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草原雄鹰望中原
    陈公鱼负手而立,自言自语道:“当年天下间的反萧之人不计其数,不说世外之人,只说世内的各路诸侯,就有大郑秦氏、草原红娘子、东北牧氏、江都陆谦、江南傅氏、燕州秦政、蜀州唐氏、后建完颜氏、卫国公孙氏、中州张氏,一个个兴起,又一个个败亡。那时候的萧煜,真是时来天地皆同力,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大军所到之处,挡者披靡,可谓占尽天时,那种横扫天下的霸道,秋海棠叶归于一统的景象至今犹在眼前,故而短短一甲子之后,再无人感念大郑,只知有大齐,我等前朝旧人,也只能做了大齐之顺民。”

    徐北游呐呐无言。

    陈公鱼长呼出一口气,缓缓道:“这些当年的风云人物,如今都已是过眼云烟,哪怕是公孙兄也不例外,反倒是我们这些所谓的识时务之人,苟延残喘至今。”

    中年儒生叹息道:“为何都说识时务者为俊杰?因为谁能活到最后谁才是赢家,萧煜和秋叶,一个皇帝,一个掌教,到底是谁赢了?在我看来,不说朝廷和道门之间的胜负,单以个人而论,自然是秋叶赢了,因为秋叶还活在世上,而萧煜却是早早住进了梅山皇陵,不败而败。”

    徐北游恍惚间想起了上次去古战场时的经历,那种万马齐喑、铁骑洪流的景象,犹在眼前一般,对他的震撼之大,仅次于碧游岛一战。

    他轻声自语道:“大丈夫立世,若不能求一个逍遥自在,那便提三尺剑,立不世之功。”

    陈公鱼抬头望天,眯起眼眸。

    天下初定之后,总是少不了一场稍小规模的动荡,许多王朝就是因此二代而亡,纵观最近五百余年,大楚有宣武门之变,大郑有靖难之役,现在也该轮到大齐了。

    当真是天机晦暗。

    ——

    三日之后,江都紫荣观。

    面色苍白如纸的南方鬼帝坐在椅上,望着跪在自己面前的牛头马面,双手雪白十指交叉叠在腹部。

    既然徐北游被陈公鱼救走,平等王再制住两人就无甚意义,所以将他两人放在齐州,独自一人返回镇魔殿,夫妻两人自然要返回江都面见南方鬼帝,途中恰好遇到一位也要去江都的地仙高人,跟随这位地仙高人,短短三天时间越过三州十二府之地,来到江都。

    在外人面前威风不可一世的牛头马面,此刻竟是战战兢兢,宛若要被先生打手板的小孩子,就是一向莽撞的牛头也是低眉顺眼。

    沉默许久,南方鬼帝终于缓缓开口道:“你们说陈公鱼从平等王手中夺走了徐北游,还让平等王传话给殿主大人。”

    马面低头道:“正是,不过我等二人当时被制,没能听清具体内容。”

    南方鬼帝沉吟片刻,缓缓说道:“也就是说,现在的徐北游已经离开齐州,我们再次失去了他的踪迹。”

    马面的头垂得更低,声音微颤道:“是。”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南方鬼帝冷哼一声,顿了一下后沉声道:“你们是大执事,我虽是主事大执事,却也没有随意处置你们的权利,你二人先留在江都,将功折罪,待到此事了结之后,再去殿主大人面前请罪。”

    “诺。”马面和牛头一齐恭声应道。

    南方鬼帝挥了挥手道:“下去吧。”

    两人如蒙大赦,倒退着向外退去。

    两人退下之后,一人从屏风后转出,是个身形如同一座小山的番僧,说得难听些,那就是臃肿如野猪,不过既然能出现在此地,说明此人的身份非同寻常,事实上他也是地仙境界的高人,就是他带着牛头马面两人在三天时间内横穿三州十二府之地,从齐州来到江都。

    此人名为扎西丹增,出身佛门三大分支的草原摩轮寺,名声在修行界中毁誉参半,缘于他好色如命,因为修行大欢喜禅的缘故,更是曾经做出过将一整个部族女子阴元吸尽的举动,为中原佛门所不齿,

    扎西丹增缓缓道:“同门之间互相倾轧,果然是哪门哪派都避免不了的问题。”

    南方鬼帝不以为意道:“庙大菩萨多,为了争香火,难免要有些龌龊,道门家大业大,更是如此。”

    扎西丹增不在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缠,转而道:“贫僧这次之所以要亲自赶到江南,是因为无色死了。”

    南方鬼帝微皱眉头,“可曾查到什么痕迹?”

    扎西丹增脸色晦暗,“一把大火,什么痕迹也没留下,毕竟这里不是草原,贫僧孤身一人调查起来也多有不便,不过贫僧可以肯定,杀死无色之人的修为还要在贫僧之上。”

    南方鬼帝眉头皱的更重,道:“若是平常也就罢了,我自然可以助你一臂之力,可当下关头,镇魔殿正竭尽全力追捕剑宗少主徐北游,此子境界虽低,却有公孙仲谋留下的诸多遗泽,诸如慕容玄阴和陈公鱼等人更是已经出手,如今我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扎西丹增缓缓道:“贫僧自是明白道兄的难处,所以无色之死可以暂时放一放,最关键的还是那件大事。”

    南方鬼帝的脸色骤然变得凝重起来,“此事事关重大,已经非是我一人可以决定的,就是酆都大帝也不行,唯有殿主与掌教真人方可裁断。”

    扎西丹增压低了声音,“此事,非是我摩轮寺的意思,而是王爷的意思。”

    此王爷,自然不是大齐朝廷的一众萧姓亲王,也不是牧棠之这位异姓王,而是那位翱翔于草原之上的雄鹰,统领金帐王庭之下大小五十四个部落,雄视漠南漠北的草原共主。

    单是以权势而论,当之无愧的诸王第一人,甚至还要超过魏王萧瑾。

    各大宗门与俗世的各大势力纠缠不清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当初萧皇成事就是有道门在背后大力扶持,天机阁和暗卫府更是光明正大地隶属于朝廷,摩轮寺位于草原大雪山,自然与草原王庭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南方鬼帝眯起眼睛,“玄都有五殿十二阁,镇魔殿权势虽大,却也只是众多殿阁之一,在众殿阁之上还有掌教真人、八脉峰主和紫霄宫大真人议事,即便是林王爷的意思,我也只能层层上报。”

    扎西丹增轻轻叹息一声,“早在承平十七年,王爷就曾遣萨满教大祭司秘密拜会掌教真人,掌教真人却以要处理剑宗之事为由推托,如今公孙仲谋已死,掌教真人干脆直接以闭关之名借口不见,镇魔殿殿主又是只有一句细细斟酌,如此一个拖字诀,可谓是深得庙堂三昧。”

    扎西丹增顿了一下,竟是露出几分愁苦之色,接着说道:“而且王爷接连几次派人,朝廷那边似乎有所察觉,尤其是暗卫府那几只最顶尖的鹰犬,险些窥探到大祭司的行踪,所以这次才让无色演了一出采补台吉妻子被逐出草原的戏码,秘密前往中原,却不想他在途径燕州时直接被人出手杀死,尸骨不存。事到如今,贫僧也顾不得许多,只能亲自前往。”

    南方鬼帝却是不知道林寒竟然早就与道门有过联络,闻言后沉默许久,缓缓道:“我也不妨与你明言,这种涉及天下气运变化的大事,就算是我道门也不敢逆势而动,只敢顺势而为,尤其是一旦动手,那便真的与萧齐朝廷不死不休,再无半分转圜余地。”

    扎西丹增笑了笑,“正因为如此,所以掌教真人一拖四年,王爷也不曾多说什么。”

    南方鬼帝默然不语。

    扎西丹增用中原人的礼节拱手告退。

    南方鬼帝独坐屋中,十指不断交叉,轻声道:“梅山。”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