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一剑一拳够不够
    一道银光自无叶的右眼激射而出。

    银光映入徐北游的眼中,他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眼前一切都变得模糊起来,脑子里也是昏昏沉沉的,整个人茫然若失,飘飘然如坠云里雾里。

    金银玄瞳,金瞳可破妄伤人神魂,银瞳可摄魂绝人心智,各有妙用。方才无叶的金瞳被萧元婴的拳意破去,可银瞳却是安然无事,此时对徐北游用出,凭借他比徐北游高出不止一筹的境界修为,自然无往不利。

    只见徐北游的双眼中升起一抹晦暗银色,与那些女子傀妖的银色双瞳一般无二。

    无叶没有急着趁此时机痛下杀手,而是十指连弹,将分散在四周的傀妖重新聚集起来,包括那些伤于徐北游剑下的傀妖也是如此,除去被萧元婴先后毁掉的五只,刚好剩下十三只。

    无叶被这些傀妖簇拥其中,脸上浮现起一抹带着些许病态的畅快笑意,“剑宗少主,你该死了,你这一死可是重于泰山,待到贫道登临天下之后,再来为你超度!”

    无叶乃是秋叶的同辈师兄弟,天资超群,从他可以修成金银玄瞳这点上就能看出一二,当初几位尘字辈的大真人更是认为他有望修成近百年无人成功的阴阳洞虚神瞳,也算是同辈人中的佼佼者。

    那时候的无叶精研阴阳二气诀,本是走了一条康庄大道,若是再有些机缘福德,未必不能得一个地仙境界和大真人尊位,可惜其心术不正,意志不坚,在后来走上了歧途,开始修炼以他人做鼎炉的旁门左道,继而一错再错,又从炼制炉鼎这条歧途转到了炼制傀妖的羊肠小径,到头来却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自身修为,以至于止步于人仙境界多年。

    现在眼看着同辈人一个个或是地仙境界的散人,逍遥自在。或是头戴混元巾的大真人,倍享尊荣,甚至有些原本不及他的师兄弟都已经是一殿之主,秋叶和尘叶更是在整个天下间都能呼风唤雨的大人物,只有他还是郁郁不得志,不过是个药师殿的管事真人。少年得志时的自命不凡,到了老来的落魄失意,落差何其之大!他心中又如何能不恼不妒?

    故而无尘这次孤注一掷,打算炼制一个绝世傀妖,即是炉鼎也是傀儡,吸纳其精华,成就自己的地仙境界,同时遗蜕炼制成的傀妖还可驱使御敌,到那时便相当于两个地仙境界。

    要炼制这样的绝世傀妖,必须要一位谪仙资质的大材方可。

    放眼整个天下,有名有姓的谪仙资质就那么几个,老一辈的诸如完颜北月、慕容玄阴、秋叶、萧瑾等人,想也不想用,无一不是雄踞一方的大人物,拿他们做炉鼎不比靠自己修炼到白日飞升容易多少。

    接下来的萧白和牧棠之,先不说两人都是一方之主,势力雄厚,就只说修为,两人也已经成就地仙境界,不是他一个小小人仙可以奈何的,打他们的主意无疑是痴人说梦。

    最后就只剩下齐仙云和萧元婴了,这两人虽然也是身份不凡,但境界却只有人仙境界,无叶自付停留人仙境界多年,又有诸多傀妖,对付两个小辈自然是手到擒来,只是齐仙云久在玄都修行,那里是道门枢机核心所在,不好动手,反倒是萧元婴并不常在帝都,所以他反复斟酌之后,决定下山寻找萧元婴。

    倒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凭借着金银玄瞳这一秘术,他还真就找到了萧元婴,而且还搭上一个剑宗少主,真是意外之喜,虽说其中过程略有波折,但最后结果还是极好的。

    杀剑宗少主夺取仙剑诛仙,炼萧元婴做炉鼎成就地仙,无叶似乎已经看到日后自己登临世间巅峰俯瞰天下的壮阔景象。

    他忍不住放声大笑,声音震得四周山石簌簌而落,仿佛要将这许多年来的积郁之气全部发泄出来。

    他虽然是道门弟子,但从来不信奉清心寡欲那一套,在他看来,哪怕是死也要轰轰烈烈,大丈夫岂能死于无名?

    人在世间,谁又能无所求?

    当啷一声,徐北游手中双剑落地,整个人浑浑噩噩,仿佛行尸走肉。

    无叶终于是收敛了笑声,银瞳盯住这个运气好到让人羡慕嫉妒的剑宗少主,寒声道:“把剑三十六交出来。”

    徐北游低着头轻声喃语,似乎梦呓,声音更是含混不清,让人听不真切。

    无叶皱了皱眉头,走近几步细听。

    还是含混听不清楚。

    无叶又是走近几步,此时两人只剩下三尺之遥。

    也就是就在这时,无叶忽然心生警兆,身形猛地向后退去。

    不过终究还是晚了一步,最是锋利的天岚一剑刺穿了他的小腹,徐北游随之抬起头来,双眼清明,掉落的双剑重新回到手中,哪有半分被摄魂夺智的样子?

    剑道一途,除去剑术、剑气、剑意,还有剑心一说,四者之中,剑心通明为重,剑意精纯次之,剑气磅礴再次之,剑术精湛最是微不足道,若剑心蒙尘便要境界止步不前,故而剑宗祖师留下剑十五一剑,取佛家拂拭明镜台之意,此剑用出,剑心清澈,净如琉璃。

    “你……”无叶捂住自己的小腹王往后急退,双唇颤抖,竟是说不出话来。

    “我既然知道金银玄瞳,又岂会不加防范?”徐北游说话的同时挺剑而上,剑锋所到之处,剑气翻滚。

    若说剑十三如同大江东去,有瞬间决堤之势,那么剑十二便是如东海大潮,一浪叠一浪,千叠之浪,绵绵不绝。

    无叶深深吸气,压下体内紊乱气机,十三只傀妖好似蝴蝶穿花一般在他面前结阵。

    剑十二一冲而过。

    十三只傀妖在层层剑势之下瞬间被冲得七零八落,身上更是鲜血淋漓,伤口处处。

    徐北游不管那些傀妖,一剑点向无叶的咽喉,无叶双脚在地面滑行,身形向后倒着急退。

    在这生死危急的关头,无叶用出吃奶的力气运转体内气机,张开双手在其体表构建出一张无形屏障,抵御着一浪又一浪的剑气翻滚冲撞,使其不能近身。

    徐北游不给无叶半分喘息时机,近乎于自毁一般地倾泻气海内的气机,使得剑十二的剑气绵绵不绝,每一道剑气都要让无叶的脸色苍白一分。

    足足九十六道剑气之后,徐北游体内剑气机彻底耗尽,扶着手中青锋,单膝跪地,脸上没有半分血色。

    无尘袖口尽碎,双手更是血肉模糊,嗓音沙哑中带着三分寒意道:“不愧是让我道门数代掌教真人都要头疼的剑三十六,果然名不虚传,你这个小小的一品境界用出来都能有直逼鬼仙境界的战力,可惜你境界实在太低,甚至连鬼仙境界都没有,剑三十六在你手中真是明珠暗投。”

    徐北游粗重喘息着,轻声道:“素闻道门有窥天术、三清诀、龙虎丹道、阴阳二气诀、天罡地煞术、紫微斗数、五雷天心正法、神霄印法、混元五行功,还有一套由剑宗叛徒萧慎带去的剑十三六残谱,条条都是康庄大道,也没瞧见你练出个地仙境界,岂不更是浪费?”

    无叶怒极反笑,森然道:“小子,别总是逞嘴上能耐,手上还有什么公孙仲谋教给你的保命本事,不妨一起用出来,也让贫道开开眼,免得死了以后再留下什么遗憾。”

    徐北游平静道:“师父留给我的保命本事,用的差不多了,不过呢,公主殿下给的却还没用。”

    无叶一愣。

    平心而论,无叶虽然在道门中不得志,但也是长年养尊处优,与人交手的经验却远不如镇魔殿大执事,典型的世家宗门作风,最是容易阴沟里翻船。

    这一愣神的功夫,一道瘦小身影已经从徐北游的身后暴起,

    磅礴如山的拳意瞬间如同泰山压顶,轰然砸下。

    那些傀妖在拳意之下悉数粉碎,磅礴气机轰然炸开,有大风吹起,山壁上的滚石轰然落下,两旁树木摇晃不休,似要被连根拔起。

    烟尘四起。

    无叶近乎歇斯底里地惨叫一声,整个人化作一道血虹冲天而起,生死不知。

    萧元婴小脸惨白,身子摇晃了几下险些跌倒,喘息道:“五方帝拳我只学了一式黄帝拳,打你够不够?”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