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说少主林中追逃
    暗卫倾巢而出之后,月瓶退回到端木身旁,神情凝重道:“此人实力已经近乎鬼仙境界,而且手中之剑很是厉害,摧金断玉不过等闲,冰蚕丝也困他不住。”

    端木玉不以为意地笑道:“刚才那人是我的旧相识,我本以为他已经死在碧游岛,后来却听闻镇魔殿正在四下缉捕他,这才知道他竟是没有死,最近镇魔殿弄出那么大的阵仗都没能捉住他,你不是他的对手也不奇怪。”

    美艳道姑压低了声音问道:“公子,这人是谁?”

    端木玉笑中带了微微寒意,轻声道:“他叫徐北游,算是剑宗的正牌少主。我去年陪公主殿下去丹霞寨时曾与他有过一面之缘,不过当时并不知道他的身份,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公主殿下肯屈尊降贵地与他说话,应该是已经对他的身份生疑,而我却是一门心思放在公主的身上,没怎么留意这个年轻人,实在是大大的不该。”

    端木玉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有传闻说公孙仲谋在死前将宗主之位传给了他,不过他资历太浅不足以服众,于是从西北远赴江南,意图寻求剑宗元老张雪瑶的支持,镇魔殿在一路上布下了天罗地网,仍是被他走到了江南,从这一点上来说,的确不简单呐。”

    月瓶恍然,“原来是他,早就听闻镇魔殿高人驾临江都,先前还不明所以,今日听公子如此说来才知道前因后果。”

    端木玉冷笑道:“镇魔殿之所以下这么大的力气追捕徐北游,不是怕他成了气候,毕竟道门有这个底气,说白了还是要急于追回仙剑诛仙,掌教真人已经神坐拥两大至宝,若是能再补全这最后一件至宝,三宝在身,就是天上神仙下凡也奈何不得,到那时我朝廷也好,还是蛰伏已久的佛门、玄教也罢,都要在道门面前低头。”

    初闻此事的月瓶脸上有遮掩不住的惊讶神情。

    端木玉伸手搂住她,笑道:“不说这些了,先帮本公子散气才是正事。”

    月瓶重新恢复方才的娇媚之色,顺势依偎在端木玉的怀里,酥酥软软地嗯了一声。

    另一边,徐北游再次用出剑七一剑,身形一掠再掠,片刻之间已经是离开道观范围,进入漆黑的密林之中,在他身后则是好似魑魅魍魉一般的众多暗卫寻踪而至,如附骨之疽,阴魂不散。

    暗卫府传承庞杂,精通各种旁门左道,尤其擅长追踪之术,端木玉这次带来的暗卫中,就有人擅长以气味寻踪的秘术,对于气味的嗅觉甚至还要强于草原上的野狼,恰好又是在人迹罕至的密林中,没有其他人的气味干扰,任凭徐北游如何奔逃,也甩不脱这些暗卫。

    领头的暗卫手中持有绣春刀,率领十余名暗卫呈扇面阵型从正面追击,另外二十余名暗卫则是兵分两路,从两翼铺展开来,让徐北游没有转向或是回头的余地,只能一路前奔。

    大半个时辰之后,暗卫们冲出密林,一阵冰凉的水汽扑面而来,彻底遮挡了徐北游留下的气味。

    在众人面前,出现了一条奔腾的河流,这条河流将这片密林一分为二,徐北游留下的踪迹也到此为止。

    为首的暗卫统领挥了挥手,一名暗卫越过河流来到河岸对面,开始弯腰查看地面蛛丝马迹,片刻后那名暗卫又重新跃回到河岸这边,摇头道:“没有任何痕迹。”

    那名擅长以气味追踪的暗卫道:“那人八成是跳入河中遁走,这样既可以隐藏身形,又可以不留半点痕迹。”

    性情阴沉的暗卫统领点了点头,“想不到这小子有点道行,那就沿河追踪,不可有丝毫马虎大意,若是放跑了此人,少主那边说不过去。”

    所有暗卫均是沉声应诺。

    徐北游的确是跳入河中逃走的,先前他以剑七逃遁,短短一炷香时间里就与身后的暗卫拉开近百丈的距离,可即便如此也甩脱不了身后的暗卫,他不是愚笨之人,心知这些暗卫绝对没有地仙高人寻气追踪的本领,多半是自己有细微痕迹留下,所以见到这条河流之后,不顾河水冰冷,直接跃入其中顺流而下,不再给暗卫留下线索。

    不过河水流速有限,比不得暗卫的脚力,顺流而下也不是长久之计,关键还是要除掉那个擅长追踪之术的人。

    没多久,暗卫众人就已经追了上来,一名瘦小暗卫忽然停下脚步,鼻翼微动地嗅了嗅,皱眉道:“这里似乎出现过他的气味。”

    其他暗卫也随之停下脚步,为首的暗卫统领微微一怔,然后脸色骤变道:“小心,那人就藏在这儿!”

    话音未落,一块草皮泥土爆裂开来,剑光一闪,那名瘦小暗卫的头颅已经是高高飞起,脸上尤带着震惊骇然的表情,双目圆睁。

    暗卫统领见到这一幕,勃然大怒,手中绣春刀带出一声嗡鸣颤响,狠狠斩向一身泥泞的徐北游。

    徐北游左手中握有剑身狭长的却邪,挡下绣春刀,接着右手中的天岚回防,双剑并出,逼的同样是一品境界的暗卫统领不得不向后退去。

    徐北游与人较技斗剑,最是喜欢得势不饶人,不拘泥于剑式招数,身形顺道一转,以双剑用出剑十,两剑一滚。

    剑气暴涨。

    本就是一直藏拙的徐北游借着剑十滚剑之势,气势上已经直逼鬼仙境界,让暗卫统领大为惊骇,躲无可躲之下,只能硬着头皮以手中绣春刀硬抗。

    一声激烈的金石声响,绣春刀断为两截,暗卫统领握刀的右手鲜血淋漓。

    也就在此时,周围暗卫已经举起随身携带的弩机,黯淡的弩箭在夜色下没有半点光芒,漆黑的吓人。

    这两样东西可不是普通军伍的弩箭,而是暗卫府专用的天机弩和灭神箭,比起羊师何灭去神都杜家时所用的第九等灭神箭,这次端木玉亲卫们所携带的灭神箭是更胜一筹的第八等,虽然不能像第九等那般大规模使用,但在小规模战斗中却更为阴险狠毒。

    伴随着几乎轻不可闻的弩机声响,弩箭激射。

    灭神箭无声无息,在夜色下更是难以察觉。

    徐北游不敢有丝毫大意,顾不得什么仪态,就地一连串的翻滚,堪堪躲过第一波弩箭。

    弩箭尽数没入地面,没有激起半点声响,好似铁钎插豆腐。

    第二波弩箭紧随而至,直射徐北游的周身要害。

    徐北游挥剑挡开两箭,剑刃颤抖不止,虎口更是被震得发麻,同时身体后仰倒向地面,以气机推动身形向后飞速滑动。

    一连串的弩箭失之毫厘地与徐北游擦肩而过。

    不过仍是有一只漏网之鱼射中了徐北游大腿,一股阴毒气机沿着伤口进入徐北游的体内。

    “去死!”伤了一手的暗卫统领狞笑一声,单手持着明显大一号的天机弩,扣动扳机射出最后一箭。

    直射徐北游的眉心。

    千钧一发之际,已经躲无可躲的徐北游只能是勉强倾斜头颅,弩箭擦着他的脸颊射过,钉入他背后的剑匣上,尾羽仍是颤动不休。

    徐北游的半张面孔瞬间鲜血淋漓。

    徐北游只觉得眼前一片血红,手指抚过脸上血痕,反手握住那根灭神箭,运转全身气机,狠狠回掷出去。

    一名持弩暗卫躲闪不及,直接被这一箭贯穿眉心。

    暗卫统领狠狠握拳。

    徐北游哈哈大笑,再次用出剑七,身形掠过河流,往对岸的密林狂奔而去,“好一个暗卫府,今日之仇,来日必当报之!”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