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一辈却非一代人
    徐北游此时还不知道自己的小心思已经被南方鬼帝识破,一路顺利地出?32??燕州,来到齐州境内。

    齐州在天下诸州中,地位仅次于作为京师门户的直隶州,原因也很简单,它曾是萧皇封地,而且与国同号。

    大齐开国皇帝萧煜起于西北,但达到权势巅峰却是在受封齐王之后。纵观萧煜的登顶过程,有四场决定性大战,分别是第一次南征蜀州,第二次北伐后建,第三次东进入关,第四次渡江定鼎一战,四场大战依次递进,前两战为铺垫,第四战是一锤定音,第三战则让萧煜入主东都,真正占据了天下大势。

    萧煜入主东都之后,顺理成章地架空年幼皇帝,以摄政亲王之尊把持朝政,可谓是挟天子而令诸侯。其后萧煜为了征讨江南陆谦而在齐州一地编练水师,令小皇帝将他封为齐王,封地便是齐州。

    江南定鼎一战之后,萧煜大胜,天下太平。

    小皇帝捧玉玺禅位,萧煜祭告苍天登基,将王号改为国号,是为今日大齐。

    齐州位置显赫,颇有些潜邸的意思,所以等闲不会轻授,如今皇帝陛下春秋鼎盛,虽说未立太子,但却将自己的长子萧白封为齐王,其中用意让人深思。

    到了齐州,张无病就已经离去,这让徐北游有点小小的遗憾,遗憾没能遇到镇魔殿弟子,看一看张龙王大发神威的情景。在作别之前,徐北游又请张无病在自己的脸上用了点手段,综合牧棠之和端木玉的特点,使他增添几分阴柔之气,与本来相貌大不一样。

    齐州的首府是济州府,三司衙门都在此地,可齐王王府却不在济州府,而是建在琅琊府,齐州道门太清宫亦是坐落在琅琊境内的崂山之上,所以徐北游不走琅琊府,而是走济州府,由此前往淮北徽州。

    齐州作为王朝内数一数二的大州,又有一位藩王坐镇,即便是道门也不过在此太过肆无忌惮,所以当徐北游走进齐州之后,并未有如何风声鹤唳之感,他沿着官道走过了风平浪静的十余天,终于来到济州府外三十里处。

    临近济州府,官道上也就愈发拥挤,在距离城门还有半里左右的时候,一支千余人的骑兵轰然驶过,徐北游随着人流侧身站到路旁,看着这支行进之间如同一体的森然精锐,再看到旌旗上的大大齐字,立刻明白这是齐王府的府军。

    两旁的百姓见到这支骑兵后,没有什么惊惧之色,只有满脸敬畏,这让徐北游不由得对那位从未谋面的齐王殿下生出几分佩服。

    说起这位齐王殿下,就不得不说大齐屈指可数的三位亲王,这三位即是亲王也是藩王,分别为魏王、燕王、齐王,三人刚好是三辈,其中魏王萧瑾是当今皇帝陛下的叔叔,燕王萧隶是皇帝陛下的堂兄,齐王萧白则是皇帝陛下的嫡长子。

    韩瑄曾经点评过三位萧姓藩王,魏王萧瑾无论心机还是手腕都称得上当之无愧的皇室第一人,只是年轻时太过锋芒毕露,再加上他的生母是大郑神宗皇帝的妹妹,与萧煜同父不同母,自武祖皇帝萧烈开始,到当今皇帝萧玄,连续被三代皇帝猜疑、忌惮、打压,如今只能偏居魏国一隅,韬光养晦。燕王秦隶本身并无太大作为,能力也是平平,不过是依仗祖上遗泽袭封王爵,如今算是皇帝陛下的应声虫和马前卒。只有齐王,才是倾注了当今天子的大半心血。

    有关萧白,徐北游知道他曾经跟在大都督魏禁身边学习兵法,并亲自带兵镇压南疆蛮族叛乱,战功卓著,用兵与魏禁一脉相承,得其八分火候。除去带兵奇诡,这位应该是萧知南兄长的天家贵胄,还是一名绝代剑仙,继承了道门上代剑峰峰主萧慎的霸道剑,即便是放眼整个天下,那也只是逊于公孙仲谋等几位老辈剑仙。

    甚至公孙仲谋都在无意间提起过,说这萧姓年轻人的资质之佳,堪称是平生仅见,其日后成就还要超过曾经屠戮剑气凌空堂的萧慎,说不定还有望是打破萧慎霸道剑的桎梏踏足仙道剑,只是可惜生在帝王家,不能一心一意专注于剑道,此生注定难以登顶十八楼之上。

    在徐北游看来,能被自己师父公孙仲谋如此点评,这才是真正的谪仙之姿,比起自己这个所谓的谪仙心性寻常根骨,要强出太多。

    说起萧白,徐北游又不由想起了萧知南。放在以前,对于这位天家贵女,他连想都不敢想,可事到如今,他却是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推动着,离她越来越近。

    萧知南,与徐北游同龄,都是二十岁,祖籍帝都,也是出生在帝都,有一个雄才大略开创一朝国祚的雄主祖父,有一个草原上的公主的祖母,长于权术政务,曾被称作是二圣临朝。

    父亲继承了祖父的帝位,登基御宇二十载,天下太平,也是难得的明主。母亲姓徐,是排在凌烟阁功臣第二位西河郡王徐林的孙女,已故吏部尚书、太子太师徐琰的堂妹,身份尊贵,才华横溢,一手锦绣文章不输兄长。

    至于其他的亲戚,诸如姑姑、舅舅、叔伯、兄弟姐妹,身份最低的都要挂一个国公爵位,亲王、郡王比比皆是。

    如此一个家,可谓是蔚为壮观。

    这就是百姓们口中的皇亲国戚,俗话说蛇无头不行,无论是怎么样的大家族,哪怕是坐拥天下的天家皇室,都要有一个核心领头人,也就是所谓的家主,以前的萧家家主是萧知南的爷爷萧煜,如今的家主是萧知南的父亲萧玄,将来的家主,八成就会是萧知南的哥哥,萧白。

    萧白比萧知南大了将近十岁,如今已经是而立之年,与辽王牧棠之是同龄人,牧棠之年幼时曾经作为质子在帝都生活过一段时间,还是世子的他与皇子萧白一起跟随先生徐琰读书。事实上这两位藩王在那时候就已经互相看不顺眼,经常在私下无人处大打出手,然后以“小白脸”和“娘娘腔”互相称呼对方。

    “娘娘腔”是牧棠之。

    “小白脸”是萧白。

    从两个绰号上来看,牧棠之的阴柔在小时候就可见一斑,而萧白能被牧棠之称作是小白脸,相貌上自然是一等一的俊美,甚至到了男生女相的地步,比起徐北游的北人南相还要夸张。

    这也是萧白后来为何要以皇子之尊进入军伍的原因之一,经过十几年的风霜磨砺,他将身上的脂粉气悉数磨去,只剩下杀伐屠戮淬炼出来的棱角分明,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小白脸”,反倒是牧棠之随着家境每况愈下,性子越发阴沉,郁气盈胸,被萧白笑话为多愁善感如深宅幽怨妇人。

    可能二十年、三十年才是一辈人,但是十年就是一代人。

    公孙仲谋、萧煜、蓝玉、秋叶他们即是一辈人,也是一代人。

    萧玄、谢苏卿、叶道奇他们是一代人。

    牧棠之与萧白不是一辈人,却是一代人。

    徐北游和萧知南也不是一辈人,却也是一代人。

    说来好笑,按照辈分算下来,徐北游这个公孙仲谋的徒弟,其实应该算是萧玄、谢苏卿、牧棠之的同辈人,可他年纪实在太小,甚至比萧玄的儿子萧白还小了十岁,起步更晚,这些“同辈人”对他来说,已经无一不是处在云端上的大人物,他就只能在一群“晚辈”里面摸爬滚打了。

    徐北游轻轻呼出一口气,收敛自身的情绪,抬头望去,已经可以遥遥看到济州府的城墙。

    希望有朝一日,自己能成为天底下有数的剑仙,即便是在这些“同辈人”的面前,也有一份说话的底气。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