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剑宗阴阳两剑气
    夜色下的层层密林中,杀机四伏。

    众暗卫在一块林间空地暂时休憩,暗卫统领有些难以置信的无力感,按时间来算这小子也该伤势发作了,却不见他有半点力竭的迹象,反倒是根据沿途遗留血迹的新鲜程度来看,双方的距离还在不断拉大,若是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即便有沿途留下的血迹,追丢也是早晚的事情。

    一名年纪比较大的暗卫坐在地上微微喘息着,脸色有些苍白难看,缓缓道:“统领,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路?中了两道灭神箭还能活蹦乱跳,依我看这里头有古怪,咱们还是得小心点,可别最后关头在阴沟里翻了船。”

    暗卫统领捏着自己的半截断刀,两指在刀锋断口上轻轻抹过,脸色凝重道:“老赵,你经手的案子比我多,依你看这小子是什么来路?不妨说一说,大家也好心里有个底。”

    被叫做“老赵”的暗卫想了想,说道:“看气机运行应该是道门中人,用剑却又是像剑宗的手段,不过道门中也有剑三十六的残谱,用剑这一点倒也说得过去。”

    暗卫统领放下手中的半截断刀,面无表情道:“老赵你觉得他是道门中人?”

    老赵犹豫了一下,点头道:“**不离十。”

    暗卫统领皱了皱眉头,不动声色问道:“我们还剩下多少灭神箭?”

    灭神箭造价不菲,所以即便是端木玉的亲卫也不能配备太多,一名娃娃脸的年轻暗卫统计了一下,回答道:“回禀统领,还有八等灭神箭四支,九等灭神箭十二支。”

    暗卫统领在心底计算了一下,说道:“还够一轮齐射,我们灭神箭用完之后,不管得手与否,立刻收手回去向公子复命,届时如果公子问责起来,一切由我承担。”

    老赵忽然说道:“统领,依我之见,咱们再这么追下去未必能追到那小子,就算有灭神箭也派不上用场,说不得要用点心思才行。”

    暗卫统领脸色一凝,问道:“你的意思是设伏?”

    老赵用自己的刀鞘在地上点了点,道:“单单是设伏还不够,要有一个人做饵。”

    暗卫统领略微沉吟后,抬起头环顾四周,所有人都静默不语。

    依照先前那人的境界修为来看,谁去做这个饵,绝对是九死一生。

    老赵站起来拍打了下身上的尘土,将刀鞘挂回腰上,笑道:“都是年轻人,日后的路还长,前途无量。我这个糟老头子是黄土埋半截的人了,就让我来做这个饵吧。”

    暗卫统领欲言又止。

    老赵平淡道:“依照咱们公子那个性子,真要空手而归,你能讨到好去?再者说了,你们只要动作麻利点,那小子也未必能要了我的老命。”

    暗卫统领眼神渐渐坚定起来,沉声道:“那就赌一把。”

    此时的徐北游已经到了接近崩溃的边缘,灭神箭的气机深入内腑,皮肤下的黑气已经蔓延至胸口,他如何也没想到,一次好奇之下的夜探,竟然将他逼入了生死境地,难怪老辈人总是交代年轻人不要轻易招惹是非。

    今天的“是非”,可不就是徐北游自己招惹上身的。

    徐北游盘坐在一颗粗壮大树的枝桠上,不再运转龙虎丹道,转而孤注一掷地运行由剑三十六修炼出的庚金剑气,如果将徐北游整个人比作一国一地,那么这些灭神箭的气机便是外来入侵的敌军,如果说先前运行龙虎丹道调和自身是安抚妥协,有些被温水煮青蛙的意思,那么运转庚金剑气便是正面镇压,不成功则成仁。

    庚金剑气是为剑宗的基础法门,由剑三十六衍生而来,修炼到鬼仙境界后,可转变为四九白金剑气,到那时只凭剑气即可摧金断玉,锋锐难当,堪称是阳刚极致,与阴柔莫测的无生剑气并列为剑宗最有名的两大剑气法门。

    当年的公孙仲谋和张雪瑶二人初出茅庐,便是公孙仲谋手执阴剑玄冥,擅长四九白金剑气,张雪瑶手持阳剑白虹,精通无生剑气,双剑合璧,所向披靡。道门掌教秋叶一生为数不多的败绩中,就有两人双剑合璧留下的一笔。

    徐北游作为公孙仲谋的嫡传弟子,自然走得是四九白金剑气的路子,无生剑气虽有涉及,但终究不是主干,只能算是枝叶,修炼四九白金剑气,就要有雄厚的庚金剑气做底子,如今徐北游有近乎鬼仙境界的修为,体内庚金剑气更是已经达到极致,只差一步就能蜕变为四九白金剑气。

    此番用庚金剑气直接镇压的效果显著,灭神箭的气机维持在胸口附近不再蔓延,不过过刚易折,此时镇压的越是厉害,日后的反扑就越发难以抵挡,而且剑气主杀伐,强行在体内运转剑气,对于自身体魄的压迫也越发沉重。

    一炷香的功夫后,徐北游长舒一口气,重新睁开眼睛,脸色好了许多。

    既然暂时压制下了灭神箭的阴毒气机,那么伤口也开始慢慢愈合,徐北游蹲在树上,将自己的伤口简单包扎,他要在下一次伤势发作之前,将这些暗卫斩杀殆尽。

    不过这一次不是正面硬拼,而是钝刀子割肉。

    天机弩和灭神箭虽然厉害,但后几等的天机弩和灭神箭并不能锁定气机,如果无法形成齐射之势,对徐北游的威胁并不算大。杜家的鬼仙高手之所以会死在第九等灭神箭之下,主要还是因为从正面硬抗上百道灭神箭,如果射不中人,任凭灭神箭如何厉害阴毒,也是无用。

    徐北游等到自己的伤口止血之后,又向后折返一段路程,藏身在一棵大树上,静静等着暗卫循着血迹追踪而来。

    大约过了小半柱香的功夫,暗卫们如期而至。

    徐北游没有着急动手,待到前面的大队人都过去之后,走在最后的一名年老暗卫映入了徐北游的视线,他看起来似乎有些行动不便,吊在队伍的尾巴上,走走停停。

    徐北游皱了皱眉头。

    就在他要出手的那一刻,一只手按在他的手腕,将他几乎透体而出的剑气重新平复下去。

    徐北游猛地转头,然后看到一颗已经长满青青发茬的光头。

    “张无病。”徐北游压低了声音。

    张无病轻声道:“不要出手,是个陷阱,我现在还不想现身,别招惹麻烦。”

    徐北游从善如流,点了点头,然后问道:“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张无病指了指他手中的却邪剑,“这把剑是我送给你的,当时我们做了笔买卖,为了防止你赖账,我做了点小手脚,只要你以修为催动却邪剑,我就能大致知道你的所在范围。”

    徐北游苦笑。

    萧知南送的玉佩如此,张无病送的剑也是如此,不知其他东西有没有这方面的隐忧。

    张无病似乎是看破了他心中所想,平静道:“若是你自己收下的东西,就要好好思量一下,如果是公孙仲谋转交给你的,那就无甚大碍。”

    徐北游回忆了一下,除了却邪和玉佩,其余诸如印章等物件都是公孙仲谋转交给他的,不由轻轻松了口气。

    张无病瞧了他几眼,道:“你现在体内气机紊乱,应该是暗卫府灭神箭的手笔,灭神箭乃是先帝在位时下令锻造,由剑宗叛宗长老萧慎和天机阁阁主蓝玉两人亲自主持,针对道门气机运转,又加入了剑宗的手段,阴毒无比,你现在用庚金剑气不计后果地强行压制,真想让自己的根基修为毁于一旦,从此变成一个百病缠身的废人?”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