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儒门先生陈公鱼
    直到此时,徐北游还是一头雾水,因为不管是公孙仲谋还是韩瑄,都从未对他提起过一个叫做陈公鱼的故人。而且从平等王的话语来看,这位名叫陈公鱼的儒生还是儒门的大先生。

    要知道儒门大先生可是个不小的名头,自从大楚末年以来,儒门便保持着四分五裂的一盘散沙状态,再也没有宗主或是掌教之说,只有天下儒士公认的数位大先生共同执掌儒门。

    大先生的数量不定,多的时候能有七八人,少的时候只有两三人,自大郑神宗年间的首辅张江陵之后,又多了一条不成文的规矩,由大先生们再推举出一位魁首,地位与道门掌教、佛门主持、玄教教主相当,只不过空有名头,并无掌教真人那般滔天的权柄。

    如今儒门共有八位大先生,魁首之位却还空悬,说到底还是文无第一,武无第二那句话,文人相轻是多少年的毛病了,哪怕只是一个虚名,也不肯轻易让给别人。

    当年的张江陵扶大厦于将倾,挽狂澜于即倒,坐这个位置当之无愧,本来当朝老首辅蓝玉也有机会做这儒门魁首,可惜他已经是天机阁阁主,没有身兼两任的道理,其余人又不能服众,所以儒门魁首之位至今空悬。

    儒门和道门同为三教之列,虽说现在的儒门倾颓,远不如道门那般煊赫,可从礼数上论起来,这儒门大先生的地位却是与道门峰主并无高下之分。

    就好比同朝为官,一个是清水衙门的礼部郎中,无钱也无权,一个是三年十万雪花银的知府,一府之地尽在手中,两者差距极大,可从品级上来说,都是四品官,又没有什么差别。

    换句话来说,儒门大先生再怎么不济那也是个“官”,远非镇魔殿这样的“胥吏”可比。

    同样是文士打扮,陈公鱼与平等王这个假儒生大不相同,甚是说天差地别也不为过,士子风流更甚于无数江南名士的陈公鱼点头道:“既然没得商量,那就请恕陈某人得罪了。”

    下一刻,陈公鱼只是一指虚点,平等王身前随之荡漾起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气机涟漪波澜,向着四周层层扩散,刚才让牛头困于其中的一袖蜃楼瞬间支离破碎。

    平等王脸色骤然苍白,向后连退三步,衣袖鼓荡不休。

    陈公鱼微笑道:“算辈分我好歹也是你的前辈,就是靠年岁硬磨,那也该磨出个地仙境界了,你是镇魔殿的人不假,可我在修行界中也有几分薄面,真当顶着一个大执事的名头就能在这天底下横行无忌了?”

    平等王脸色变幻不定,似是犹豫不定,不过最终还是低下头去,恭谨道:“职责所在,有所冒昧之处,还望大先生海涵。”

    镇魔殿自成立以来,专事肃清道门异己,在修行界中足以称得上“闻风丧胆”四字,一旦有人登上了镇魔殿的“魔头”榜单,除了诸如慕容玄阴,或是青尘等寥寥几人以外,少有能逃脱的。

    尤其是道门大兴的几十年来,多少忤逆道门的修士被镇魔殿冠以邪魔之名后直接处死了?甚至可以说,道门在修行界中立下的规矩就是镇魔殿用鲜血给堆积出来的,如今更是少有人敢于触碰。

    不过既然是“少有人”,而不是“没有人”,那就是说明在修行界中还是有那么一小撮人敢去逾越雷池的,儒门虽说四分五裂不复当年之盛,但因为儒生多出仕的原因,在朝廷中根深蒂固,有朝廷和皇帝陛下这座靠山,倒也不惧怕道门,所以儒门八位大先生正是那一小撮人之一。

    儒门可以不给道门面子,道门自然也可以不给儒门面子,既然都不给面子,那接下来多半是要用修为说话,可惜的是平等王面对已经是地仙境界的陈公鱼没有半点胜算,正如徐北游面对他这个人仙高手一般。

    陈公鱼平淡道:“魏国一别,思付良多,棋盘纷乱如絮,最后还是觉得与其冒险一关,倒不如出其不意地边角飞子,最后一断,如此方能破局而出。走吧,回去告诉尘叶,托他将此言转达给秋叶,他会明白的。”

    身为镇魔殿中的大执事,既然决定了放手,那就绝不会拖泥带水,平等王干脆利落地作揖拱手道:“大先生所言,我一定会带到。”

    待到平等王带着牛头马面两人离去之后,陈公鱼转过身来望向徐北游,笑道:“徐北游,你可认得我?”

    徐北游稳了稳心神,缓缓说道:“久闻先生大名,初次见得先生真容,不知先生有何指教?”

    陈公鱼屈指而弹,输入一道绵和气机帮他稳定体内伤势,淡然道:“我当年与公孙仲谋有旧,这次来齐州访友,恰好见你遇难,冒昧出手,算是了却一段旧缘,希望你莫要怪我多此一举才是。”

    徐北游赶忙摇头道:“晚辈岂敢。”

    陈公鱼自然看得出徐北游的语气中还是带着三分谨慎和三分疑虑,不过却不以为意,略带感慨道:“说起我与公孙兄的交情,那可就要追溯到甲子之前了,那时候这天下还不是萧家的天下,当时的萧烈和萧煜父子两人,一在东都,一在中都,一内一外,虎视天下,我与他共谋反萧,有过这么一段共事的缘分。”

    徐北游此时体内的紊乱气机渐渐平复,望着陈公鱼,问道:“不过师父却是从未提起过先生,不知此中可是有什么缘由?”

    陈公鱼似是早就料到徐北游会有此一问,坦言道:“想来公孙兄应该与你提起过当年草原兵败的事情,那时候道门在背后扶持萧煜,剑宗则是支持红娘子,最后红娘子兵败身死,剑宗不得不全面退出草原。公孙兄在心灰意冷之下返回碧游岛,大约有近十年的时间不理世事,而我却是顺势而为,做了一个萧齐治下的顺民。公孙兄重出世间之后,仍是多方奔走,意志之坚,令人敬叹,想来也是因为此事恼怒于我,故而不再提起。”

    徐北游面露凝重,起身后对着陈公鱼一揖到地,道:“即是如此,徐北游也要谢过先生的救命之恩,若非先生出手,我恐怕已经是被镇魔殿的爪牙带走,落得一个生不如死的下场,先生今日之大恩,徐北游没齿难忘。”

    陈公******手,喟然道:“你师父公孙仲谋,蜉蝣撼大树,可敬不自量,明知事不可为,仍是毅然而行,于公孙家而言无愧,于剑宗而言亦是无愧。只是时也命也,人力有时而穷,正所谓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时运不济就只能万事成空,到头来却也是个何苦来哉?”

    徐北游轻轻叹息一声,然后问道:“先生这是在提点小子?”

    陈公鱼微笑道:“谈不上提点二字,只是想告诉你,如果想给你师父报仇,想要光复剑宗,剑三十六也好,诛仙也罢,这些都是假的,只有自己活着才是真的。”

    徐北游脸色一变,又是恭敬一礼道:“谢过先生教诲。”

    陈公鱼轻笑道:“既然公孙仲谋将自己的希望寄托在你的身上,那你就莫要让他失望。自古以来,天机榜十人多是出自三教九流之列,剑宗位居九流之首,每代宗主更是必然登榜,你如今继承了剑宗的衣钵,那日后也必须在天机榜上占据一席之地,希望我在有生之年能够看到。”

    徐北游没有说话,眼神坚毅握紧天岚剑柄。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