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富贵荣华五石散
    道门豪富,远胜天下所有世家高阀,用富可敌国四字形容,没有半分夸大虚言。传闻玄都之上,白玉铺地,金银为饰,青玉做柱,琉璃做瓦,更有仙禽灵兽行于期间,各种奇花异草争奇斗艳,更别提有诸多妙用的法器宝物,云雾渺渺之间,当真是仙家胜景,甚至更胜于帝都皇宫。

    此等手笔,没钱无疑是不行的,道门传承数千年,家大业大,若是不食人间烟火决计不能维持天上玄都的风光,自然有其积累财富赚取银钱的手段,这五石散就是其中之一。

    五石散出自道门药师殿,本是不入流的药剂,无意中流传到俗世后,却被名士大为推崇,盖因此药服食之后可有滋阳之功效,又令人周身肌肤敏感,亢奋狂躁,浑身燥热,需要疾走出汗来发挥药效,故而才有穿旧衣、捉虱子、寒冬腊月寒食温酒,脱衣裸袒、甚至是狂言妄语的所谓名士风范。

    道门见此情景后,开始大量炼制五石散,同时极力打压其他敢于私自制作五石散之人,其中不乏龌龊血腥之手段,历经数十年终将此药变为自家之独有,大发横财。

    位于绝顶之上的掌教真人和列位大真人当然不会去操心这些事,更不会亲自去做这些事,以免污了自身清名和福德,但巍巍道门,三万门徒,自然有的是人去做。

    徐北游的心慢慢沉了下去,富贵云集的道观,倚门卖笑的道姑,还有这独属于道门的五石散,怎么瞧都是道门中人的手笔,寻常权贵谁敢顶着道门的名号做这等事情?

    公孙仲谋很早前就曾经对他说起过,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道门家大业大,门徒众多,其中必然是鱼龙混杂,清心寡欲有之,利欲熏心者亦有之,一心修道者有之,追逐名利者亦有之,慈悲度世者有之,泯灭人性者亦有之,看待道门,绝不能用一两人之善恶去定道门之善恶,毕竟道门存世数千年,自有其存在的道理,如果因为剑宗和道门两家有仇怨,就刻意贬低抹黑道门,此举只能是自欺欺人而已。

    徐北游接着望去,只见那富贵公子在几名道姑的服侍下,除去外面的衣物后,从那名美艳道姑的手中接过五石散,开始服饵用药。

    美艳道姑娇滴滴道:“这次的五石散是用东南溶洞的天然石钟乳、西北的上等紫石英、天璇峰的赤石脂,再加上一些道门秘药,由药师殿真人亲自炼制,非同一般,服饵之后不用吃冰散气,静卧也可。”

    那富贵公子哦了一声,笑道:“服五石散不用吃冰散气,这倒是新鲜。”

    趴伏在屋顶上的徐北游皱了皱眉头,这富贵公子的声音,怎么感觉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听到过。

    五石散副作用极大,服饵时的禁忌讲究更是繁琐,服用之后不可静卧,需要吃冰寒食、脱衣饮温酒,行走散气,此举又称行散,当然用房事替代也可,只要出汗即可,又因五石散本就有滋阳之效用,故而许多名士甚是喜欢在房事之前服用五石散。

    不多时那富贵公子服饵完毕,语气中透着一股舒泰道:“确实不错。”

    美艳道姑笑吟吟地吩咐道:“几位姐妹还不快快服侍公子散气。”

    五名道姑纷纷起身开始宽衣解带,一时间满屋皆春,玉肉横陈。

    富贵公子则是四肢伸张地躺倒在大床上,任由几名道姑施为,笑道:“月瓶,本公子可是想你的小嘴许久了。”

    美艳道姑神态妩媚地款款行至富贵公子面前,眼神中带着几分恰到好处的欲迎还拒,看了男子一眼后,缓缓跪坐下去,低头颔首。

    徐北游此时没有半点被这旖旎气氛所感染,脸色凝重,因为就在刚才这位富贵公子躺倒的时候,徐北游终于可以看清他的脸庞,还真是个熟人,正是那个曾经在西北塞外搅弄风雨的暗卫府贵公子端木玉。

    先前萧元婴的话语中透露过,当下最有可能成为驸马的人选就是端木玉,既然公主殿下萧知南来了江南,那么端木玉紧随而至也在情理之中。

    若只是端木玉孤身一人,徐北游还真有点意动,如果借机除掉此人,也是一举两得事情,即可以了清宿怨,又能少一个碍事的绊脚石,可他毕竟是暗卫府掌印都督的儿子,虽说暗卫府内部派系林立,既有三大都督三足鼎立,又有谢苏卿这样的地方实力派,还有平安先生张百岁这位提督巨宦冷眼旁观,但不管怎么说,端木睿晟这位掌印都督还是名义上的暗卫府之主,堂堂正一品大员,位极人臣,调动大批暗卫给自己儿子护驾不过是轻而易举之事,而端木玉本身也有一品境界的修为,徐北游想要杀掉他后再全身而退,没有人仙境界,根本是想也不用想。

    过了大约小半柱香的功夫,随着端木玉的一声长长叹息,名叫月瓶的美艳道姑重新抬起头来,含混道:“公子,可是舒服了?”

    端木玉闭着双眼,缓缓道:“还是月瓶你最会服侍人。”

    道姑微微抬头,将口中之物咽了下去,却是无意间朝头顶看了一眼,刚好与正在偷瞧的徐北游目光对视。

    徐北游心知不妙,猛地一个后仰,身形从屋顶上翻下,就要退去。

    没想到这道姑打扮的女子却是深藏不漏,只是微微一愣后就从房内飞身而出,出手便如惊雷乍起,这双纤纤素手,既可以服侍男人,也能杀得男人!只见有道道白色细线从她指尖飞出,笔直地刺向徐北游周身大穴。

    这些细线乃是以精金与冰蚕丝炼制而成,比之寻常刀锋还要锋利数倍,若是被缠绕在脖子上,除非有人仙境界的修为,否则便是人头落地的下场,

    徐北游不敢有丝毫大意,天岚瞬间出鞘在手,以剑二起手运剑。

    这次南下之行,徐北游一直在钻研剑三十六,又有几场生死相搏,将前十年打下的老底子彻底融会贯通,单以剑术而言已经是炉火纯青,天岚以一种玄奥轨迹不断画圆,大圆之中有小圆,圆圆相套,将这些细线一一挡下,两者碰撞出一声声激烈声响,摩擦出一连串火花四溅。

    月瓶双手一错,无数细线向后收回继而交织成网,朝着徐北游当头覆盖下来。

    徐北游以剑二变为剑三,剑势成网,以攻对攻。

    剑宗十二剑中,以天岚最是锋锐难当,剑锋与细丝多次碰撞之下,即便这些细丝非是凡品,也纷纷崩断,原本密不透风的大网出现一口极大的豁口,被徐北游轻而易举地脱困而出。

    徐北游深知想要脱身,一味严防死守决然不成,于是不退反进地向前踏出一步,以剑十开始滚剑,初始不觉如何,片刻后就可见峥嵘,院中顿时剑气激荡,大有得势不让人之势。

    徐北游曾以此剑硬撼鬼仙境界的牛头马面,月瓶不过是一品境界,而且手中银丝细线已经残缺不全,自然不敢硬接,脚尖一点,身形向后退去。

    她这一退正在徐北游的意料之中,没有追击,而是借着滚剑之势直接撞开小院墙壁,将守在墙外的那名暗卫甲士刺穿,毫不犹豫地开始亡命狂奔。

    也就在这个空当,端木玉已经披衣出来,脸色阴沉,在灯笼光芒的映照下显得明暗不定。

    片刻后,院落内外周围出现了无数身穿黑色锦袍的暗卫,神情肃穆,没有发出一丝一毫的声响。所有人单膝跪地,低垂着头,等待少主的命令。

    端木玉冷冷开口吩咐道:“带人追上去,最好留个活口,带回来我要亲自审问。”

    领头暗卫沉声应诺,然后起身徐徐向后退去,接着所有的暗卫如同阴影一般四散融入到这夜色之中。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