生中兴许永远也不会摸一摸铜钱的富贵子弟不会知道这些,在贫寒中成长起来的徐北游却是知道,黄龙年的铜钱最受欢迎,其次是太平铜钱,最后才是如今的承平铜钱。

    “本来许愿池应该是个很热闹的地方,用几文钱就能向神佛许愿,很是划算。可惜这鸡鸣寺中没有几个百姓,都是些富贵人家,往许愿池里扔金抛银就落了下乘,是名士们不屑为之的粗鄙行为,所以这儿也就没人来了。”萧知南微笑道:”不过我每次来鸡鸣寺,都要来这儿扔下许多铜钱许愿,是不是很贪心呢?”

    说话间,萧知南已经将钱囊中的铜钱全部丢完,整个钱囊空空如也,又被她小心翼翼地重新收回袖中。

    徐北游却是答非所问道:“你似乎很重视这只钱囊。”

    萧知南没有否认,道:“钱囊于我,就像剑匣于你。”

    徐北游嗯了一声,不置可否。

    他的剑匣不仅仅是师父遗物那么简单,还是他安身立命的根本所在,换而言之,剑匣如命绝不是一句空话,所以即便这只钱囊有什么特别故事,徐北游也不认为萧知南这位公主殿下重视一只钱囊的程度能与自己重视剑匣相提并论。

    萧知南没有分辨什么,只是笑而不语。她当然看得出徐北游的心思,在她看来,徐北游有如此想法也不奇怪,毕竟这就是一只普普通通的钱囊而已,比不得徐北游的剑匣,既有须弥芥子之功效,又藏有仙家诛仙、天岚、却邪、莫名和玄冥等绝世剑器,从珍贵程度上来说,两者堪称是天差地别。

    萧知南提着一个小篮子,是从施食台里带出来的,她将篮子放在一旁,自己坐到许愿池池畔的一块光滑圆石上,问道:“我记得你不喝酒?”

    “那是以前。”徐北游坐在她旁边不远处的石头上,说道:“自从师父故去之后我就破戒了,从一次到两次,再到随时随地喝酒,顺理成章。”

    韩瑄从小就教导徐北游,酒色二字,最是误事,色之一字因为涉及人之大欲的缘故,尚且情有可原,可酒之一字却是没有必要沾染,所以徐北游自小便不喝酒,直到公孙仲谋死后,才开始第一次喝酒。正所谓万事开头难,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只要开了头,就很难止住了。

    “我也有些时候没有喝酒了。”萧知南说道,从带来的篮子中取出两只精致小巧的酒壶,一只酒壶放在自己面前,另一只酒壶则是递到徐北游的面前。

    徐北游没有拒绝,接过酒壶后轻酌一口,算是润润嗓子,略感惊讶道:“寺庙里竟然也会有酒?不过这酒的味道有些不太对劲。”

    萧知南也抿了一小口,脸色没有饮酒后的红晕,反而是越发洁白如玉,别有一番风情,嫣然笑道:“这是用果子粗酿的素酒,不会醉人,僧尼饮用也不算犯戒。”

    徐北游咂摸了一下,“太绵柔了,几乎不能叫做酒,而且口感很粗擦,像是果子的汁液。”

    “公孙先生是酿酒的大家,他亲手所酿的百花露和千鸟酿更是能跟道门的长生酒齐名,你看不上这酒也是理所应当。”萧知南一边酌酒,一边慢慢说道。

    徐北游却是一脸茫然,“百花露和千鸟酿?我从来没听师父提起过,师父平常酿的酒就是蛇胆酒。”

    萧知南一怔,然后摇头笑道:“那你可真是没口福啊,父皇曾经收藏过一坛由公孙先生亲手酿造的千鸟酿,每逢喜事也只是小酌一杯,等闲不会赐给外人。”

    徐北游灌了一口酒,没有说话。现在他突然有些理解师父的心境,百花露也好,千鸟酿也罢,无疑都比蛇胆酒要好上太多太多,可蛇胆酒的那份苦涩,却是前两者所不具有的,正如年老时历经沧桑之后的沉淀,入口未必如何,回味却是悠长。

    “想什么呢?”萧知南转头望着他随口问道。

    徐北游即是感慨又有些伤感道:“刚才我忽然想起了师父,当初在牧王府时他就劝我不要跟你走得太近,如果没有碧游岛一战,如果师父还在世上,我也许不会来江南见你。”

    萧知南喝酒很快,她手中的酒壶这会儿已经见底,她一口将壶中的残酒喝尽之后,眼神有了片刻的恍惚,柔柔说道:“说起来你我还是同龄之人,不过我经历的事情大概要比你更多一些,大约是三年前,我在出游时认识了一个女子,那名女子跟你差不多,都是来自苦寒西北,也是无父无母,就像从石头缝里硬抬起头的小草,格外顽强。不过她没有你这么聪明,从头至尾她都没能识破我的身份,只是把我当作一个从家中偷跑出来的富家小姐,那一次我们结伴而行,一千里。”

    徐北游的脸色有些讶异,也有些古怪,似乎不知该说些什么。

    萧知南的神情变得出奇柔和,嗓音却是有些沙哑起来,“一千里的路程,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见了很多人,也经历了许多事,这一路上她很照顾我,而且还教给我不少东西,如何在野外生火,如何用最少的钱买到分量最足的干粮,如何分辨野菜,如何寻觅野兽踪迹,总之是一些很没用也很有用的东西。”

    最后,萧知南定定地望着徐北游,轻声呢喃道:“她叫文绣,一个和我同龄的姑娘,她从西北来到中原,寻找自己失散多年的父亲。”

    徐北游此时心中已有猜测,不过还是轻声道:“那她找到了吗?”

    萧知南破天荒地红了眼圈,轻咬嘴唇,“后来,她死了,为了救我,被刺客一剑穿心,就这么死在我的怀里。她没什么遗物,只有这个钱囊,是她娘留给她的,当时里面还有三枚铜钱,我把那三枚铜钱同文绣葬在了一起。”

    徐北游沉默无言,将自己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酒不醉人人自醉,萧知南似乎真的有些醉了,似哭似笑道:“文绣啊,她那么个小气的人,吃碗阳春面舍不得放葱花,过夜舍不得点蜡烛,怎么瞧都是人穷志短,怎么就突然大方了呢?怎么就舍得把自己的性命交给我呢?”

    徐北游犹豫了一下,伸出手按在她的肩头上,轻声道:“知南,我第一次见你是在丹霞寨,那时候的你骑着飒露紫,虽然披着斗篷看不清相貌,但给我的感觉却像是天上的仙子一般,我当时就在想,不知道什么样的男人才能把这样的女人娶回家,总之不会是我这样的升斗小民,大概也不会是端木玉那样的人。”

    说到这儿,徐北游才发现萧知南给他的是一壶素酒,可留给她自己的却是一壶实实在在的烈酒,别人喝酒是越喝脸色越红,她喝酒却是越喝脸色越发苍白,这会儿醉意上涌,脸色雪白一片,眼神迷离地看了徐北游一眼,朝着徐北游喷出一口醇厚的酒气。

    徐北游没有躲闪,任凭醇香的酒气扑在自己脸上,喃喃道:“不过现在我改主意了,谁说癞蛤蟆不能吃天鹅肉?我还就吃定你这只天字第一号白天鹅了。”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