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谈笑杀人得太平
    一位稀客,也是贵客,拜访了江左谢家的山庄别院,身为主人的谢家家主谢苏卿并不在此地,故而一位客居于此地的女子代为接待。

    当她瞧见那位白眉白发的老人后,脸上露出一抹动人笑意,快步上前,带着三分亲昵,又有三分尊敬,轻轻喊了一声张伯伯。

    老人望向女子,常年面无表情的脸上竟是破天荒地有了笑意,“公主殿下,真是有些时日没见了。”

    在外人看来,这两人就像是一对寻常的千金小姐和老仆,实在无法与堂堂的大齐公主殿下和司礼监掌印内相联系起来。

    两人进了山庄,没让侍女仆役随行,沿着一条两旁种满桃树的鹅软石缓步慢行,没有权贵人家的繁琐礼仪,只有顺其自然的云淡风轻。

    萧知南随手折了一束桃花枝,拿在手中,问道:“张伯伯久不出帝都,这次来江南是奉了父皇的旨意吗?”

    张百岁轻声道:“回公主殿下的话,老奴此番前来正是奉了陛下的旨意请公主殿下回宫。”

    萧知南并不觉得意外,笑道:“让我回家哪用张伯伯亲自出马,父皇下一道旨意就行,想来张伯伯身上另有使命,不知能否也让我知晓?”

    张百岁双手大部分都藏在宽大的袖口中,只是露出四指指尖,脸上露出一抹温和笑意,“公主殿下果然聪慧,老奴此来江南,除了要将公主殿下带回宫去,还要彻查有关萨满教和摩轮寺异动之事。”

    萧知南眉头微蹙,“萨满教和摩轮寺同是位于草原大漠,平日里两家因为争夺信徒的缘故,互相看不顺眼,私底下更是多有龌龊,可如今却是联起手来,难道是那位镇北王在幕后推手?”

    张百岁点头道:“殿下说得不错,能让这两家联手,当世唯有冷乾公一人而已。”

    “林寒林冷乾。”萧知南默念了一句,“这位舅公的胆子好大啊。”

    张百岁轻笑一声,“冷乾公的胆子素来很大,当年在西北军中就是以骄横跋扈而闻名,治军更是冷酷无情,动辄屠城灭地,而且依仗着先帝和太后的偏爱,行事不择手段,甚至曾经派遣死士刺杀魏禁和蓝玉。”

    第一次听到此等秘闻的萧知南忍不住咋舌道:“皇爷爷就不管吗?”

    张百岁笑道:“说句大不敬的话,这事还要怪太后娘娘,当年红娘子之乱,导致整个草原王庭的林氏族人死伤惨重,嫡系一脉只有太后娘娘和冷乾公姐弟两人幸存,这女子嫁人之后就是泼出去的水,想要继承香火还是靠男子,所以太后娘娘十分维护这个弟弟,就是先帝也不好多说什么,这才养成了冷乾公日后的跋扈性子。”

    萧知南沉默了一会儿,这才缓缓说道:“如今不比当年,皇祖母已经不在,父皇掌权执政,怕是容不得他像当年那样兴风作浪。”

    张百岁眯起眼,“正因为是先帝和太后都不在了,冷乾公这才肆无忌惮起来,以前种种说到底不过是小打小闹,这次却是要动真格的。殿下不要忘了,草原上有数十万马上控弦之士,如果全力奔袭,只要三天就可兵临中都城下,若非如此,蓝相也不会力排众议重新启用张无病为西北军都督,委实是西北边陲不安,容不得庸人坐镇。”

    萧知南沉思不语。

    不知不觉间,两人已经走到了小径的尽头,这儿是一处被桃林围在中间的圆形空地,大约有半亩之大,全部用鹅卵石铺就,四周还有另外七条小径通往别处。如果从上空俯瞰,就会发现这处圆形空地其实是一个八卦太极的样式,堪称是独具匠心。

    萧知南道:“即便如此,以我大齐之强盛,也算不得什么。”

    张百岁指了指脚下太极形状的地面,说道:“一个镇北王林寒的确算不上心腹大患,但是如果再加上一个道门,那就让人不得不防了。”

    萧知南脸色有些凝重,道:“道门这些年愈发自大狂妄,盖因当年太祖皇帝登顶天下时多有倚重道门之处,故而道门中不乏有人认为,道门既然可以扶我萧氏上位,自然也可把我萧氏从这个位置上拉下来。”

    萧知南的语气微微发冷,“真当这个天下是他们施舍给我们的。”

    张百岁平淡道:“不过是些井底之蛙的愚见,殿下不必为此恼怒,不过话又说回来,道门的确不可小觑,从春秋列国到大秦祖龙,再到大郑,多少个王朝都亡了,道门仍是巍然不倒,其中过人之处可见一斑。“

    萧知南问道:“张伯伯打算怎么做?”

    张百岁略微感慨道:“想要推翻道门,无异于痴人说梦,纵观历朝历代,都不过是勉强压制道门而已。先帝立国,道门出力甚多,先帝投桃报李,推崇道门,故而道门一改大郑朝时的颓势,有了今日执天下修士之牛耳的气象。时至今日,道门渐有尾大不掉之势,这颗苦果是我们大齐种下的,那么也得我们自己去咽,所以陛下又不得不回到历朝历代打压道门的老路上。”

    说到这里,张百岁略微停顿,叹息道:“撇开儒门不说,朝廷手中的两大宗门,本是以天机阁为主,暗卫府为辅,只是自从陛下登基以后,便开始倾向于暗卫府,这里面纵然有老奴提督暗卫府和蓝相爷执掌天机阁的缘故,但更深层次的原因还是因为道门,有当年的香火情分,朝廷和道门在短时间内都不会在明面上撕破脸皮,所以这暗地里的交手就尤为重要。”

    萧知南接口笑道:“道门有镇魔殿,那么我们朝廷就要有暗卫府,镇魔殿高人无数,那么暗卫府便以数量取胜,总得来说还是五五之数。”

    张百岁摇头道:“真要撕破面皮,镇魔殿未必是暗卫府的高手,因为镇魔殿的大执事死一个就少一个,总有死绝的时候。而我们暗卫府却是穷究一国之力,无论如何也是杀不完的,道门真正让朝廷忌惮的地方,是他们那一位位于当世之巅的掌教真人和三十余位大真人,足以改天换日,所以陛下才要收服剑宗,安抚玄教,拉拢佛门,用修行界余下的半壁江山来抗衡道门这个半壁江山。”

    萧知南叹息道:“公孙仲谋已经死了,道门掌教的这手杀鸡儆猴,让父皇先输一筹。”

    “刚才公主殿下问老奴打算怎么做。”张百岁缓缓说道:“那么老奴可以告诉殿下,老奴现在要借着此事,一下子斩断道门和草原伸出来的这只手,为陛下扳回一筹。”

    张百岁伸出一手,轻声道:“无规矩不成方圆,朝廷和道门有许多不成文的规矩,这次道门敢与草原那边眉来眼去,便是坏了规矩,那么老奴亲自出手将这些坏了规矩的人抹去,就是秋叶也说不出什么来。“

    语气平淡如水,甚至还带着几分习惯性的毕恭毕敬,可话语的内容却是让萧知南这个见惯了大世面的公主殿下都有些震惊。

    那可是数位地仙高人啊,说杀就杀?

    不愧是天机榜上排名第四的平安先生。

    杀人得平安。

    张百岁眯起眼睛,声音阴柔无比,“这种脏活,老奴有些年头没做了,这次正好练练手,免得手艺生疏。”

    萧知南稍稍平复自己的心绪,微笑道:“那就预祝张伯伯一石二鸟。”

    张百岁摇了摇头,笑道:“是一箭三雕,老奴若是将这江南地界的乌烟瘴气一扫而空,那么剑宗的小家伙也能平安无事了,殿下你说是不是额外所得?”

    萧知南眼神一亮。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