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吕祖传道指玄功
    徐北游与张无病继续一路东行,途中张无病不时会开口指点一二,徐北游自然是虚心受教,虽说张无病并非剑宗中人,但毕竟是地仙境界的大高手,眼界和经验不知高出徐北游多少,而且修道一途,殊途同归,指点一个小小一品境界还是手到擒来。

    夜色渐深,两人在一处小溪旁边停歇,升起了一堆篝火。

    徐北游借着火光翻看着一本《指玄访道篇》,里面涉及不少道门术语,他读得有些吃力,很多东西似懂非懂,不时微蹙眉头。

    张无病坐在他的对面,笑道:“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徐北游抬起头,无奈道:“可如果没有这纸上功夫,怕是就连躬行都不知该如何去行。”

    张无病站起身,“那就让我来教你何谓指玄访道,如何?”

    徐北游眼睛一亮,放下手中书本后也随之起身。

    张无病指了指那本《指玄访道篇》,道:“道门北五祖中第三祖师吕祖留有《指玄篇》传世,分为悟真篇和访道篇,乃是道门金丹之道的根本所在,你所学的龙虎丹道就是脱胎于此,其后又有道门大真人根据指玄篇创出指玄功,讲究指间玄妙,存乎一心,我早年跟随傅先生的时候,曾经学过一段时间指玄功,倒是可以教给你。”

    听到张无病要传授指玄功,徐北游着实震惊了一把,没等他回神,张无病已经虚手一招,徐北游背后剑匣中嗡嗡作响。徐北游没有刻意压制,片刻后剑匣自行洞开,却邪一跃而出,飞入张无病的手中。

    却邪剑颤鸣不止,赤红色的剑气大作。

    张无病不以为意,任由剑气凛冽,却不能伤其分毫。

    张无病屈指弹在却邪的剑身上,发出一声铿锵铮鸣,声浪滚滚,其势浩然正大,又夹杂有慈悲之意。徐北游只觉得体内气血翻腾如涨潮之水,神魂不稳,似乎要脱离自己的身体。

    徐北游深吸一口气,背后天岚剑出窍,持剑用出剑五,横剑身前,整个人不动如山,这才勉强稳定住自身气机。

    张无病没有继续追击,道:“你之所以屡屡能越境而战,无非是依仗剑三十六,我刚才用得是佛门的大慈雷音剑,不输剑十四的手段,慕容萱最擅此法,我用出来只有五分形似和三分神似,而且我已经将境界压至一品境界,你感觉如何?”

    徐北游竭力平稳自身气机,道:“很不好对付。”

    张无病道:“这就对了,先前你遇到的牛头马面之流,都是些旁门左道的小角色,无论是功法还是玄通,都没什么出奇之处,被你的剑三十六处处压制也在情理之中,可如果你真的遇到了大宗门出身的嫡系弟子,譬如齐仙云之流,他们有不比你差的手段,你又该如何应付?”

    徐北游默然不语。

    张无病将却邪剑丢给徐北游,缓缓说道:“修士之间的对战,总结起来无非是术、道、宝三点。所谓术,就是功法玄通手段,道是道行境界修为,宝则是法宝,拿公孙仲谋和秋叶的碧游岛一战来说,秋叶有一气化三清,公孙仲谋有剑三十六,在术上算是半斤八两,可论境界修为,秋叶却比公孙仲谋高出一筹,至于法宝,秋叶有两件至宝,公孙仲谋只有一把诛仙。三点之中有一胜二负,所以公孙仲谋会输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徐北游轻声道:“我以前与旁人对战,术有剑三十六,宝有天岚和却邪两剑,即便境界修为有所不如,那也是二胜一负,所以能越境而战。”

    张无病点点头道:“大概就是这么个道理,不过若是其中一点差距太大,那也是不成的,好比说你现在有剑三十六,又有诛仙在手,可真要对上一名地仙境界的大高手,那也绝对是有死无生。”

    徐北游将双剑收回剑匣,缓缓道:“照你这么说,境界修为才是一切根本?”

    张无病道:“确实如此,若是没有一个地仙境界,你能用出剑三十六的后二十剑?你能从剑匣中拿出那把仙剑诛仙?”

    徐北游从剑匣中取出莫名剑,两指在剑身上轻轻抹过,“我的鬼仙境界就靠它了。”

    张无病看了眼徐北游手中的莫名,道:“你现在可以尝试着汲取其中的剑气神意,等到有十足把握之后再一举冲击鬼仙境界,一品到鬼仙,人仙到地仙,这是修道一途上的两道槛。我和你走得不是一条路,没法指点你去如何破境,只能从旁提点一二,现在我只用一品境界的修为,你来攻我”

    徐北游点手持莫名剑,道了一声得罪,轻吐浊气,出手便是杀决剑四。

    剑宗祖师本是道门出身,故而在他所创的剑三十六中,剑一最是简单直接,是为根本剑式,剑二穷究阴阳两仪,剑三欲要以剑道衍化天道,这三剑契合道祖所言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也正因为此三剑乃是整个剑三十六的根本和基础所在,所以公孙仲谋才让徐北游将这三式练了足足十年。

    如果说剑三十六的前三式是大道理,那么自剑四起便是具体的规矩,从这一点上来说,剑四才是剑三十六的第一剑,剑属西方白金,主杀伐之道,故而剑四是杀伐一剑,最是杀气凛然,出手便要置人于死地。

    徐北游杀意不坚,所以平日里甚少用出这一剑,同时也是怕能用不能收,误伤他人性命,不过他今天面对的是张无病,倒也不用担心失手杀人,大可放心用出。

    剑气森寒。

    张无病徒手对敌,双脚不移不动,屈指弹在剑尖上,如同打蛇七寸,不但击散了剑气,而且还硬生生地压弯了这把位列剑宗十二名剑的莫名剑。

    徐北游飘然后退,面露惊奇之色。

    张无病笑问道:“看出什么门道了?”

    徐北游若有所思道:“你刚才似乎不只是点出一指。”

    张无病点头笑道:“说得不错,刚才我一共出了三指,第一指点在你的剑尖上,阻你剑势,第二支弹在你的剑脊上,破你剑气,第三指复而点在剑尖上,彻底破去你这一剑。这套指诀叫做子午连环八卦诀,也是指玄功的一部分,我练得不到家,若是让精擅此道的大真人用出,可以点出八指,不但可以挡下一剑,还能反伤对手。”

    徐北游若有所思,然后问道:“我该怎么学?”

    张无病道:“我不会教学生,接下来我用指玄功的子午连环八卦诀攻你,你自己慢慢领会,能学到多少便是多少。”

    说罢,张无病也不问徐北游答应与否,手指连弹,来势凶猛,直指徐北游周身大穴。

    虽说张无病已经将自身境界压制到一品境界,但毕竟是地仙境界的眼界,徐北游应付起来吃力无比,勉强挡下三指后,被一指点中胸口大穴,动弹不得。

    徐北游没有反抗,而是回忆着刚才的交手,直到胸口的气机散去之后,才回过神来,笑道:“再来!”

    张无病没有急着出手,反而是慢慢道:“指玄功之所以比不上龙虎丹道,其根本在于此乃速成之法,没有根基却妄图建立空中楼阁,隐患颇多。本来学了龙虎丹道之后,就没必要再学指玄功。不过你学的龙虎丹道并非全本,恰好可以用指玄功来弥补。”

    说话之间,张无病又是一弹指,徐北游躲闪不及,一个踉跄半跪在地。

    张无病笑道:“指玄功,指玄功,归根究底,还是一个指字。”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