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张病虎初显神威
    塔林深处,张无病双手合十对着石台上的老僧恭敬施礼。

    太平二十年年尾的那场朝堂变故,凶险无比。先皇逝世,新帝登基,当朝首辅蓝玉和太后娘娘突然发难,将贵为当朝次辅的韩瑄打落尘埃,张无病作为韩瑄的心腹重将更是难以幸免,由平安先生张百岁和暗卫府右都督魏无忌亲自出手缉拿,当时率军驻扎于京畿大营的张无病只能仓促弃营而逃。

    张无病虽然已经踏足地仙境界,可单单一个魏无忌就已经不弱于他,再加上大内第一高手张百岁,张百岁几乎是身陷必死之地,一路逃遁至直隶州时,已经是身受重伤,体内气机紊乱无比,几乎就是只剩下最后一口气强撑着,若再要继续如此奔逃下去,那就是人死灯灭的下场。

    万幸当时还是罗汉堂首座的老僧率领众多佛门弟子奉诏前往帝都为先皇诵经祈福,刚好遇到已经垂死的张无病,出手把他救下,入帝都后又亲自向太后求情,得太后恩准之后,带他返回佛门剃度为僧,这才算是保住一命。

    承平初年,一切尘埃落定,在徐琰和魏禁的力保之下,韩瑄只是被革去官职爵位成了一介布衣,并无家小的他独自一人赶着马车离开帝都,去了西北。张无病也被革去军职,削发为僧,遁入佛门,辗转成为八部众的龙众之主,五龙之王。

    如今,二十年匆匆而过,西北军都督诸葛恭重病垂死,西北草原汗王虎视眈眈,太后已经故去,故而萧帝和蓝相决定重新启用当年素有病虎之称的张无病。

    张无病施礼完毕,跌坐于石台上的老僧缓缓说道:“二十年一浮沉,白玉苍狗,世事无常。”

    张无病诚心诚意道:“当年若非大师出手相救,张无病早已是冢中枯骨。大师又引我入佛门修行,我本应长留佛门,只是陛下宣召,方丈主持首肯,我回朝廷之事已成定局,故而今日特来向大师告罪辞行。”

    老僧摇了摇头道:“你本就是俗世之人,只因避祸才入清净之地,如今灾祸已去,自然应是返回俗世,何罪之有?”

    张无病轻声道;“话虽如此,却是浪费了大师当年的一番苦心,日后大师若有吩咐,张无病任凭驱驰。”

    老僧诵了一声佛号,缓缓闭上双眼。

    张无病又是深深施了一礼,轻声道:“张无病告退。”

    还未走出塔林范围,张无病突然之间脸色大变,顾不得塔林之内不得疾行的规矩,身形直接一掠而逝。

    ——

    塔林之外。

    萧知南望着南方鬼帝,轻抚怀中白猫,声音听不出喜怒,“南方鬼帝,你好大的胆子。”

    南方鬼帝坦然自若,双手下垂,轻轻抖动广袖,“公主殿下此言何意?贫道只是奉掌教真人和殿主大人之命,除去剑宗余孽徐北游,若是不小心冲撞了公主殿下,那贫道就先给殿下赔个不是,还望殿下宽宏。”

    说话间,南方鬼帝还真就双手交叠,一揖到地,久久不起。

    此次并未带高手护卫的萧知南眉头微蹙,一只手轻轻按在白猫的脑袋上,略有踌躇之意。

    南方鬼帝是道门中人,她却是朝廷的公主,南方鬼帝不敢对她出手,可也未必怕她,偏偏她现在身旁并无可以与南方鬼帝相抗衡的高手,这就让她有些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无奈,若是张百岁还在她身边,她甚至敢趁势除掉南方鬼帝,然后给南方鬼帝安一个行刺公主的罪名,反正是死无对证,大不了就是朝廷和道门扯皮而已。

    可惜张百岁另有要务,此时并不在她的身边。

    萧知南轻声问道:“本宫若是不愿宽宏,你又要如何?”

    南方鬼帝缓缓直起身子,平淡道:“若是殿下不愿宽宏,贫道也是无法,只能先带着这剑宗余孽返回道宗交差,日后再向殿下请罪。”

    萧知南脸色明暗不定。

    就在此时,一道身影如巨大流萤划过天际飞掠而来,轰然落到萧知南面前。

    光华散去,显现出张无病的身影,他单膝跪地抱拳,沉声道:“末将张无病,参见公主殿下。”

    萧知南脸上浮起一抹笑意,松开握住白猫头颅的手掌,一指南方鬼帝,“张都督来得正好,此人先是冲撞本宫,其后还出手打伤本宫护卫,该当如何?”

    张无病缓缓起身,转身望向南方鬼帝,面无表情道:“末将定将此獠擒下,交予公主殿下发落。”

    南方鬼帝闻言嘿然道:“好一个病虎张无病,好大的口气,贫道不才,今日就领教一下张病虎的手段。”

    几乎就在南方鬼帝话音落下的瞬间,一股凶厉之气骤然爆发开来,带着凄厉哭嚎之声,朝着张无病滚滚而来。

    一时间在这佛门净地竟是阴风四起,愁云惨雾,一朵朵黑色的雪花凭空生出,与黑雾一同围绕着他的身周飞速旋转,将他整个身体掩盖其中。

    张无病冷哼一声装神弄鬼,向前一步踏出,将徐北游和萧知南护在身后,周身关节骨骼轰然炸响,一身血气直冲云霄。

    在张无病身前三尺之外,黑雾翻腾,黑雪飞舞,其中隐隐有苍白人脸浮现,扭曲哀嚎,骇人无比,可无论如何,却是不能近身半分,反倒是张无病一拳轰出,直接将黑雾打出一方巨大缺口,不过黑雾滚滚,转瞬间就又缺口弥补。

    南方鬼帝的身影在黑雾中若隐若现,忽然一声轻笑。

    刹那之间,黑雾中响起千万笑声,乍听之下好似风吼之声,细听之后又似是冤魂哀嚎。

    鬼笑入耳,动辄勾魂,摄魄杀人,无形无痕。

    这种鬼蜮伎俩对于张无病自然无甚用处,但是对付地仙境界之下的人却是异常好用,几乎是防无可防。

    这一刻,萧知南只觉得眼前先是一黑,紧接着四面八方出现一双双血红的眸子死死盯着自己,仿佛要将自己吞噬殆尽。

    不过几乎就在同时,萧知南发髻上的玉钗轻轻晃动,荡漾出一股淡青色气机,驱散邪音,使她的眼前重新恢复清明。

    “妖道尔敢?!”

    看到这一幕的张无病勃然大怒,若是公主殿下在自己面前有个三长两短,自己又如何向陛下交代?

    张无病携怒意张口长啸,声音如同炸雷声响,却又被压缩在在在十丈方圆之内,来回震荡不休,瞬间压过一众鬼魅哀嚎之声。

    就连黑雾也是翻滚不休,瞬间变淡许多。

    如来正声,佛门狮子吼!

    张无病大步向前,脚下地面寸寸碎裂,在他身后则是出现一个足有十丈之高的虚影,并且随着他的脚步逐渐凝实。

    天王怖畏之相!

    此相一出,阴邪退散。

    只见天王之相有佛光普照,黑雾遭遇佛光之后,好似积雪消融一般飞快散去,显露出藏匿其中的南方鬼帝。

    南方鬼帝本身并不怕佛光,嘿然一笑,大袖一挥,无数黑雪瞬间席卷,悉数落在天王怖畏法相之上,使得法相蒙尘,佛光晦暗,灵光大减。

    张无病不以为意,继续大步前行。他本就不是以术法玄通之道为长项,这些都是进入佛门之后所学。说到底,他安身立命的本事还是早年战场上磨砺出来的杀伐之道。

    南方鬼帝大袖飘摇,手指连连画符,身形同时向后退出近百丈。

    五大鬼帝之中,他和中央鬼帝都不擅长近战,与张无病这种兵家武道高人交手,自然要尽可能拉开距离,避免短兵相接。

    他要退,张无病自然要进,猛地一步踏出,张无病瞬间距离他不足三丈,这还是南方鬼帝提前布下芥子乾坤的结果,此法可自成一方小世界,让咫尺变为天涯,若是寻常人仙境界进入其中,怕是要被生生困死其中。也正是此法形成的小千世界阻挡了张无病的去势,让他没能直接出现在南方鬼帝的面前。

    不过张无病乃是实打实的地仙境界,甚至比南方鬼帝还要高上一筹,被稍微阻挡之后,双膝微屈,以肩头轰然一撞,直接将这方小世界撞得四分五裂,任由南方鬼帝双手上生出的蓝色幽冥鬼火落在自己身上,悍然一拳。

    南方鬼帝整个人倒飞出去。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