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古今兴亡多少事
    这场晚春时节的夜雨,不像是春雨那般绵柔细密,反倒是逐渐有转为激烈夏雨的趋势,雨落后小半个时辰,青石板街道上的积水已经漫过脚面。

    若是有人在这时从上空俯瞰神都,就会发现无数大街小巷中,有一队又一队的暗卫疾奔而过,如同百川入海,向着神都正中位置汇聚而去。

    这片地方绵延十数里,早先是宫城所在,后来历经战火荒废,如今被改为王府、顶尖权贵及三司衙门所在,孙家大宅就是在坐落于此地,与郡王府比邻而居,可见孙家底蕴,也可见此地的非同寻常。故而神都乃至整个豫州的权贵莫不以在此地置办一栋豪宅为荣,堪称是寸土寸金。

    也就是暗卫府才敢在此地做些文章,想来也是,暗卫府连位属道门四大观之一的中都崇龙观都敢动得,还怕这神都的满城权贵?

    半个时辰后,满城十之七八的暗卫全部聚集于一座华美府邸的门前,将这座府邸四下围住。暗卫们皆是头戴斗笠,身披蓑衣,其下是暗卫官袍,手中按刀,肃然而立。

    接下来仍是不断有暗卫加入其中,不过这些后来暗卫多是兵刃出鞘,其上不断滴血,化入脚下的滂沱雨水之中。

    少顷,在这深沉夜色中忽然亮起两点微弱光亮,由远及近,越来越大,而且忽忽悠悠,飘飘摇摇,似是鬼火,好不渗人。

    待到这两点光亮离得近了,才让人猛然惊觉这其实是两顶惨白色的灯笼,自行悬浮,无视漫天大雨,散发出微弱的晦暗荧光,摇曳不定,显得凄清诡异,在其后则是一顶漆黑的轿子飘忽而至。

    轿子由四名暗卫抬动,落地之后,随着一阵叮当清脆的悦耳声响,千余枚玉珠穿就的轿帘被撩起,显露出轿中之人的真面容。

    是个满头白发的干瘦老头,身着华美飞鱼公服,头戴嵌玉乌纱,脚踏黑面白底官靴,实实在在的暗卫府高官打扮,不过其尊荣却是让人不敢恭维,山羊胡,三角眼,尤其是眼神浑浊,暗黄中泛出幽幽绿色,仿佛一只恶鬼,让人望之便不寒而栗。

    此人也不是无名无姓之人,姓羊名师何,乃是暗卫府八大都督佥事之一,与西北暗卫府的陆沉分属同级,不过与陆沉不同,他更专注于自身修为,如今已经是臻至人仙境界巅峰,距离那传说中的地仙境界也不过是一步之遥而已。

    羊师何坐在轿中沉声开口道:“今已查明,神都杜氏私藏前朝陆氏余孽,图谋不轨,本官特奉都督大人之令,查抄杜氏上下,凡有反抗不从者,格杀勿论!”

    老人声音不大,却清晰传遍方圆十数里范围,甚至压过了这漫天的雨声。

    早就听到的动静的萧去疾此时正站在自家的望楼上远眺此处,闻言后问身后老仆道:“老王,我记得陆谦之子陆泰不是随着章传庭一起死在我那叔祖魏王的手上了吗?陆氏余孽早就死绝了,今天闹这一出又是怎么回事?”

    老仆躬身答道:“殿下,你这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陆谦的嫡长子陆泰已经死了不假,可陆谦的妾室却还给他生了个幼子,唤名陆朴,据说死于君岛上的一场大火。不过也有传闻说当初陆谦跟先帝爷隔江对峙时,曾经请大真人青尘在江边为自己占卜,却在江水中看到了自己的无头倒影,遂将自己的幼子偷梁换柱地送走,事后果不其然,渡江定鼎一战时,青尘大真人败于天尘大真人之手,煊赫一时的江南王陆谦也被天尘大真人一剑斩去项上人头。”

    萧去疾来了兴致,嘿然一声,“如此说来,这陆朴这么多年来竟是一直藏在神都,细细算来他今年也该有花甲年纪了,足足有本王的两倍还多,本王从小到大都不知道还有这么一号人物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真不知暗卫府那帮阴魅是怎么找出来的。”

    老仆笑道:“暗卫府是景皇帝亲自组建,历经两朝,根基遍植天下,寻人追踪的本事可称是天下第一,就是道门和镇魔殿和佛门的八部众也比不得,就说那剑宗少主,如果换成暗卫府来寻,恐怕此时早已落入罗网之中。”

    也就在这时,杜府那边传来一道巨大声响,老王和萧去疾一起望去,原来是羊师何已经出手,只见他出轿之后,双手掌心中生出幽绿鬼火,然后双掌一合,化作一个半人之大的球形火焰,再向前一推,球火如同被抛石机抛出的巨石一般飞出,落在华美府邸的大门上轰然炸裂,直接将整座高大门楼连同周围的院墙一起夷为平地。

    羊师何的声音再次远远传出,不过这次没有什么无用废话,只有一个简简单单的杀字。

    无数暗卫蜂拥涌入杜家大宅之中。

    羊师何负手立在雨幕之中,颔下花白胡子微微颤抖。

    ——

    客栈中,老儒生放下手中的酒碗,道:“老夫姓杜,名平原,是这神都城中的杜家人,近几年外出游历,刚刚返回神都,骤然听闻家中惊变,不胜惶恐,不胜悲切。”

    话虽如此,可老人脸上却是没有半分惶恐悲切之意,平淡如水。

    徐北游有些摸不准老人何意,静待下文。

    杜平原接着缓缓说道:“杜家老家主杜明玉,本是前朝江都大都督陆谦的爱将。当初先帝萧煜兵分两路,一路由萧煜亲领,从正面渡江强攻,一路由现在的大都督魏禁统领,取道蜀州,再由蜀入湖。杜明玉临危受命镇守湖州两襄,兵阻大都督魏禁,只是可惜大厦将倾,无力回天,这边挡住了魏禁,那边萧皇却已经渡过大江,陆谦兵败身死,杜明玉无奈之下只能开城投降,萧皇登基之后,解甲归田,于是便有了今日的神都杜家。”

    杜平原长长叹息一声,“陆谦死后,萧皇命暗卫府大肆搜捕陆家余孽,原本百余嫡系子弟的陆家在这几十年的追剿中,陆续死去,如今只剩下一人。那人之所以能逃过暗卫府的耳目,倒不是说神通如何了得,只不过是因为杜明玉使了个偷梁换柱的戏码,用自己的儿子换出了大都督陆谦的幼子,伪造出陆谦幼子已经葬身火海的假象,这才为陆家留下了一线血脉。”

    徐北游喃喃道:“好一出陆氏孤儿的大戏。”

    杜平原低头笑道:“这个陆氏孤儿,若是能有朝一日为父亲和整个家族报仇,那才是一出大戏,可惜如今的萧氏坐拥天下,想要报仇难比登天,陆氏孤儿多半要死于无名,那就不是一出大戏了,而是一个笑话。”

    徐北游摇头道:“既然不能报仇,那为何不继续隐姓埋名,也好为陆家延续下一线香火。”

    杜平原轻声说道:“树欲静而风不止,这些暗卫府的豺狼又岂是好相与的?刚才的那些暗卫就是去杜家的,这个在神都也算有头有脸的杜家啊,亡了。”

    徐北游默然不语。

    杜平原犹豫了一下,道:“小兄弟,若是老夫没看错的话,你应该是剑宗之人?这一身剑道修为,瞒得了旁人,却瞒不过老夫。”

    徐北游脸色骤然一凝,周身剑意勃发。

    老儒生摆了摆手道:“不必紧张,老夫之所以能认出你,只不过因为早年曾与剑宗宗主公孙仲谋有过交情,你在老夫面前又未曾刻意遮掩,所以才被老夫瞧破了身份,不过老夫今日也送你一句话,君不密,不过失臣而已,臣不密,却要丢了身家性命。”

    徐北游沉重点头,然后缓缓说道:“想来老人家就是那位陆氏遗孤?”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