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众里寻他千百度
    无叶逃走之后,徐北游长舒一口气,有些劫后余生的暗自庆幸,无叶虽然是货真价实的人仙境界,可本身战力却是奇差无比,若不是用五毒剑出其不意地暗算萧元婴得手,恐怕早已被萧元婴打趴下了,而他与徐北游交手时,本身的十成战力更是顶多发挥出五成,也就比镇魔殿的牛头马面稍强一点,对于徐北游的压力远比不了同是人仙境界的平等王。

    徐北游心想难怪道门要专设镇魔殿,而且从各脉弟子中择优选择,说到底还是术业有专攻,有些人天生就不适合与人争斗,强求不来,道门掌教秋叶将无叶放在药师殿而不是镇魔殿,从这一点上来说的确是知人善任。

    “喂!徐北游。”就在这时,从背后传来的一道稚嫩嗓音打断了徐北游的思绪。

    徐北游转过身来,看到萧元婴已经是跌坐在地上,青鸾大袄也变得脏兮兮的,小脸上满是不满,道:“真没眼力劲,还不快扶我一把。”

    徐北游握住她的小手,把她拉起来,问道:“你刚才那拳叫五方帝拳?”

    萧元婴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土,难掩虚弱道:“那是我萧家不传之秘,分青帝拳、白帝拳、赤帝拳、黑帝拳和黄帝拳,我修炼的是黄帝拳,至今还没人练满五拳,传闻说五拳圆满,不输你们剑宗的剑三十六。”

    徐北游笑道:“那好啊,等我学满剑三十六,你也练成了五方帝拳,那时候咱们俩再比试比试,看看究竟是谁厉害。”

    萧元婴不屑道:“就凭你?你还是先到鬼仙境界再说吧,等你练满剑三十六,我说不定都已经打破虚空,飞升登仙了。”

    徐北游一笑置之。

    萧元婴扶着徐北游,轻轻喘息着,脸上浮现出一抹不正常的红晕。

    徐北游盯着萧元婴的小脸,忽然说道:“小元婴,你似乎有点不对劲。”

    萧元婴抬头与他对视一眼,竟是有些慌乱道:“我叫萧元婴,不叫小元婴,你叫这么亲热做什么?我们没这么熟!还有,我哪里不对劲了?”

    徐北游笑道:“我宗剑经有云,面呈晕红之色,四肢乏力,气机凝滞,此乃五毒入体之状,若用修为压制,纵可保住性命,却要短时间内修为全失,你刚才强行出拳,是不是导致五毒入体已经无法动用修为了?”

    萧元婴向后退了一步,颇有些色厉内茬的意味,“徐北游!你想干什么?”

    徐北游笑脸温淳,将自己背着的剑匣取下,立在她的身前,道:“现在你来帮我背着剑匣。”

    萧元婴双手扶住这个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剑匣,沉着小脸道:“徐北游,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大坏蛋,亏我刚才还护着你,你竟敢欺负我,你信不信我一拳把你,把你……”

    “你现在能把我怎么样啊?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徐北游大笑一声,丝毫不把萧元婴的威胁放在眼里。

    萧元婴终究只有九岁而已,没了那一身人仙修为,就是个小姑娘,此时紧紧抿着小嘴,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

    徐北游嘴角翘起,笑道:“小元婴,想哭就哭吧,我绝不笑话你。”

    萧元婴似乎已经认命,不再去抗议什么,嗓音中带出哭腔,“姐姐会帮我报仇的。”

    徐北游背对着她蹲下身去。

    萧元婴哽咽道:“干嘛?“

    徐北游理所当然道:“既然你现在四肢乏力,当然是我背着你走啊,你都这么大了,难道还要让我抱着你走?”

    萧元婴愣了一下,然后用大锦绣袖子擦了擦自己的小脸,狠狠一脚踢在这个坏人的屁股上。

    徐北游故意向前扑出去,显得好生狼狈,从地上爬起来重新蹲好后,轻声道:“不闹了啊,把我的剑匣背上,咱们赶紧走。”

    萧元婴撇了撇嘴,先把剑匣背起,然后轻轻趴到徐北游的背上。

    她整个人稳稳地挂在徐北游的身上,双手紧紧环住他的脖子,这家伙竟然敢吓唬作弄她,是可忍孰不可忍,勒死他才好呢。

    徐北游微微侧头,说道:“走了啊,别把我的剑匣丢了,那是我全部家当。”

    萧元婴轻哼了一声,不过还是点头表示自己知道。

    这会儿已经是夕阳西下,一大一小就这么沿着山涧向外走去,影子拖得老长。

    徐北游轻声道:“小元婴,小孩子都贪玩,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知道,不过那也是最无忧无虑的年岁,你说你小小年纪,这么拼命修炼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萧元婴轻咬着嘴唇,没有回答。

    徐北游也不在意,笑着转了个话题道:“你好重啊,长大了肯定是五大三粗的,没人娶你。”

    萧元婴终于舍得松开徐北游的脖子,狠狠拍了下这个大坏蛋的脑袋,恨恨道:“你才五大三粗呢,别人都说我长得像姐姐。”

    徐北游哈哈大笑道:“像你姐姐好,长大之后风华绝代,到时候肯定能迷倒一帮青年才俊,整天围在你身边,给你献殷勤,变着法子讨你高兴,多好。”

    萧元婴撇了撇嘴,“才不好呢,像群苍蝇似的,赶都赶不走,烦人。”

    徐北游笑了笑,没说话。

    两人陷入沉默,过了一会儿,小姑娘在背上轻轻蹬了他一脚。

    徐北游头也不回地问道:“干嘛?”

    小姑娘轻声问道:“徐北游,你说实话,你是不是想要娶我姐姐?”

    徐北游愣了一下,笑着反问道:“你姐姐那么个倾城倾国的大美人,谁不想娶?”

    小姑娘又问道:“那你喜欢她吗?”

    徐北游这次却是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缓缓说道:“我们两人只是见过一面而已,谈不上喜欢不喜欢的,再者说了,你个连胸脯都一马平川的小丫头懂什么叫喜欢。”

    萧元婴轻哼道:“你别管我懂不懂,我知道你不喜欢她,觉得她太聪明,所以在心底处处防着她,先前你要不是打不过我,才不会跟我走,对不对?其实你跟端木玉一样,要么是贪图她的美色,要么就因为她是大齐公主,而且口是心非,表里不一,这边说想要娶她,那边还跟别的女子纠缠不清,说白了都是一丘之貉。”

    徐北游这次沉默的时间更长,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公主殿下冰雪聪明,自然能明辨真伪,而且还有陛下和皇后娘娘照看,绝对不会轻易被我们这些人骗了。”

    萧元婴闷闷道:“可是父皇要把她嫁出去了,目前而言最合适的人选就是端木玉那家伙,一想到姐姐要嫁给他,我就觉得恶心,恨不得一拳把姓端木的小子给打死。”

    徐北游的脚步微微一顿。

    萧元婴接着说道:“姐姐嫁人之后,就再也不能到处走了,整天被困在一座华贵宅子里,就像笼子里的鸟。徐北游,你刚才不是问我为什么要拼命修炼吗,那我告诉你,我就是因为不想在以后变成笼中鸟,所以才要拼命修炼,只有踏足地仙境界,父皇才不会管我。”

    徐北游道:“你们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多少人吃不饱饭穿不暖衣,想要这么个笼子还要不到呢。”

    萧元婴道:“吃饭穿衣,全凭个人本事,姐姐如果不是女儿身,她凭自己的本事也是天下大可去得,何必羡慕这样的富贵?”

    徐北游叹息一声,“好了,不说这个,元婴你会不会歌谣什么的,给我唱首听听?”

    萧元婴一本正经道:“只有教坊司才教唱曲,本郡主不学这个。”

    徐北游轻咳了一声,接着问道:“那诗词呢?”

    萧元婴想了想,道:“这个我倒是会一些。”

    徐北游轻声道:“那你就给我背一个你最喜欢的吧。”

    兴许是方才的并肩作战战和一番对话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小丫头没有拒绝,稚嫩的嗓音中透露出一股子无奈的沧桑。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