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白莲接天踏月至
    话音未落,徐北游已经是拔剑在手,无视正面几十名缇骑手中劲弩所指,身形暴起。

    几十根弩箭激射而出,不过却不是天机弩和灭神箭,只是寻常弩箭而已,被徐北游或是躲掉或是挡下,十几步的距离转瞬即到,手中天岚直取这名暗卫督察使的头颅。

    暗卫府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高手不一定能位居高位,但是位居高位的一定是高手,三大都督之一的府主傅中天能够位列天机榜十人,八大都督佥事中除了陆沉是代都督佥事,其余七人皆是人仙境界的高手,此人能位列仅次于都督佥事的督察使,自然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官员。

    腰间佩刀的暗卫督察使端坐马上,由着徐北游一剑刺来。

    徐北游持剑透过密密雨帘,几乎已经可以辨清暗卫督察使嘴角的不屑微笑,两人只是对视一眼,徐北游便觉得胸口气机凝滞,不敢有丝毫大意,悠悠吐出一口浊气,手中剑势一涨再涨,刺出堪称霸道的一剑。

    雨幕瞬间被撕裂开来,出现一线无雨的缝隙。

    面对这一剑,暗卫督察使只是抬起一只手,黑色护腕下的手掌五指张开,竟是想要空手夺白刃。

    随着一道剧烈摩擦的尖锐声响,天岚在此人的五指间缓缓划过,下一刻,五指上骤然爆开朵朵血花,不过徐北游的这一剑却也变为强弩之末,只能收剑后撤。

    徐北游身形下坠,落地后又是斜斜一剑刺出。

    端坐马上的暗卫督察使眯眼看了下手上的鲜血,终于不再托大,腰间佩刀出鞘,带出一抹如同满月的光华,针锋相对,横扫向剑锋。

    徐北游手中天岚如同灵蛇,点中绣春刀的三寸,凌厉刀芒微微一顿,徐北游趁此时机猛地向后退出稍许,背后红芒一闪,又是一剑出鞘。

    双手双剑,一左一右分别划出一个半圆,合起来便是一个整圆,剑气凛冽,暗卫督察使挡无可挡,只能飞身而起,而其下坐骑则是被天岚直接被拦腰斩断,血浆内脏四溅。

    就在此时,一杆血色长枪从旁边斜斜扎出,徐北游若想趁势追击就难免要被这枪捅透胸口,徐北游无奈,只能以左手中的却邪阻挡,借着这一枪之力身形飘然向后退出。,

    落地之后,徐北游手持双剑望去,是一名脸色木讷的不起眼暗卫,身着黑色锦衣,手中红枪如血,在这夜色中格外刺目显眼,对于徐北游的视觉冲击,不亚于当初在崇龙观中那名持有等人高大弓的暗卫。

    更令徐北游心情沉重的是,不管先前的暗卫督察使,还是后来横空出世的持红枪暗卫,修为都在一品境界以上,不过两人都未全力出手,还不好说到底是不是鬼仙境界。

    对于公孙仲谋而言,一品境界和鬼仙境界无甚区别,不过都是土鸡瓦狗一般,可对于徐北游而言却是大不一样,若是两位一品境界或是一位鬼仙境界,他都有信心放手一搏,甚至战而胜之,可如果是两位鬼仙境界,那就只有拼命逃窜一路可走了。

    暗卫督察使落地,眯眼道:“本官倒是看走了眼,阁下还是个高手,看来是杜家余孽没跑了,那另外一人便是逆贼陆朴了吧?”

    徐北游双剑交错身前,没有说话。

    暗卫督察使抬了抬手,吩咐道:“烟花。”

    在他身后的一名暗卫从怀中取出一方圆筒,拉动圆筒下面的拉绳,砰的一声,一抹绚烂透过重重雨幕中直冲天际,接着一朵巨大灿烂的牡丹状烟花在夜空中绽放,照亮了整个神都城。

    牡丹本就是暗卫府的一部分,只是其中成员为清一色女子,不归皇帝统辖,而是归于太后、皇后或是某位皇室女性成员,故而暗卫府也是以牡丹为标识。

    此烟花一出,便说明附近暗卫遭遇强敌,或是发现重大情况,凡是看到此烟花者,都要立刻前往支援。

    陆朴面露绝望之色地抬头望向头顶牡丹烟花,然后蓦地瞪大了眼眸。

    在烟花之下,有人凌空飞渡,衣袂飘飘,仿若神仙中人。

    随着这道身影出现,原本有滂沱之势的大雨竟是逐渐转小,最终停歇,原本密布于夜空之上的乌云更是四散开来,显露出其后的一轮皎皎如玉盘的巨大明月。

    那人立于当空,背对一轮明月,恍恍然如月宫仙子,圣洁飘渺,不可方物。

    越来越多的人发现了这幕奇景,痴痴抬头,长大了嘴巴,不敢言语,生怕惊扰了月宫仙子的凌虚逍遥。

    几位鬼仙境界或是人仙境界的高手却是脸色难看,能够改变天时,那是地仙高人无疑了,而且还是十楼之上的地仙高手!

    羊师何更是脸色铁青,这位地仙大高手出现的时机拿捏恰到处,太过突兀,让他根本来不及调动专门对付地仙高人的射日弩炮和排名前几等的灭神箭,现在能依仗的就是这神都城已经残缺不全的护城大阵了。

    立于九天之上的女子轻轻挥手,夜空上的牡丹烟花骤然模糊不清,片刻后竟是变成一朵正在徐徐绽放的白莲。

    白莲当空,整个神都城都清晰可见。

    看到这一幕,羊师何脸色大变,失声道:“白莲教!”

    如果说镇魔殿的死敌是剑宗,那么暗卫府的死敌便是白莲教,盖因当初逐鹿天下,各路诸侯或是灭亡或是归顺之后,只剩下萧皇与陆谦隔江对峙,道门无疑是支持萧皇,剑宗只是因为反对道门才站在萧皇的对立面,真正支持陆谦的正是这白莲教。

    羊师何一咬牙,整个人周身燃起碧绿色火焰,身形冲天而起,拖曳出一道深绿色轨迹,冲向天幕上的那道飘渺身影。

    若是面对白莲教畏战怯战,事后论起那便是大罪!

    天空中的女子望了他一眼。

    仅仅是一眼,天空中瞬间生出无数白色莲花,纷纷如雨落下。

    在这片花雨之下,羊师何周身的幽绿火焰竟是逐渐熄灭,不见女子如何动作,羊师何猛地从天空坠落,落地之后更是七窍流血,肝胆欲裂道:“唐圣月!”

    唐圣月,本代白莲教教主,与公孙仲谋分数同辈。

    满城的暗卫陷入沉默,就像镇魔殿弟子遇到了剑宗宗主公孙仲谋。

    战不能胜,退又不能退,该当如何?

    一道清籁声音自九天之上传下,“本座无意与你暗卫府为难,只是要带走一位故人之子。”

    然后就见那道身影自天幕上飘飘摇摇落下,与此同时,神都城的护城大阵开始缓缓运转,从上空俯视,可以看到一道道肉眼可见的浩大气机以城内的坊市为点,以城墙街道为线,密密麻麻,蜿蜒游动,如同棋盘勾勒,构建出一张巨大阵图。

    这便是神都的洛神大阵。

    随着洛神大阵的运转,一圈又一圈的元气涟漪向着四周扩散开来,如同大风呼啸,横扫以神都城为中心的方圆近千里大地。

    唐圣月伸出右手食指,一朵微小白莲在她的指尖上缓缓绽放,飞速旋转,每旋转一周,白色莲花便大上一圈,转眼间已有普通磨盘大小,她屈指一弹,莲花从指尖缓缓落下,下落过程中仍是在不断变大。

    最后几乎是遮天蔽日。

    明月与白莲交相辉映。

    白莲落在洛神大阵之上,就像一朵落花坠在棋盘上,掀不了棋盘,却搅乱了本就是残局的棋子。

    残全不全的洛神大阵猛然停滞,出现一道难以弥补的破绽缝隙。

    唐圣月飘飘然进了城中,一挥大袖,漫天白莲飞舞,乱花迷人眼。

    所有暗卫都不得不向后退去。

    待到乱花散去,徐北游、杜紫涵和陆朴三人已经是消失不见。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