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青云步步江南乱
    这几天,徐北游只觉得身心俱疲,比练剑和读书还要累上数倍,因他既要根据萧知南的意思去接触墨书,又要应付不请自来的谢苏卿,而且这两人都是老狐狸,城府深沉,喜怒不形于色,一言一行都要费尽心思去揣摩斟酌,身累还是其次,更重要的是心累。

    波澜壮阔的世面和坎坷崎岖的挫折是让一个男人快速走向成熟的最好肥料,在萧知南看来,坎坷崎岖的挫折有镇魔殿甚至是道门就已经足够了,她只要为徐北游提供足够大的世面即可,这是公孙仲谋曾经一直做的,现在公孙仲谋死了,由她来补上。

    人世间最大的世面不是风景,而是一个个位居高位的人。

    白身布衣,公门小吏,功名在身,清水散官,七品县令,四品知府,一州三司,封疆总督,六部九卿,内阁大学士。

    不记名弟子,记名弟子,外门弟子,内门弟子,嫡传弟子,真人,尊号真人,大真人,殿阁之主,峰主。

    这是朝廷的文官体系和道门的弟子框架,几乎就是一步一门槛,也是一步一登天,其攀升难度更是超出常人的想象之外。

    就拿齐仙云来说,有一个掌教真人做师父,本身也是谪仙大材,可如果不论师承背景这些因素,她在道门中大概也就是处于尊号真人这个层次,在其上还有三十余位大真人,五殿十二阁之主,以及八脉峰主。

    更不用说那位屹立于当世巅峰的掌教真人。

    天高地厚,道门巍巍然立于世间,已经是近天之高。

    今天谢苏卿又来谢园,他与萧知南和墨书都是老熟人,没打招呼就“顺道”来了徐北游这边,泡了一壶热茶,也不讲究什么茶道茶艺,一两一金的雨前茶喝起来就像一文钱一碗的劣茶,在懂茶的人看来,这几乎就是暴殄天物。

    谢苏卿很是随意地给徐北游倒满一杯,袅袅的热气隔挡开两人的视线,缓缓说道:“北游,如今你也是及冠的年纪,该取个表字了。”

    徐北游虚扶着茶杯,道:“如今家中长辈只有先生,只能等到再见先生时请他为我取个表字。”

    谢苏卿一杯茶饮尽,又给自己倒了第二杯,感慨道:“年轻好啊,毕竟能像韩公这样历经大起大落后仍旧能东山再起的终究只是少数,大部分人在不惑之年就已然成为定势,再无分毫前进余地,所以要趁着年轻多闯一闯,哪怕是吃些苦头,栽几个跟头,那都是无关紧要的小事,年轻人的身子结实,经得起摔打,反倒是年老以后,身子骨大不如从前,可能一个跟头就再也爬不起来。”

    谢苏卿顿了下,然后笑道:“都是些老生常谈,年纪大了难免感慨唠叨几句,北游你可不要不耐烦啊。”

    “谢先生所言都是金玉良言。”徐北游轻轻摇头说道。

    谢苏卿笑了笑说道:“北游,你是不是有些疑惑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些?其实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就会有所体会,我们这些所谓的世家最是看重门第二字,其实说白了就是门生故吏。”

    “拿当下的朝堂局势来说,蓝相是臣,陛下是君,可为什么陛下迟迟不敢动蓝相?就因为蓝相的门生故吏遍布朝野,这些年来拜蓝相为座师的士子不知凡几,被蓝相提拔的官员更是数也数不清,这些人构成了庙堂上的一座大山,难以撼动,有人称之为蓝党。”

    “高山仰止,我不奢望能有蓝相这样的气派,只是想着看到有意思的晚辈,便出手帮衬一把或是点拨一二,结个善缘,若是真能出几个大人物,我到老了也能多点跟晚辈吹嘘的本钱。”

    徐北游也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笑道:“如此说来,谢先生是对我徐某人抱有期望了。”

    谢苏卿眯眼笑道:“试想多年之后,老夫能对孙子如是说,爷爷当年可是指点过那位大剑仙的,岂不快意?”

    ——

    萧知南为徐北游整了整衣襟,然后又后退一步上下打量一番,像极了一个正在为丈夫收拾打扮的妻子。

    这是她第一次如此上心地对待一个外人,不单单让徐北游受宠若惊,就连跟随在旁的银烛也是一副见鬼的神情。

    银烛见公主殿下没有让自己搭手帮忙的意思,索性就开始偷偷打量徐北游,这次她第一次近距离仔细观察徐北游,中等偏上的个子,比公主殿下高出大半头,身材差不多算是修长,至于长相嘛,在她看来还算可以,总之是各花入各眼,这就是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反正不丑。再加上忙活了大半天的收拾,还真有点的世家子的风范。

    不过银烛有一点想不明白,帝都中最不缺的就是所谓世家子,她可是没瞧出徐北游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更看不出哪里出类拔萃了,偏偏公主殿下像中了邪是的,对他无比上心,郡主和康乐公也是如此,银烛轻轻叹了口气,想不明白啊,想不明白。

    最近这段时间徐北游一直安居谢园之中养伤,对于外面的事情不甚了解,直到前几天才从谢苏卿口中得知,江南的形势竟是一日严峻过一日。

    这段时间里主要发生了两件大事,一件就是平安先生张百岁对江南道门骤然发难,搜集证据罗列罪名,一连查封道观二十余座,缉捕道人三百余人,一时间除了位于江都城道术坊内的紫荣观,江南其余大小道观都是风声鹤唳。不知是不是出自萧知南的授意,端木玉与南方鬼帝私下勾结的事情也被翻了出来,张百岁虽然没有撕破脸面,但还是夺了端木玉手中的权柄,换句话来说,端木玉再想调动江南暗卫府来针对徐北游已经是不可能了。

    不出意料,道门那边迅速做出反应,镇魔殿中三号人物,第二大执事酆都大帝与另外两位大真人将不日抵达江都,亲自面见张百岁,为此谢苏卿这位暗卫府的都督同知已经好几天见不到人影。

    至于另外一件大事,现在还是捕风捉影,不知真假,坊间盛传玄教教主慕容玄阴将在近日重返江南,这次没了公孙仲谋的居中调停,这条过江强龙与众多江南地头蛇之间必定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至于徐北游?现在的他还没有说话的资格,居中调停更是无从谈起,远远看着就好。

    这些刀光剑影距离徐北游太远,反倒是让他迎来了难得的闲暇,今天就是萧知南兑现自己的承诺,准备领着徐北游领略江南风光。

    萧知南除了帮徐北游打扮一番,自己也是精心妆扮,一身蓝白色素雅宫装,略施淡妆,如出水芙蓉,颠倒众生。

    除了他们两人之外,还有萧元婴和张无病随行,以防在如今这个江南的多事之秋出什么岔子。

    帮徐北游收拾满意之后,萧知南缓缓后退几步,与徐北游拉开一段适中的距离,双手交叠在小腹处,整个人端庄典雅,道:“张病虎和元婴已经在等着了,我们也走吧。”

    徐北游张开双手,大大地袖子垂落下来,他低头打量着自己,一身白色绣淡黑纹的大袖鹤氅,搭配白底黑面白纹云履,行走之间衣袂飘飘,年轻者着之风流潇洒,年老者着之则仙风道骨,乃是当下江南最为时兴的名士装扮。

    “走吧。”徐北游有些感慨地说道,没想到人生的大起大落是如此之快,自己从布衣到锦衣华服不过才用了一年时间而已。

    两人并肩向外走去,银烛跟在后面。

    一路上萧知南没再做出什么出格举动,与徐北游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徐北游在暗松一口气的同时,又有些难以与人言说的失望。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