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金银瞳道人无叶
    徐北游出手便是剑十一,错影分光。

    只见徐北游整个人一化二,二化四,转眼间竟是出现四个徐北游的身影。

    从山壁上扑下的人形野兽均是一愣,难辨真假。

    四个徐北游中只有一人是真身,另外三道身影则是剑气所化,但同样可以伤人杀人。若是修为到了神仙境界,用出此剑时能一人化千万,一剑可挡百万师绝不仅仅只是一句狂言空话。

    四个徐北游一起迎上,双方刚一接触,就有两只人形野兽被开膛剖腹,哀鸣不止。

    徐北游挑了挑眉,这些人形野兽虽然不着衣甲,但一身皮肤却硬若精铁,若是手无天岚、却邪这等利器,应对起来相当不易。

    剩下的十余只人形野兽不管那两只濒死的同伴,朝着徐北游一涌而来。

    四个“徐北游”身形急转,每人两剑,总共八剑剑光煌煌,与这些人形野兽的十指相撞,发出一连串的金属铮鸣声音。

    如今的徐北游还不能达到一心四用自成剑阵的境界,其余三个“徐北游”只能跟着本尊的动作亦步亦趋,不过这些人形野兽没有理智,而驭使这些人形野兽的白衣道人又被萧元婴一拳打飞出去,自顾不暇,所以她们只能凭着本能和血肉之躯硬抗徐北游的剑势,不多时便已经鲜血淋漓。

    另一边,白衣道人因为轻敌大意,被萧元婴一拳打飞出去,不过他本身也有人仙境界修为,倒不至于被这一拳力毙当场,在半空中稳住身形后飘然落地,捂住鲜血直流的口鼻,阴狠道:“萧元婴你记着,贫道无叶,定要将你制成天底下最好的傀妖。”

    萧元婴撇了撇嘴,“谁生谁死还不一定,打过才知道。”

    说话间,萧元婴的拳头变得通明透彻,在其中显现出一尊小小的身影,若是细观其面容,竟是个缩小版的萧元婴。

    萧家拳意有五个阶段,分别是体魄百炼、窍如星辰、见神不坏、意通诸天、打破虚空。

    体魄百炼,顾名思义就是完成练肉,练筋,练皮膜,练骨,练内脏,练髓换血这一系列过程,谓之百炼,刚好与鬼仙之前的九品境界相对应。窍如星辰则是指更深层次挖掘人体秘藏,感应体内深处密如繁星的诸般窍穴,并且对自身控制达到极为细微的地步,精华内藏,没有半分外泄,大约是对应鬼仙境界。刚才萧元婴一脚踏出圆坑却无声无息,便是这前两个阶段的体现。

    第三个阶段即是修炼窍穴,在窍穴中凝聚身神,使得窍穴坚不可摧,只要这个部位凝练窍穴成功,便是断肢也可再生,若是全身窍穴全部凝练完毕,那就几乎是不死之身,故而谓之见神不坏。

    其后的意通诸天,是用窍穴中的身神与周天星辰相互感应,产生诸般玄妙联系,此时方可算是拳意大成,可破世间诸般神通。至于最后的打破虚空,其实已经是等同于道门的白日飞升。

    如今的萧元婴乃是初入见神不坏,凝聚的身神并不算多,远比不了当初武祖皇帝萧烈凝聚三百六十余尊身神的恐怖战力,但无叶道人也远非是秋叶这样的巅峰地仙,两人算是半斤八两。

    只见萧元婴小拳头中的身神摆出一个与她一模一样的动作,然后萧元婴出拳,那尊身神也随之挥拳。

    这一拳融汇了身神之力,拳意比之方才更上一重楼。

    无叶道人不敢大意,双袖一抖,只见原本正在与徐北游厮杀纠缠的傀妖如同牵线木偶,被尽数扯到他的身旁,组成一个奇异阵势,气势陡然一升,比起方才傀妖们各自为战何止高出一筹!

    萧元婴不闪不避,正面硬撼十余名傀妖。

    一拳刹那而至。

    首当其冲的一名傀妖直接爆成血雾。

    接着响起一连串的闷响声,又接连有四只傀妖被萧元婴的磅礴拳意震成血雾,直到第六只时才缓缓停下。

    无叶难掩脸上肉疼表情,几乎显得有些狰狞起来。

    不同于被徐北游斩伤的傀妖,那些只要略微修补便可恢复如初,而被萧元婴以磅礴拳意震成血雾的傀妖却是彻彻底底死了,再无补救余地,这十余名傀妖单个只有大约二品到一品的境界,可配合他本人组成阵势却可以达到人仙境界巅峰,几乎相当于拼死一搏时的北方鬼帝,现在傀妖死伤惨重,阵势已破,若不能抓住萧元婴,那可就亏大发了。

    趁着萧元婴拳势将尽,无叶左眼中金光大盛,几乎化为实质。

    萧元婴毫不退让地与之对视,瞳孔中同样显现出两尊身神。

    两尊身神同时向前挥拳,无叶道人惨叫一声,头颅猛地向后仰去,仿佛被人迎面一拳,左眼中的金色迅速褪去。

    萧元婴小小的身影如同鬼魅瞬间欺近无叶道人身前,因为身高原因,只能狠狠一肘捣在无叶的小腹上,再一次将他打飞出去。

    现在的无叶可是狼狈无比,口鼻流血不说,左眼还呈现乌青之色,弓着身子,不像是人仙境界的高手,倒像是一个被地痞青皮暴打一顿的寻常人。

    更重要的是,萧元婴的拳意入体,让他如负千钧枷锁。

    将这一幕看在眼里的徐北游暗暗咋舌,同时也庆幸自己先前没有跟这小丫头动手,否则还真不是她的一合之敌。

    就在萧元婴打算趁势追击的时候,无叶身形自行飞起,张口吐出一道五彩光华,迎面朝着萧元婴激射而来。

    萧元婴没有在意,还是干脆利落地一拳,小拳头与那道五彩光华正面相撞,发出一道金石之声,来回震荡不休。

    萧元婴后退一步,眉头微蹙。

    那道五彩光华也显露出真面目,竟是一把剑。

    徐北游的瞳孔微微一缩,他认得这把剑!

    无叶道人伸手一招将剑收回,然后冷笑一声,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走,而萧元婴却是站在原地,丝毫没有想要追击的意思。

    萧元婴低头看着自己的拳头,在中指上有一个细小伤口,此时已经是乌黑一片,而且还有不断扩散的趋势。

    徐北游来到萧元婴的身边,沉声道:“剑宗十二剑各有用途,如我手中双剑,挟带却邪夜行,不逢魑魅,有妖魅者见之则伏。天岚则是以应八方之气而铸,可切玉断金,如削土木。刚才那道人用的是十二剑中的五毒剑,以五种毒物淬炼而成,剧毒无比,若是辅以无生剑气,更是让人防不胜防,好在十二剑非剑宗弟子难以动用,那道人不得其法只能勉强驱使,算不上大麻烦。”

    “罗里吧嗦的,直接告诉我五毒入体就好了。”萧元婴沉着小脸,倒是有了些郡主气派,“我只是初入见神不坏,远达不到万邪不侵的小圆满境界,现在毒素入体,只能先行压制,等到了江都再让姐姐帮我解毒,现在你给我护法。”

    徐北游没有犹豫,点头说了个好字。

    萧元婴直接盘膝坐在地上,闭目凝神。

    大约小半个时辰后,无叶去而复返,望着徐北游和萧元婴二人,哈哈大笑道:“萧元婴,我倒是小看了你,本以为你是初入人仙境界可以轻易拿下,却差点让贫道阴沟翻船,不过好在贫道还留有一手,现在五毒入体的滋味如何?”

    徐北游拔剑站在萧元婴面前,轻声道:“你中了萧元婴的拳意,恐怕此时只剩下平日里的半数修为,与其拼个两败俱伤,不如我们各退一步可好?”

    无尘眼神冰冷,右眼中更是有银光隐现,狞笑道:“既然要拿青鸾郡主炼制傀妖,自然不能走漏半点风声,就算贫道现在只有鬼仙境界,杀你个小小一品也足够了,等贫道拿了你这个剑宗少主的人头去掌教真人面前请赏,然后躲在都天峰上炼制这天底下最好的傀妖,就算皇室萧家又能奈我何?”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