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得到的都是侥幸
    不多时,随着一阵轻柔的脚步声,萧知南走进屋里。

    徐北游尝试着动了下身子,万幸脖子以下还有还有知觉,没有变成废人,能够勉强移动身体,可每当他想到自己身体里有一把剑,又感觉奇怪无比。

    他不顾全身疼痛坐起身,对萧知南勉强挤出一个笑脸,“公主殿下,我又欠你一次。”

    萧知南微笑道:“不说这个,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徐北游明白大恩不言谢的道理,也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道:“告诉殿下一个好消息,我已经是鬼仙境界了。”

    萧知南微不可察地挑了下眉头。

    在他们这代人中,抛开一骑绝尘的齐仙云不说,能够在这个年纪踏足鬼仙境界的,无一不是有望地仙境界的第一流年轻俊彦。

    道门五仙境界,鬼仙境界只是迈过修持二字的门槛,人仙境界也不过是初窥修真门径,只有地仙境界才算是登堂入室,御六气之辩,炼形驻世,半仙半凡。而地仙十八楼之后的神仙境界方能真正褪去凡躯,五气朝元,三花聚顶,超凡入圣,灭尘绝俗,成就无上仙身,用寻常百姓的话来说,那才是真正位列仙班。

    徐北游也不想在萧知南这个救命恩人面前藏着掖着,坦诚道:“虽然我主修龙虎丹道,但剑宗的根本修为还是庚金剑气,平安先生将莫名剑植入我的体内,剑中的剑气神意自然也融入我的体内,本就只差一线的庚金剑气化为四九白金剑气,所以我顺理成章地突破到鬼仙境界。”

    萧知南轻声道:“我自小就师从各家高人,遍览全书,灵丹妙药更是吃了无数,可惜到头来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至今也没有摸到鬼仙境界的门槛。”

    徐北游苦笑道:“实不相瞒,我的几次破境足足用去三把剑宗名剑,若非如此,我今日恐怕连二品境界也没有。”

    萧知南抿起嘴,“凡是能够成就地仙境界的人,哪个没有几分机缘?握在手里的都是侥幸,失去的才是人生。”

    徐北游一怔。

    得到的都是侥幸,失去的才是人生。

    细细回想起来,自己这一路行来,将一把把剑宗名剑收入囊中,的确是侥幸无比,可他失去的却是师父公孙仲谋,那才是最重要的人。

    几把剑可以支撑起他的修为境界,却撑不起他的经历过往,那些人那些事那才是他的人生。

    徐北游不由得深深看了萧知南一眼。

    最开始的时候,他对公主殿下的印象是高高在上,宛若天上的仙子,可望而不可及。后来接触之后,他又觉得公主殿下让人心生敬畏,见识广阔,学识渊博,工于算计,城府深沉,这样的女子尽数收敛了锋芒,如同一把藏在鞘中的名剑,远比那些锋芒毕露的刀剑更令人忌惮。

    今天的萧知南又让徐北游认识了另外一个不同的她,不同于高高在上的天女和心思深沉的公主,这次的萧知南有了许多人气,真得像一个和他同龄的女子。

    萧知南被这个没什么故事的年轻男人盯着,竟是破天荒地有些不自在,眨了眨秋水长眸,稍稍别过脸去,留给他一个绝美侧脸。

    徐北游回过神来,颇为尴尬。虽说癞蛤蟆都想吃天鹅肉,那也多半是在人后想想而已,若是当着天鹅的面,恐怕没有几只癞蛤蟆还能有什么龌龊念头,如果徐北游真有哪一天敢于直视萧知南,并且毫不掩饰自己心中念头,那就意味着这个西北走出来的年轻人不再是想想而已,他有了翻云覆雨的道行,心里那颗名为野心的种子更是已经生根发芽,长成了参天大树。

    可惜现在的徐北游道行尚浅,心底的野心还只是个成为人上人的“淳朴”念头而已。

    不过徐北游还是下意识地偷瞧了萧知南一眼,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次心态大不一样的缘故,不带忌惮和戒备地去看萧知南,徐北游再次有了初见时的惊艳之感,若将她比喻成仙子并不恰当,因为萧知南的美虽然是可望不可即的,但不是游离尘世之外的不染尘埃,而是地位尊崇的端庄高贵,正如她身上的尊号,是公主,而不是仙子。无与伦比的身世给了她睥睨绝大多数男子的底气,以及堪比天高的眼界格局,到底是怎样的男人才能征服这样的女子?

    徐北游以前时候也在想,萧知南之所以会青睐自己,是不是因为自己的身份刚好不上不下,既可以上得了台面,又不会脱离公主殿下的掌握,而像端木玉这样的豪阀子弟,身后有一个偌大世家,父亲又是当权人物,实在有太多不可控性了。

    天底下有两件事情最苦,一是陪太子读书,二是娶公主为妻,可恰恰也是这两件事回报极大,正如端木玉这样的世家公子,他们从来不缺乏女人和野心,既然愿意迎娶公主,必然是有更大的野心。

    萧家皇室历来人丁稀少,嫡宗出身的公主更是金贵无比,历数能娶萧家公主的男子,无一不是名动一时的大人物。当年萧煜为了与后建皇室联盟,在第二次北伐后建并将完颜氏五王驱逐之后,将自己的妹妹萧玥嫁给了新登基的后建国主完颜北月。等到萧煜入主东都之后,天下形成江北江南对峙的格局,为了取得大义名分,他又将自己的女儿萧羽衣嫁给了大郑最后一位皇帝秦显。到了萧知南这一代,萧家皇室已经不用女子去做联姻之事,所以端木玉这种家世稍差一点的也能进入候选名单。

    萧知南轻声道:“这次是端木玉将你的行踪泄露给镇魔殿的。”

    徐北游并不意外,微笑道:“在情理之中,也在意料之中。”

    萧知南看了他一眼,眼前年轻人的脸色平静到近乎刻板的地步,虽然距离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境界还差不少,但是在他这个年纪能做到不骄不躁已是难能可贵。再联想到那个心思阴沉的世家子,不由得在心底轻轻叹息一声,若是眼前这人也是世家出身,那该多好?不过话又说回来,若他真在世家那种大染缸里长大,是否还能有今日这份心性?

    萧知南坐在床边,慢慢说道:“等你伤好以后,我陪你在江南四处走走,郑太祖陵,梅花山,紫金山,紫霞湖,雨花台,楚皇宫,秦淮河、玄武湖,这次带上张病虎和元婴,不用怕镇魔殿。”

    “这么多地方。”徐北游着实有些受宠若惊。

    萧知南微微叹息一声,“这才几个地方,只是我在江南停留的时间不会太长了,只能仓促地走一走,看一看。”

    徐北游沉默了一下,问道:“你接下来要去哪?南疆?岭南?还是蜀州?”

    萧知南摇了摇头道:“都不是,父皇下旨召我回京,这次回去就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出来,若是不幸嫁人,就要一辈子都困在樊笼之中,不得自由。”

    说话间,萧知南还冲徐北游眨了眨眼,真是道不尽的可怜。

    徐北游几乎是瞬间按破功,差点就要放下一番豪言壮语,只是在最后关头硬是憋了回去,然后在心底默念几声妖孽,面对萧知南这个大妖孽,他这点道行实在吃不消。

    不过徐北游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非要嫁人不可吗?”

    话刚一出口,他便知道自己问了个蠢问题。

    萧知南却是不以为意,笑道:“既然萧家给了我今天的尊荣,那么我就得听萧家的话,天底下没有只索不予的道理。”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