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用一线诛仙剑气
    小孩子的心情,来得快,去得也快,只要不是遭逢大变,哪有什么多愁善感,烦恼和忧愁就像冬日早晨的薄雾,太阳出来之后,风一吹,也就散了。

    早晨还臭着小脸怨萧知南和徐北游“没良心”的萧元婴,到了中午就已经烟消云散,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哪懂什么情情爱爱,又哪懂什么刻骨铭心,一切都是懵懵懂懂,最多就是觉得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抢走了,心里不痛快,只要有了新的目标,这份不痛快自然而然地消散了无痕。

    先前,萧元婴觉得姐姐要抢走自己的徐北游,后来,她又觉得是徐北游要抢走自己的姐姐,再后来,就连她自己也迷糊了,接着恍然大悟,原来这俩人看对眼后,自己变成多余的了。这才是小丫头不高兴的根本所在,被张无病点破之后,萧知南趁机把她单独叫到一旁,也不知道姐妹两人说了些什么,萧元婴回来之后就已经是多云转晴。

    姐妹两人之间玄机重重,张无病没瞧出端倪,银烛更不可能看出什么,只有心思一直放在这边的徐北游瞧见萧知南无意间在眼底流露出的那抹阴沉,心底没来由生出几分警醒。

    随着见到的、学到的东西越来越多,徐北游逐渐懂了自律二字,尤其在女子一事上,除了面对知云时有些不知轻重,余下接触过的女子中,无论是林锦绣也好,还是宋官官、吴虞也罢,他都是如蜻蜓点水一般,不在她们身上留太多痕迹,这些痕迹时间久了自然消散。

    可在萧家姐妹这里,他却是有点头疼,既然决定要上萧知南的大船,那么就免不了要与萧元婴打交道。先前因为萧元婴年纪不大的缘故,他没有多想,可是再过几年等小姑娘长大之后,这般纠缠不清是要出大事的。

    兴许是这段时间沾染了太多的算计斟酌,如今的徐北游少了几分淳朴的赤子之心,多了几分冷漠城府,不由想起一句话,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不过徐北游终究不是可以冷硬心肠的枭雄人物,对于这个曾经共患难的小丫头,还真冷不下脸。

    萧知南带着银烛和萧元婴去观音殿还愿,那里多是女眷,徐北游和张无病两个大男人不便跟着进去,约好午时在施食台会合后,开始无所事事地在寺内闲逛。

    不得不说,南方寺庙堪称是佛寺建筑中的巅峰,继承了江南园林一贯的精巧细致,一花一草都可见心思深厚,与北方一味讲究气势的建筑有不小的差别。

    张无病兴许是触景生情,话语比平日里多了不少,“二十岁以前,我一直生活在江南,二十岁以后的近五十年时间里,我去了江北,几乎变成一个北人,就连口音也变了,这次再回江南,真是应了那句少小离家老大回。”

    徐北游接口道:“不过却是乡音已改鬓未衰。”

    张无病摸了摸自己半长不短的头发,道:“这次的江南之行恐怕是我此生最后一次来江南,若无意外,我会终老西北。”

    徐北游很是感慨道:“中都啊。”

    张无病道:“几百年前的大楚皇帝之所以要以举国之力建造中都,就是为了抵御草原骑军南下,虽说先帝曾经借助太后的草原公主身份收服草原,使得诸台吉臣服,不过时至今日,先帝和太后两人故去多年,草原上以镇北王为首的诸台吉们却是又要蠢蠢欲动了。”

    徐北游轻声道:“养不熟的白眼狼?”

    张无病笑道:“差不多。”

    不知不觉间两人来到施食台前,徐北游提议道:“要不要先去吃点东西?”

    张无病点头道:“早就听说鸡鸣寺的素斋很是不错,不妨尝一尝。”

    施食台的素斋自然不是白吃的,要添过香油钱才能入内,不过以徐北游现在的身家来说,也不在乎这百余两银子的香油钱,即便不信佛祖,就当是食材花费了。

    此时时辰尚早,整个施食台很是冷清,倒是省却了两人排队的功夫,

    徐北游点了四个素菜和两份青菜面,与张无病相对而坐,一边吃面一边问道:“前几天我跟你提起过的无上剑体,你怎么看?到底跟佛门的四大金身有什么差别?”

    张无病吃了一口面,缓缓道:“佛门自西域宝竺国传来,故而又称西方教,其四大金身各有传承,分别是发源之地宝竺国金刚寺所传承的不坏金身,中原正统佛门传承的不败金身,草原摩轮寺传承的不动金身,以及后建玄教所传承的不灭金身,慕容玄阴就是不灭金身的圆满大成者,若能将四大金身归于一体,便可成就佛祖的丈六金身。但不管是哪种金身,都重守不重攻,与剑宗的无上剑体大不相同。”

    徐北游若有所思,然后又问道:“那么道门的无垢之身呢?而且我听萧元婴那丫头提起过,萧家还有一门叫做不漏之身的神通,似乎与佛门金身也不太一样。”

    张无病道:“其实无垢之身和不漏之身在本质上相差不多,只是走了两条不同的路。无垢是万法不沾身,不漏则是固藏体内精气,当年先帝将四大金身融为一体,成就丈六金身,不过先帝并非信奉佛家之人,故而不得丈六金身精髓,后来先帝又融汇了萧家练窍之法和道门的不漏之身,最终创出这门不漏之身,其全名叫做天人不漏之身,注重天人合一,与讲究超脱天地之外的无垢之身刚好相反,有些一体两面的意思。”

    徐北游惊讶道:“如此说来,博采众长的不漏之身岂不是天下第一?”

    张无病摇头道:“不是这么个算法,道门足足有九门飞升大道,剑宗只有一套剑三十六,两者却能相持千年,有时候专一远比博而不精要好,先帝正是因为所学太过庞杂,三教皆通,三教皆不得精髓,最后无奈之下才走了这条路,不漏之身只是融汇其形,却未得其神,远远称不上天下无敌,最多只能算是与无垢之身并列而已。”

    徐北游问道:“那么无上剑体与之相较如何?”

    张无病皱眉道:“无上剑体与这些都大不一样,无论金身还是道体,都是以防御为主,同时对自身修为有极大裨益,可无上剑体却是伤人之前先伤己,以己为剑,善攻不善守,或者说以攻代守,此法凶狠,于人于己都是如此。”

    徐北游略微失落道:“那我?”

    张无病道:“你体内有一把莫名剑作脊柱,等同于得天独厚地窥到无上剑体的门径,对你大有裨益,本来要等到你踏足人仙境界才有资格触及诛仙剑,不过你现在大概也能勉强截取一丝诛仙剑气为自己所用。”

    徐北游眼神一亮。

    诛仙剑的威势,他可是亲眼所见,此剑面前,哪怕是掌教真人秋叶也要暂避其锋芒,公孙仲谋也正因为手掌此剑,才能以当世第八的境界发挥出前三甲的战力。

    诛仙之所以会在名字面前加上仙剑二字,就是因为此剑非凡间之剑,而是可以诛杀仙人的仙家之剑,只有超凡脱俗的地仙境界才能驾驭此剑,地仙境界之下最多也不过是御使诛仙的逸散剑气。

    不过就算是逸散剑气,那也足以超过徐北游本身的四九白金剑气,尤其是在鬼仙境界,堪称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就是人仙境界,面对诛仙的剑仙,不防之下也是沾之即伤,触之即亡。

    徐北游有此为凭借,足以在江南自保立足。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