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生死一线命垂危
    谢家别院。

    谢家的客房竟是比许多寻常富贵人家的正房还要华贵,倒不是如何金碧辉煌,只是每一处都极见精巧心思,整套降香黄檀的桌椅,桌上是大楚官窑的炉瓶三事,里面燃着大郑神宗年间所制的沉香香饼,旁边还悬有康乐踏青图和秉烛夜游图,均是前朝真迹。

    旁边另有书架,上放着诸多书卷,并不局限于儒学一家,三教百家均有涉猎,甚至不乏珍本。书架两旁则是一对巨大的汝窑落地花瓶,在稍远处的小叶紫檀案几上更有一座甚是罕见的西洋座钟,镶金嵌玉,精巧无比。

    地面上铺着西域地毯,落脚无声,外面是描金八扇仕女屏风,八扇八女,各不一样,显然也是出自名家之手,仅仅客房就能如此,主家正厅更是难以想象,所谓豪阀世家,不过如此。

    此时,徐北游正躺在雕花大床上,脸上苍白无色,昏迷不醒。

    床沿上坐着公主殿下萧知南和小郡主萧元婴,病虎张无病则是站立一旁,银烛、秋光、画屏等三名侍女守在外间,除此之外,再无他人。

    徐北游的剑匣被竖放斜靠在床头上,沾染着血迹。

    萧知南凝视徐北游许久,脸上有着并不掩饰的忧虑之色,开口问道:“张都督,徐北游的情况如何?”

    “不容乐观,南方鬼帝出手阴毒无比,不但将尸毒打入徐北游的体内,还将他的脊骨震断,虽说公主殿下用六粒南华丹吊住了他的性命,可也仅仅是维持在一个不生不死的境地,想要复原还是要道门的九转金丹才行。”

    张无病脸色凝重,声音更显沉重。其实还有几句话他未曾说出口,先不说可以活死人的九转金丹是如何珍贵难得,道门中的寻常大真人也未必能有一颗,就算真给徐北游用了九转金丹,那也只是救回一个废人而已,这样的赔本买卖,公主殿下肯做吗?

    公主殿下轻轻嗯了一声,略微犹豫后,就要起身离去。

    萧元婴突然伸手抓住她的袖子,低着头轻声说道:“姐姐,就当我求你。”

    萧知南转过头来望着她,摇头道:“不是我不想救,而是我也没有九转金丹。”

    萧元婴手指如钩,死死攥紧她的大袖,抬起头望着她,嘴唇微颤,“我记得你有一颗的,当年皇祖母六十寿辰,慕容夫人代表道门送上一枚金丹作为贺礼,后来皇祖母留下懿旨将自己的私库全都留给了你,那颗金丹也在其中。”

    萧知南轻声慢语道:“元婴,你记不记得三年前姑姑生过一场重病?”

    萧元婴先是一愣,然后喃喃道:“御医都说姑姑是早年落下的沉重病根,几乎是无药可医,可后来又莫名其妙地好了,难道是姐姐把那枚金丹送了过去?”

    萧知南平静道:“你还小,你记事的时候,姑姑的身子已经不大好了,平日里很少露面,所以你可能对姑姑没什么印象。我和你不一样,姑姑膝下无子无女,又早早丧夫,于是便将我看作是半个孩子,虽然她活得很苦,但我还是不希望她就这么早早去了。”

    萧元婴慢慢松开了萧知南的袖子,有些茫然若失。

    萧知南轻声道:“现在只能等平安先生回来,若是他也没有办法,那就真的是回天乏术了。”

    一直到黄昏时分,张百岁终于是姗姗来迟,在别院正厅见到了萧知南。

    这位权倾朝野的巨宦不知何故竟是满面风霜之色,不过仍是不忘礼数,按照规矩对着公主殿下行完一整套礼数之后才不紧不慢地开口问道:“不知殿下急召老奴有何要事?”

    萧知南将前后因果大致讲了一遍,说道:“所以还请平安先生出手,救他一命。”

    张百岁并未急于开口表态,只是道:“老奴要先看一看那年轻人的情况。”

    萧知南亲自引路,道:“平安先生请随我来。”

    来到客房,张无病正亲自守在这儿,见到张百岁后率先施礼,不卑不亢道:“末将见过平安先生。”

    张百岁皮笑肉不笑道:“张都督,真是有些年头没见了,如今陛下给了你重归朝廷的机会,你可不要辜负陛下的信任。”

    张无病对于这位多年前差点要了自己性命的巨宦显然有些忌惮,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默默退到一旁。

    一时间气氛有些僵硬,萧知南不得不站出来打圆场道:“张大伴,床上之人就是徐北游。”

    性子阴沉的张百岁没有拂公主殿下的面子,看了昏迷不醒的徐北游一眼,微微皱眉,然后屈指一弹,只见一道道沉沉黑气逐渐浮现出来,在徐北游的体表飞快游动,好似蛇虫活物一般。

    这些黑气看似杂乱不堪,有长有短,游走时也似乎是毫无章法,但实际上却是沿着徐北游的周身脉络向心肺所在蔓延过去,一旦毒气入心,那就是神仙境界也救不回徐北游。

    “玄阴尸毒。”张百岁嗤笑一声,“果然是镇魔殿的把戏。”

    说话间,张百岁五指伸张,有温热气机隔空注入到徐北游的体内,在张百岁的宏大气机面前,南方鬼帝玄阴尸毒根本支持不住,只是略微挣扎抵抗之后,就开始各自飞快游走四散,最后被张百岁的气机逼入死路,逃无可逃,只能迅速黯淡消散。

    张百岁轻声细气道:“尸毒易解,伤势却是棘手,这年轻人的脊柱已断,想要接上也不算太难,难的是接上之后能否恢复如初,我这些年精擅杀人之术,却不怎么救人,若是勉力为之,怕是只有五成把握,至于救还是不救,还是请公主殿下做主。”

    萧知南闻言后有了片刻犹豫。

    她没想到徐北游的性命最后还是握在了自己的手上。

    公主殿下看了眼昏迷不醒的徐北游,沉思片刻,然后转过身去,轻声道:“那就有劳张大伴了。”

    张百岁微微躬身。

    萧知南向外走去,张无病跟在她的身后。

    来到门外,萧知南停下脚步,没有回头地问道:“张都督,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今年应该是古稀之龄了吧。”

    看相貌不过是而立之年的张无病轻轻点头道:“末将十六岁参与太湖红巾军起事,二十岁那年归降先帝,至今五十有一年矣。”

    “人生七十古来稀,都这么多年了,张都督还有什么事情放不下吗?”她不带烟火气地说道,“你本该在西北的。”

    张无病平静道:“我来见一个人,然后就去西北。”

    萧知南犹豫了一下,缓缓说道:“你回西北的时候,把他也带走吧。”

    这个他,自然就是指屋内生死未卜的年轻人。

    萧知南叹息一声,“在东北牧王府,公孙仲谋让我不要急着把一个不成气候的徐北游拉进这潭浑水之中,现在想来,公孙先生果然是有先见之明。”

    张无病摇了摇头道:“路是他自己选的。”

    萧知南微微讶异愕然,回头看向张无病。

    张无病微笑道:“他既然选择接过公孙仲谋的衣钵,就应该知道会有今天,生死由命怨不得旁人。不过话又说回来,这年轻人虽然出身低了一点,境界修为差了一点,但心性不错。如果他这次死不了,能熬过这一关,以后在这天下之间应该会有一席之地。”

    萧知南同样也笑了笑,“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他是个有野心的人,我不介意在他落魄时多拉他几把,说是功利也好,另有图谋也罢,总之我不希望他死在江都这个只讲利害不讲人情的地方。”

    张无病沉声道:“他不会死的,他是公孙仲谋的徒弟,要死也该死在秋叶的手里,死在南方鬼帝这种宵小手里算什么!”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