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谢氏一门三康乐
    接下来的几天,萧知南都没有再来过,听银烛说是有事外出,要去拜访一位身份很是不同寻常的长辈。

    徐北游也没多想,除了读书,就是继续运转气机适应新的体魄。

    鬼仙境界与一品境界的最大不同之处在于可以将体内气机外放,若是道门中人便可借此或招风引雷,或云生幻境,用出种种常人看来不可思议的玄通法术手段。虽然剑宗并不精于此道,但是用些不入流的小把戏还是绰绰有余,到了公孙仲谋的境界,即便不通阵法之道,也可以凭借磅礴修为直接生出一方笼罩整座山头的障眼幻境,只是少了许多许多玄妙变化,没有御敌之效。

    徐北游如今可以在自己指尖生出一小簇火苗,此为丹火,修炼到深处还可化为三味真火,遇水不灭,无物不燃,很是霸道厉害,只是剑宗极致于剑,徐北游此生怕是无望修炼出三味真火。不过有失就有得,剑宗之人也可以服用五金汞丹,通过四九白金剑气在自己体内炼成一颗剑丸,张口一吐,便是一道白练,盘空飞击,斩人首级,剑三十六中的一剑就是由剑丸之法延伸而来。

    徐北游曾经听师父提起过剑丸之法,可惜公孙仲谋走得太过仓促,还未将此法传授于他,所以即便徐北游此时已经踏足鬼仙境界,无论是无上剑体还是剑丸之法都无从学起,只能继续摸索剑十五和剑十六。

    萧知南走前曾经特意吩咐过,所以最近几日无人前来打扰徐北游,后府的小湖附近就只有徐北游一人。

    这一日风和日丽,徐北游独自站在湖心亭中,望着亭外粼粼湖水凝神沉思许久,然后右手两指并为剑指,捏出一套繁复剑诀,只见与他心意相通的天岚化作一道白虹掠出亭台,落于亭外的湖水中。

    天岚剑,应八方之气而铸,摧金断玉只是等闲,削铁如泥不过尔尔,最是锋利无匹。虽然本身并无剑气,但只凭剑锋本身,就已经足以胜过却邪等剑的剑气之利。

    一剑入湖,先是缓缓下沉,继而向上激射而出。

    整面如镜的湖水被一线分二。

    徐北游手中剑诀再变,天岚随之回旋,一剑卷起千叠浪,层层波涛向岸边推进,连绵不绝,岸边所植的垂柳摇晃不休,落叶纷纷。

    徐北游两指一抹,做了个收剑归窍的动作。

    天岚重新化作白虹飞回亭台,片刻后一道白金色剑气从湖心处冲天而起。

    湖水炸开,纷纷而落,好似下了一场小雨。

    “好一手四九白金剑气。”一名中年儒雅文士不知何时出现在岸边,鼓掌笑道,朝徐北游所在的亭台方向缓缓行来。

    徐北游见到此人稍稍一愣,继而收起天岚剑,相迎过去,“先生可是这谢园的主人康乐公?”

    来人正是当代康乐公谢苏卿,萧知南把徐北游接到谢园并不是隐秘事情,作为谢园的主人,谢苏卿自然清楚此事,不过在他看来此事并非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所以一直未曾理会,只是今日有事外出,返回时刚好路过自家的别院,心血来潮之下想要见见这位让公主殿下青眼的年轻人,结果恰巧看到徐北游御剑的这一幕,还被这年轻人一眼就识破了身份,这位谢家家主不由得生出三分诧异和惊奇。

    不过谢苏卿很好地掩饰过去,笑道:“正是谢某人,想不到徐小友竟然也知道老夫的名号。”

    徐北游道:“当年太祖皇帝册封十二位上柱国,令祖康乐公正是其中之一,传至先生已经是第三代,士林之中盛誉为江左一门三康乐,大名鼎鼎,又有谁人不知?”

    这话倒不是徐北游故意吹捧奉承,而是事实就是如此。

    谢苏卿的祖父谢公义当年号称江左第一人,年轻时以诗文一道闻名,中年时潜心佛道义理,及至晚年,融汇儒释道三家,自成一家学派。学术上已经是泰山北斗级的人物,可谢公义真正得意之处却不在于此,而是他慧眼识人,早在萧皇还未发迹时就已经投效萧皇,先是扶龙,后又乘龙而起,使得谢家在江南一众世家中脱颖而出,成为名副其实的江南第一大世家。而且当年若不是林皇后独霸后宫,谢公义差点就将女儿嫁给萧皇,做了皇亲国戚。

    谢公义已经是如此,可他的儿子谢超宗也毫不逊色,自幼颖敏绝伦,其母画地为字,于褪概中教之,一见不忘。五岁时,父教之书,应口成诵。七岁能属文,赋诗有老成语。十岁,日涌数千言,终身不忘;十二岁。尽读四书五经,贯穿其义理。黄龙三年,年仅二十三岁的谢超宗承继爵位,进京朝拜萧皇,一番君臣奏对之后,被萧皇盛赞为“超宗殊有凤毛,公义后继有人矣。”凤毛麟角由此而来。

    黄龙五年,谢超宗不以恩荫入仕,而是参加江州科举,名列榜首解元。次年,进京参加会试得中会元,殿试被萧皇钦点为状元,连中三元,名动天下。

    其后入翰林院,选为翰林学士,太平元年,入值文渊阁,进内阁中书,参与机务,后又兼东阁大学士,位列群辅,一时诏令制作,皆出其手。

    真正让谢超宗名扬天的则是太平十年时萧皇下旨编撰《郑史》,任命谢超宗为总裁官,太平十九年,历时九年的《郑史》编撰完成,谢超宗以此获得巨大人望,其士林地位甚至拔高到与其父并肩的地位,不过世事难料,随后谢超宗就卷入了太平二十年的那场朝堂争斗之中,因此殒命。

    新皇登基之后,厚待谢氏一族,下旨由谢超宗之子谢苏卿继承康乐公爵位,有祖父和父亲珠玉在前,谢苏卿自然也不是庸碌人物,他不但是江南清谈无双的名士,更是以通晓禅理,擅长楷书,精于金石,工于鉴藏,尤擅山水墨画而闻名于世,这些年来被士林称为“有乃祖之风,实乃今朝江左之第一人也”,可谓是当今江州士林当之无愧的执牛耳者。

    在官场上,谢苏卿也不是毫无作为,有父亲的前车之鉴,他选择远离帝都,而且由文转武,成为萧帝在江南的重要心腹,以谢家家主和康乐公之身份,出任暗卫府都督同知一职,位高权重,使得原本因为谢超宗之事而有所衰弱的谢家重新中兴。

    也正是因为谢苏卿使得谢家再次中兴,士林之间才有了江左一门三康乐的说法。

    谢苏卿笑眯眯道:“徐小友过誉了,老夫愧不敢当啊。”

    徐北游轻笑道:“此言非是徐某所说,而是天下士子所说,先生一门三代,当之无愧。”

    谢苏卿含笑不语。

    谢苏卿脸上看似平静,心中却是略起波澜。他早就听说过这位剑宗少主的名声,单凭徐北游能孤身一人从西北来到江南这点,就可以看出他不是庸人。不过即便如此,谢苏卿先前也没把这个年轻人看得太高,只是把他放在端木玉那个层次。

    可今天一接触,徐北游却给了他两个惊喜,能猜出他的身份不难,难的是第一眼就能看破,这份应变急智相当不俗。其次徐北游面对他这个谢家家主,言谈自如,不卑不亢,这份一般世家子也没有的气度,的确让他有些侧目。

    退一步来说,公主殿下可不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阁小姐,什么样的年轻才俊没见过?这个空架子剑宗少主能被她看得上眼,已经很是说明问题了。更为关键的是剑宗宗主公孙仲谋和韩瑄,这两个老家伙联手调教出来的年轻人,又岂是一般人物?

    当然不是。

    谢苏卿不由心中自问,“难道是小瞧他了?”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