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是志向还是野心
    谢苏卿城府深沉,脸上仍是云淡风轻,既然小看了徐北游,那就从长计议,略微客套几句后便告辞离去。

    徐北游并未失望什么,仍是继续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对于徐北游而言,从他跟着公孙仲谋走出西北的那天起,他就不缺乏机遇,他缺的是抓住机遇的能力。十年前,初到西北的公孙仲谋给他捎带来了一颗种子,埋在心底。十年后,同样是初到西北的萧知南,让这颗埋藏了十年的种子在他心底生根发芽。

    那颗种子,名为志向,又名野心。

    进入承平二十一年,在这短短的一年时间中,从灵武郡王萧摩珂,到镇魔殿殿主尘叶,再到辽王牧棠之,然后还有齐阳公主萧知南,甚至是道门掌教真人秋叶,一个又一个的大人物在他面前来了又去,他们给这颗种子浇水施肥,使得这颗种子迅猛生长。

    当这颗种子终要长成参天大树的时候,会有两种结果。要么是徐北游已经成长到足够的高度,腹内可以装下这棵大树。要么就是徐北游跟不上野心的速度,被自己的野心活活撑爆,死无葬身之地。

    除此之外,再无他路。

    第二天,谢苏卿又过来了,这次他带了一把卖相很是不错的长剑,长长的红黄两色剑穗,乃是以金蚕丝和火蚕丝织就,金丝缠绕的剑柄,乌金剑首,玄铁剑锷,沉香木的剑鞘上浮刻有大江东逝的图案,极见气势,显然是出自名家手笔,同时还镶嵌有七颗湛蓝色宝石,不说剑本身如何,就是这些装饰已经是万金难买。

    天岚与此剑放在一起,并不如何出奇,既没有剑气凛冽森然,也没有剑光四射,普普通通,但谢苏卿却还是对天岚赞叹不已,说此剑锋芒之利,仅次于收藏于皇宫大内的霜天晓角,自己这把断水,与天岚相比不过是燕雀比于鸿鹄而已。

    谢苏卿不愧是当代有名的硕儒,学识渊博,接着又跟徐北游谈起了当世名剑。

    他说当年有两套剑器鼎鼎大名,一套是道门的三十六仙剑,一套是儒门的四十八神剑。

    剑道之争时,剑宗开派祖师将道门三十六仙剑带到了剑宗,历经千年之后,损毁遗失二十有四,只剩下如今的剑宗十二剑。

    另外一套儒门四十八神剑,以词牌为名,五字词牌名有五剑,不过刚刚铸成就被天劫毁去,故而以八柄四字词牌名的神剑登奎,刚才所说到的霜天晓角就是八剑之一。后来儒门败于玄教之手,四分五裂,四十八神剑也随之散落四方,落入其他宗门之手,其中玄教所得最多,其次是剑宗和道门。不过经过这么多年风风雨雨,四十八神剑也只有寥寥十余剑传世,八字词牌名中只剩下霜天晓角和卜算子慢,其余皆是三字词牌名,其中比较著名的有萧皇的破阵子,首辅蓝玉的定风波,大都督魏禁的菩萨蛮,以及道门掌教秋叶的水龙吟。

    除此之外,还有许多单独并不成套之剑,其中最为著名的就是由剑宗宗主亲掌的仙剑诛仙,萧皇顺应大势气运所铸造的天子剑,其次是道门的断贪嗔、斩红尘,以及玄教的诸天大自在剑。

    谢苏卿最后说道:“只有这些剑才能算得上名剑二字,至于我手中的这把断水,不过是徒有其表的花架子而已。”

    接着谢苏卿提出了一个在徐北游看来有些难以理解的要求,他竟然要用手中这把断水来给天岚试剑,徐北游理所当然地回绝了,不过谢苏卿却是再三请求,徐北游架不住这位谢家家主的执拗,只能点头答应,两人各持一剑相触,毫无意外,断水剑直接断为两截,而天岚却是不伤分毫。

    谢苏卿似乎对这个结果早有预料,不以为意地将手中那半截曾经价值连城的断剑丢弃在湖中,真是如弃敝履一般,徐北游即便心里明白谢苏卿如此行事肯定有所图谋,也忍不住在心底有些惊叹羡慕。

    这才是真正的世家气派,成千上万两的银子说丢就丢,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就算徐北游已经继承了公孙仲谋留给他的金山银山,也没底气像谢苏卿这般行事。一则是因为这钱还没真正到他的手中,再则就是这些钱财毕竟都是师父留下的,是剑宗和公孙家的老底子,不敢轻易糟蹋。

    谢苏卿这次也没停留太长时间,“糟蹋”了一把断水剑后,寒暄片刻便离开了谢园,想来也是正常,他这位在江南称得上翻云覆雨的谢家家主,没道理陪着徐北游在这儿谈天说地套近乎,若是换成公孙仲谋还差不多。

    除了谢苏卿,萧元婴也来过几次,不过也许是因为修为已经恢复的缘故,她又变成了初见时的青鸾郡主,很有大家闺秀地气度风范,一举一动都很是合乎规矩,那个骑在徐北游脖子上小姑娘萧元婴不见了。

    想到这儿,徐北游就有些唏嘘,平心而论他还是比较喜欢那个小姑娘萧元婴,而不是这个青鸾郡主。

    “徐北游,想什么呢?”

    徐北游正望着谢苏卿留下的另外半截断剑怔怔出神,一个与年龄并不相符的霸道声音忽然在他面前响起,他抬头一看,果不其然就是萧元婴这丫头。

    不过今天的萧元婴却是与前几天大不一样,双手叉腰,一双貌似无害的大眼睛正有些不怀好意地望着徐北游,没有半点大家闺秀的气度,倒像是个混世小魔王。

    徐北游捏着半截断剑,谨慎问道:“你想干嘛?”

    萧元婴把徐北游上下审视打量一遍,哼哼道:“这两天谢苏卿一直往这边跑,我不好过来,今天正好没人,我顺道过来看看你,听说你踏足鬼仙境界了?要不要跟我过几招,也让我见识下剑宗的四九白金剑气。”

    徐北游恍然,原来不是这丫头转了性子,而是人前一个样,人后一个样。在萧元婴看来,徐北游显然是可以划归为自己人的行列,所以姐姐萧知南和外人谢苏卿一走,这丫头就在自己人面前原形毕露了,而且当初萧元婴修为尽失时没少受徐北游“欺负”,看如今这架势,这丫头是打算要连本带利地全都讨回来。

    徐北游看了看萧元婴的小拳头,然后想起了无叶的下场,佷果断地摇了摇头。

    萧元婴嘿然一声,“这可由不得你。”

    话音未落,萧元婴已经举起一双小拳头,朝着徐北游当头砸下。

    徐北游只能丢下手中的半截断剑,无奈举剑迎敌。

    这一战的结果正如天岚与断水相撞的结果一样不出所料,大约半柱香的时间过后,徐北游就彻底败下阵来,虽说萧元婴有所留手,徐北游没受什么伤势,但却免不了一番狼狈,被萧元婴骑在身上一顿不轻不重的乱打,这丫头一边打还一边碎碎念,“让你欺负我,让你欺负我,让你弹我脑瓜蹦,还敢让我背剑匣。”

    直到徐北游喊了女侠饶命之后,才算是把这小祖宗给哄高兴了。

    “徐北游。”萧元婴大摇大摆地坐在湖心亭的石凳上,双手托腮地问道:“你说实话,我姐姐怎么样?”

    徐北游对于这丫头不敢掉以轻心,仔细斟酌之后才小心回答道:“公主殿下自然是万里挑一,人中龙凤。”

    萧元婴坐直了身子,一本正经问道:“既然我姐姐这么好,那你就没有什么想法?”

    没料到萧元婴会如此直接的徐北游差点被自己口水呛到,最后只能睁着眼睛说瞎话,同样是一本正经道:“公主殿下救命之恩,徐北游没齿难忘,日后哪怕是粉身碎骨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