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弈棋人落子生根
    说话间,张无病已经伸手按在徐北游的心口上。下一刻,被徐北游强行镇压下去的灭神箭气机骤然爆发开来,皮肤下有道道黑线疯狂涌动,狰狞骇人。

    徐北游的脸色重新变得苍白没有血色。

    张无病将这些气机悉数吸纳到徐北游的心口位置,然后做了一个抓取的动作,这些气机竟是被他从徐北游的体内生生地抓取出来。

    一团黑雾状的气机悬浮在张无病掌心,翻滚不休。

    张无病握拳,掌心的黑雾瞬间消散于无形。

    徐北游咳嗽几声,开始运转龙虎丹道,调和自身气机。

    张无病慢慢说道:“虽然我在佛门待过些年头,但并不擅长治病救人,幸亏这次只是第八等的灭神箭,若是换成前几等,我就只能看着你去死了。”

    徐北游收功之后,用手指轻轻抹去脸上的血迹,“暗卫府真是深不可测。”

    张无病平淡道:“其实是你没赶上个好时候,当年你师祖上官仙尘在世时,就连前朝大郑皇帝也要尊称先生,一个暗卫府还真不能与剑宗相提并论。”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徐北游喃喃道:“往日荣华终成过往云烟,今日富贵还得靠我自己。”

    张无病笑道:“这话对也不对,如今天下好大一盘棋,弈棋人寥寥无几,其他人无论是逍遥地仙也好,还是一品卿相也罢,都是弈棋人手中的棋子,你我是同色棋子,不算孤身一人。”

    徐北游有些好奇地问道:“谁是弈棋人?”

    张无病轻声感慨道:“这不是两人对弈的寻常棋局,而是一场多人混战的逐鹿之局,如今正式执子弈棋的有皇帝陛下和掌教真人,草原汗王算是个半个,不过尚未完全入局,至于魏王、后建国主、佛门主持等人,则是站在棋盘之外的观棋人,至于有没有观棋不语就不好说了。”

    徐北游道:“观棋不语真君子,可君子却做不来皇图霸业,能为一国一地之主的人,都不会是君子。”

    张无病笑了笑,没有否认徐北游的话,“棋子也分两种,一种是棋盘上的棋子,一种是棋盒里的棋子,我原本在佛门,那便是棋盒里的棋子,可我决定重回朝廷之后,就变成了棋盘上的棋子,在我正式就任西北军都督之后,棋子落地生根,再也没有反悔的余地。”

    徐北游点头赞同道:“棋盘棋盒,局内局外,说得透彻。”

    张无病望向徐北游,指了指他的脸上。

    徐北游手指轻轻拂过脸上的伤口,眼底有一抹阴沉掠过。

    张无病问道:“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当初的约定?”

    徐北游由衷笑道:“自然是不敢忘却,你说我师母的东湖别院中有一件你想要的东西。”

    张无病平淡道:“那东西其实是一个人的行踪。”

    “谁?”徐北游直接了当地问道。

    张无病稍稍犹豫,还是一字一句说道:“唐圣月。”

    徐北游愣了一下,缓缓道:“前不久我在神都见过她,踏月而来,救走了我和陆家后人陆朴,却又将我丢在徽州境内,带着陆朴不知去向。怎么,她也在江都吗?”

    在战场上杀伐果决的张无病竟是有些犹豫不决,自言自语道:“她,应该是在江都吧,当年渡江定鼎一战,各路高人纷至沓来,死伤惨烈。”

    “武祖皇帝萧烈开窍千余对战手持诛仙的上官仙尘,最后力竭而亡,紧接着上官仙尘在硬扛下九重雷劫之后,又以剑三十五抗衡先帝裹挟天下大势的天子剑,同样是力竭而亡。白莲教副教主徐鸿儒死于微尘大真人之手,青尘不敌天尘大真人负伤而逃,就连当年境界之高仅次于上官仙尘的白莲教教主傅尘,也在此役中身陨。”

    “那时候,你师父公孙仲谋也好,如今的道门掌教秋叶也罢,都没有太多插手的余地,我和她更是如此,所以我也不知道她日后的下落,只知道她还活着,继承了白莲教的衣钵,平日里行踪隐密,甚少有人知晓。”

    徐北游问道:“如果我师母也不知道呢?”

    张无病摇头道:“张雪瑶一定知道,早在大郑神宗年间,她们两人就已经相识相交,也算是闺中密友,而且两人这些年来的处境相似,一人是剑宗余孽,一人是白莲教余孽,同是天涯沦落人,没有道理老死不相往来。”

    徐北游犹豫了一下,低声问道:“我听说这位白莲教教主当年跟萧皇有些不明不白的纠葛,不知有句话当不当问?”

    张无病似乎早有预料,轻声说道:“你别问我和她是什么关系,我只想在去西北落地生根之前见她一面,一面而已。”

    徐北游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轻轻点头,“我知道了。”

    ——

    自从去年冬天之后,位于江都城外的东湖别院就挂上了白色的绸子幔帐,白色的灯笼,白底黑字的对联。

    不少从这儿路过的踏青游子纷纷猜测,瞧这满府上下尽缟素的排场,多半是这家里的老爷没了,可也不见这府上的少爷出来主事,最多是偶尔看见几个老仆丫鬟,难道府里只剩下个老夫人了?

    承平二十一年的春雨时节,一场淅淅沥沥的牛毛细雨又是不期而至,白色的细密雨丝笼罩着东湖和湖畔的别院,无数雨点落下后溅起一层白色的水雾,连接成片,最终天地之间只剩下一片白雾茫茫。

    在白雾中,房顶上的黑瓦格外鲜亮,于雨雾朦胧中若隐若现,瓦片上的雨水汇聚成细细水流,沿着屋檐挂角而下,垂下一条条银亮的细线。

    好似画中人的一袭白衣,撑着白色的油纸伞,在这白色的雨雾中,走进了满是缟素的东湖别院。

    一名同样身着白衣的女子亲自迎接了她,不过两人的白衣终究还是有些区别。撑伞之人的白衣是洁如白云,亮若白日,外面笼罩了一层轻纱,如梦似幻。别院主人的白衣却是素白到了极点的丧服。

    两名女子携手来到后府的琉璃阁中,温了一壶热茶,就着阁外的细细春雨,说起女子之间的私密话。

    两人几乎年年如此。

    白衣女子双手捧茶杯,轻吹袅袅雾气,“当年萧煜和杜明师带人冲进这里,将我们两人擒住。几十年过去了,萧煜和杜明师俱已作古,反倒是你我二人还在这世上,实乃幸事。”

    丧服女子轻声道:“不管是皇亲国戚,还是平常人家,总是当家的男人先走,只剩下一个女人孤零零地在这世上。”

    白衣女子轻啜一口热茶,平淡道:“正因为如此,你我二人才能当家作主,若是那些男人还在世上,哪里轮得到我们。那孩子已经快要到江南了,你打算怎么办?”

    丧服女子望向外面的雨幕,“我和仲谋没有孩子,这孩子既然是仲谋的嫡传弟子,那么我就把他看作是自己的孩子,将仲谋留下的家业交到他的手上。”

    正在喝茶的白衣女子眉头微蹙,“想清楚了?这么多年来你一直跟公孙仲谋互不相让,现在怎么又让步了?”

    张雪瑶收回视线,挥手扑散眼前雾气,轻声道:“争,也要看跟谁争,我这个做长辈的怎么好意思跟一个孩子争。而且你也别总说我,你这么大年纪了,还不是牢牢抓着白莲教不放?这次又把那个陆家的孩子救了回来,简直跟公孙仲谋一个德行,在这点上我们都比不过林银屏,偌大的一国权柄,说放手就放手,不做那权倾朝野的垂帘太后,却跟着萧煜一起进了梅山皇陵,也难怪萧煜当初选了她做皇后。”

    女人之间的话语总是免不得了绵里藏针,这一来一回之间,唐圣月略输一筹,不过她也没想着现在就扳回一城,毕竟来日方长,转而说道:“说正事,算算时日江南都督的位子马上就要换人,不过秦穆绵也快从后建回来了,咱们三个议定几个人选,还是让她出面去跟萧玄谈一谈?”

    张雪瑶点点头。

    世人不知,江都真正的幕后掌权人,不是什么江南道门主事,也不是镇魔殿南方鬼帝,更不是地方三司衙门,而是三个风华绝代的女人。

    秦穆绵、唐圣月、张雪瑶。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