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那一刀光华绚烂
    南方鬼帝重重落地之后,整个胸口都已经凹陷进去,可见张无病的一拳毫无留手之意,不过南方鬼帝也不至于被这一拳力毙当场,只见他的双袖中有滚滚黑雾涌出,身形被黑雾托着向后退去,同时胸口处的凹陷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复原着。

    地仙境界虽说有十八楼之分,一楼和十八楼可谓是天壤之别,可只要一入地仙境界,就绝没有轻易死去的说法。曾经有前辈高人将地仙境界比作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很多时候看似是死了,其实还有死灰复燃的可能,有时候只要一个契机就能重归阳世,故而道门设立镇魔殿,而不是灭魔殿,正是因为能被道门称作“魔头”的,无一不是地仙境界,诸如青尘和慕容玄阴之流,更是精通诸多保命秘术,想要彻底灭杀很是困难,只能多以镇压为主。

    张无病身上熊熊燃烧着蓝色火焰,此为专门灼烧神魂的幽冥鬼火,可将人的神魂烧成虚无,却不伤体魄分毫,最后只剩下一具行尸走肉。

    到了张无病这个境界的武者,近乎灵肉合一,灼烧神魂便是灼烧体魄,不过他的体魄经过千锤百炼,又有二十年的佛门金身修为,区区幽冥鬼火,自是不能伤其分毫。

    张无病猛地晃身,将自己身上附着的幽冥鬼火抖落,然后再次欺近出手。

    张无病一出手,就是萧家拳意中的军道拳,每一拳都好似是金戈铁马,一拳一拳叠加,仿若千军万马奔腾,万千骑兵冲锋铺成一线,声势浩大。

    一人即万军。

    大军所到,鬼神辟易。

    周身黑雾缭绕的南方鬼帝面对浩荡拳势,似乎不想真正触及,眼见拳头距离自己不过丈余距离,伸出自己的右手食指,沉声道:“阴龙现世。”

    天昏地暗,云雾渺渺,雷电森然,无数黑雾汇聚成一条长达三十丈的翻腾孽龙,龙首狰狞,盘旋于天空之上。

    与此同时,南方鬼帝以食指抵住张无病的一拳,整根食指寸寸碎裂。

    就在张无病又要补上一拳时,南方鬼帝身侧突然出现一道身影,身披铜甲,阴气森然,同样是一拳轰出,这一拳悄然无声,竟是半点微风也未带起,相比起张无病出拳的威势简直是天壤之别。

    可就是这么一拳,却让张无病如临大敌,不得不收拳回防,两个拳头撞在一起,气机震荡不休,余波如同涟漪般向四周扩散开来,使得周围一切都变得朦朦胧胧。

    站在远处观战的萧知南看到这一幕,不禁皱眉道:“铜甲尸?”

    萧知南虽然不通修行,却是博闻广知,她曾在一本古书中看到过铜甲尸的描述,一般僵尸形成是因为尸体被葬于养尸地中,因人气而尸变起尸,而铜甲尸却是生前死于沙场,死后又被葬于沙场,执念不消,吸纳战场杀伐之气,经过百年以上的孕育,出世之后刀枪难伤水火不入,就是寻常修道人的术法也难以奏效,几乎相当于修士中的人仙境界。

    道门有五大修炼派系,各大派系经过数百年的发展后又各有分支,其中符篆派就有一分支善于养鬼驱鬼之术,精通人为养育僵尸鬼怪,再驱使其与人对战,南方鬼帝正是此旁支的佼佼者。

    这尊铜甲尸乃是他这一脉的代代相传之物,可以说这尊铜甲尸传了多少代,就有多少代人为它绘制符篆,至今已经有三位大真人和十二位真人在铜甲尸上留下符篆,密密麻麻,使得原本晦暗无光的铜甲都显露出暗金之色,铜甲尸本身更是突破人仙境界的桎梏,有了几分灵智,成为媲美地仙境界的存在,这也是南方鬼帝的最大依仗。

    一拳之后,铜甲尸双脚陷地,张无病仍是云淡风轻。

    这尊铜甲尸的实力已是相当于二十年前的张无病,不过也仅仅如此了。

    铜甲尸怒吼一声,双脚拔出地面,十指交缠为拳,一跃而起,攀升至顶点后,身形猛然下坠。如同一颗流星轰然撞向张无病。

    张无病不闪不避,同样跃起,由下而上,以双掌硬抗这颗“流星”。

    没有半分取巧,铜甲尸的双拳狠狠砸在张无病的额头上,而张无病的双掌也拍在它的胸口上,如撞大钟,声传数里。

    张无病和铜甲尸在半空中有了一瞬间的静止。下一刻铜甲尸开始下落,而张无病却是上升,一脚踏在铜甲尸的额头上,将它重新踩踏回地面。

    地面上的南方鬼帝则是趁此时机,双手结印,脚下踏罡,最后双指并作剑指,朝着一直在天空上盘旋的黑色孽龙一指,随之往下一引。

    孽龙张牙舞爪,带起鬼气阴气无数,朝着张无病扑杀而至。

    南方鬼帝嘴角挂着冷笑,看张无病如何应对。

    这条阴龙是他采集历代帝王陵寝的阴脉死气、战场遗址的杀伐戾气、万人坑的阴秽怨气聚集一体,至阴至邪,寻常修士若是遭遇,定是神魂污垢,失去神智,甚至整个身体也会化作行尸走肉,就是地仙境界的高人,也不敢说全身而退。他不奢望能凭此杀死大名鼎鼎的病虎张无病,不过他有信心让张无病狼狈一回,让他也知道镇魔殿的厉害!

    阴龙接触到张无病后骤然爆开,刹那间以张无病所处位置为中心,无数黑雾弥漫笼罩,仿佛充斥整个天地,天昏地暗,不分东西南北,阴风怒号如鬼哭,其中夹杂着如同细沙一般的黑色雪花,带着凄然绝望之意,尽数洒落在张无病的身上。

    张无病的脸色变得凝重无比,因为这些黑色雪花并不是针对体魄气机,精髓在于侵蚀心境,阴气中所蕴含的诸般阴冷、晦暗、暴戾、杀戮、怨恨、绝望等情绪无时不刻都在渗透他的心境,如同佛家所言的心魔,若是心志不坚者被趁虚而入,就是地仙境界也有倾覆之忧。

    张无病虚立于半空之上,双手合十,整个人刹那间净如琉璃。

    外邪不侵,万法辟易。

    任凭阴风黑雪肆虐,不能沾之分毫。

    此乃佛门无上绝学不败金身。

    南方鬼帝嘴角冷笑更浓,不败金身又如何?终究还是站着挨打的本事,你张无病只学了这门不败金身,却没学佛门的佛光普渡手段,又如何破我的阴龙?

    可当南方鬼帝感受到滚滚黑雾中不断攀升的浓郁杀伐之意之后,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不知何时,张无病的手中多了一刀,一柄通体雪亮的刀,不是佛门的戒刀,不是暗卫府的绣春刀,不是草原骑兵的弯刀,而是军伍中最为常见的雁翎刀。

    张无病单手握刀,轻声道:“老伙计,久违了。”

    张无病重重吐出一口浊气,挥刀斩出。

    黑雾中骤然爆发出一抹绚烂华彩,随即是一道刀光横贯天际。

    一道琉璃刀光飞速延展开来,将阴气弥漫的黑雾从中一分为二。

    虽然刀光只有一瞬,却在天幕上留下了一道清晰可见的痕迹。

    黑雾湮灭,重现天清地明。

    无数刀气四溢横飞。

    这一刀堪称百战无敌,不但生生撕裂了南方鬼帝的阴龙雾气,还去势不绝,直逼南方鬼帝。

    没有料到张无病会有这一刀的南方鬼帝只能仓促出手,在身前布下一道金色破兵符篆,不过符篆只是略微抵挡后就被冲天刀气突破,凛冽刀气瞬间刺穿了南方鬼帝的身体,使他道袍破碎,披头散发,身形不断向后退去。

    南方鬼帝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可他也在眨眼间衰老十岁。

    他不敢再作停留,裹挟起铜甲尸化虹而走,一闪而逝。

    另一边论道正酣,四周朦朦胧胧,一方如梦幻泡影的小千世界将琉璃塔附近完全笼罩,使其中的大儒名士们根本没有察觉那边两位地仙高人的交手。

    看到南方鬼帝遁走,陈公鱼挥手散去梦幻泡影,开口笑道:“半亩方塘活水来。”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