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螳螂捕蝉雀在后
    牛头一击得手,马面心中大定,拎着双剑,很有闲情逸致地拍了拍手,笑道:“你是不是很疑惑我怎么会看破你的身份?说来也很简单,主事大执事传下命令,说剑宗少主会从燕州齐州一线经过,特命我夫妻二人前来追捕,恰巧遇到了一个来历神秘的年轻人,更巧的这年轻人还是用剑,而且剑道修为相当不俗,你说这年轻人的身份还用猜吗?徐北游,你真把我们镇魔殿当傻子了?”

    徐北游问道:“你们又是如何知道我从齐州一线经过?”

    妇人脸上笑容更盛,耐心解释道:“说到底还是你太过自作聪明,杀了一个叫张玉圭的小执事,想要以此来混淆视听,武城天官那个废物畏首畏尾,的确上了你的当,不过这废物好歹还做对了一件事,就是将此事上报给主事大执事,那么你的小伎俩可就瞒不住了。”

    徐北游点了点头,没有马面意料中的震惊,轻声道:“本就是赌,有赢自然也有输。”

    马面眯起眼,平淡道:“老牛,把他的五条腿全部打断,要活的。”

    牛头扭了扭脖子,缓缓走向徐北游,脸上露出憨厚笑容道:“待会儿可能有点疼,你忍着点。”

    徐北游没有说话,只是横剑身前,剑气勃发。

    牛头双拳一撞,在脚下地面踩踏出一个巨大蛛网状裂痕,整个人如同彗星一般暴起,几乎在瞬间来到徐北游的面前,一拳带起雷鸣声音狠狠砸下。

    徐北游以剑五横剑硬抗,手中天岚被弯折出一个骇人弧度,虎口破裂,鲜血流淌。

    牛头得势不饶人,双拳连锤,好似沙场上的大擂鼓。

    烟尘四起,闷响声音连绵不绝,地面上甚至出现一道道龟裂缝隙。

    有的鬼仙高手擅长各种玄通秘法,死在北方鬼帝手中的查察判官就是如此,牛头却是恰恰相反,他的手段就是一力降十会,凡是与他对战之人,少有能留下囫囵尸体,大多都被生生撕裂,或是干脆就被砸得不成人形。

    牛头所修法诀名为大力巫经,而他本身又是天生神力,两者可谓是相得益彰,几乎可以比拟修炼体内窍穴有成的修士,若不是马面要他留活的,这时候的拳势还能再重上几分。

    连续十二拳之后,牛头发出一声闷吼,整只胳膊劈啪作响,血肉筋络以肉眼可见的幅度跳跃起伏,一身蛮力透体而出,通过天岚倾泻到徐北游的身上,只听一声闷响,徐北游被这一拳炸飞,好似断线风筝,一直飞出二十余丈才飘摇落地。

    牛头毫不停手,不打算给徐北游喘息的机会,狂奔如红眼的野牛,转瞬间来到徐北游的面前,一记头槌狠狠撞在徐北游的胸口上,将他撞得双脚离开地面。

    徐北游在这关头,勉强用出一剑剑七,身随剑走,如同鬼魅,瞬间与牛头拉开距离,吐出一口喉头淤血,默运龙虎丹诀,调理体内的紊乱气机。

    牛头只是稍微停顿了一下,接着又朝徐北游冲来,脚步沉重轰隆,仅仅一人竟是有了千百骑兵一起冲锋的气势。

    也难怪说人仙境界就是沙场上的万人敌。

    徐北游深吸一口气,倒持长剑,以手中剑柄撞向牛头的拳头。

    剑十四,苍雷震。

    两者轰然相交,牛头的身形归然不动,徐北游身形则是瞬间向后飘飞,一直飞出老远也不见停下的迹象。

    旁边观战的马面脸色一变,见牛头还站在原地,不由咬牙切齿道:“笨牛,这小子要借力而逃,快点拦下他,若是让他跑了,咱们别说功劳没有,还要担上份罪责,这次死活不论!”

    徐北游也果真如马面所说的那般,终于落地之后头也不回地开始发足狂奔,眨眼之间已经是跑出近百丈。

    牛头一愣,随即感觉受到了戏耍,勃然大怒,脸上的憨笑全部消失不见,双眼赤红,狂奔追蹑而去。

    马面脸色阴沉,南方鬼帝的命令是让他们夫妻二人加上武城天官一起追捕徐北游,可是她看不上那个没用无能的武城天官,所以才会故意撇下他,若是抓到徐北游,功劳自然是他们夫妻两人的,没有武城天官什么事,可若是让徐北游走脱了,这份私心可就是一桩罪过了。

    接下来,是一场衔尾追杀。

    徐北游借着牛头的一拳之力拉开距离之后,牛头紧随追来,逐渐拉近距离,徐北游深知自己若是再陷入与牛头的缠斗之中,就绝对不会再有逃脱的机会,而一旦落入镇魔殿手中,那就只有痛快去死和生不如死的区别了,所以徐北游这次几乎是豁出性命地狂奔,体表毛孔中隐隐渗出血丝,速度之快,就是牛头这个天赋异禀的鬼仙高手也是一时半会儿没有追上。

    跟在徐北游身后的牛头怒气横生,大吼道:“前面的小子给老子站住,让我给你个痛快!否则别怪爷爷追上你后将你碎尸万段!”

    老天爷大多数时候都很公平,给你点什么东西的时候,往往又会拿走点什么东西,比如历史上许多知名谋士,智珠在握,算无遗策,可往往也有一副半死不活的药罐子身体,常常英年早逝。牛头也是如此,天生神力,可在头脑上却是少了根筋一般,若不是有马面这个主心骨,让他在齐州找上三年也抓不到徐北游的半点踪迹。

    徐北游听到这句傻话,自然是置若罔闻,非但没有停下,反而速度又快了三分。

    又跑出十里左右的路程后,牛头的怒意终于积攒到了难以压制的地步,随着一连串的黄豆爆裂声响,他的身形骤然拔高变大,双眼则是完全转为赤红颜色,瞳孔在这片红色中缩小成一点,鼻孔中不断喷涌出粗壮白气,额头上的两个小凸起更是变为两根狰狞骇人的弯曲牛角,乌黑中透着淡淡血光。

    这一刻,牛头终于用出全力,变为半人半牛的疯魔状态。

    大力巫经,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大力牛魔经,取自神话传说中大力牛魔王,牛头在少年时偶得此经,入得道门后又得大真人指点其中精要,最终勉强修成这门神通,五年前与一名玄教高手交手,牛头化身牛魔,三拳将那位同是鬼仙境界的玄教高手击毙,从而一战成名。

    徐北游之所以不愿意跟牛头缠斗,就是因为牛头化身牛魔之后,几乎堪比人仙境界的战力,哪怕他身怀剑三十六和天岚、却邪两剑,也绝不是他一个一品境界可以匹敌的。

    牛头化身为牛魔之后,速度暴涨,几个呼吸之间就已经追徐北游,两人只剩下三丈距离,牛头凶光毕露,低头前冲,就要用自己的牛角刺破徐北游的后心。

    徐北游几乎陷入绝境。

    值此千钧一发之际,一名中年文士出现在牛头的身前,单手按在牛头的额头上,竟是硬生生地止住了牛头的前冲之势,同时又是一掌将徐北游拍落在地。

    牛头化身牛魔看似疯狂没有神智,实际上他只是暴怒而已,理智仍在,见到此人竟是没有出手,反而是暂时压制自己心头那股怒火,向后倒退几步后,露出几分戒备姿态。

    来人无疑是实实在在的人仙境界,而且还不是一般的人仙境界。

    晚牛头一步来到此地的马面见到这幕,冷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平等王大人,莫不是看着我们两口子忙活完了,就想要来摘桃子了?您这吃相也未免太难看了些。”

    中年文士负手而立,笑道:“这齐州乃是我的镇守之地,剑宗少主经过齐州被我发现擒拿,本就是理所当然之事,反倒是你们夫妻二人和武城天官不在自己的辖境,而是跑到我这齐州来,我还要问你们一个玩忽职守之罪呢。”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