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忆往昔只求个她
    张无病示意徐北游抱起林锦绣,两人来到外殿,他环顾四周后,叹道:“我在佛门中修了十几年的佛法,没能悟出什么普陀众生,却好歹知道慈悲二字,这些女子都是被掳掠而来的不幸之人,若把她们放在此等荒郊野外,甚是不妥,不如把她们交给这小丫头的商队,让她妥善安排。至于寺庙中死去的僧人,按照佛门习俗,火葬吧。”

    徐北游点点头,抱着林锦绣率先出了寺庙。

    张无病一振僧袍,昏倒过去的诸多女子自行飞起,如同剑仙御剑,飞往寺外,同时被罗列在寺门外的诸僧尸体也同样如此,被张无病以气机牵引飞入寺庙之内,接着张无病出了寺门,不见他有何动作,整个寺庙顿时火光冲天,浓烟四起。

    一把大火既可以烧掉这个藏污纳垢的之地,也可以将徐北游的痕迹彻底抹去,以防被镇魔殿看出端倪。

    徐北游走出一段,回头望去,刚好看到奇异一幕,张无病走在前面闲庭信步,几名女子悬空飞行跟在其后,单纯以气机能做到如此地步,管中窥豹,张无病的修为可见一斑。

    徐北游忍不住赞叹道:“好浑厚的修为。”

    张无病面无表情道:“先不急回商队,找个地方暂作歇息,我还有几句话要交代你。”

    当下一行人来到商队驻地不远处的一处偏僻所在,张无病问起当日碧游岛一战,徐北游一一道来,张无病也不禁感叹道:“你说我修为高绝,我却不能前往观战,换句话来说,我的修为比起此九人还要差之一线,而慕容玄阴和完颜北月又要比其他几人高出半筹,这一线之隔说起来虽然轻巧,但实际上是天差地别。尊师公孙仲谋也处在这一线上,本来他若能再进一步走到十八楼的境界,再以剑三十六御使诛仙与秋叶相斗,未必不能撼动这位道门掌教天下第一人的宝座,可惜差了一步。”

    徐北游眼神黯然,没有说话。

    张无病叹息道:“我的修为脱胎于沙场战阵,算是兵家之道,长于厮杀,难求长生,在超脱俗世之外的儒释道三教眼中,只能算是旁门左道,所以我才会前往佛门求一个堂堂正道。”

    徐北游道:“自古就有以力证道的说法,难道是骗人的吗?”

    张无病盘膝而坐,双手放在膝上,摇头道:“以力证道者,有,你们剑宗的开派祖师就是,可自开派祖师之后,又有哪位剑宗祖师能够飞升?能够善终者都寥寥无几,哪怕是强如你师祖大剑仙上官仙尘,到头来也是落得个身死道消的下场。所以说以力证道是条崎岖小路,可以直达山顶,但大多数人在中途就已经跌落悬崖,万劫不复。”

    徐北游笑了笑,轻声道:“我也会如此吗?”

    张无病看了眼头顶的夜空星辰,平淡道:“当年公孙仲败于先帝之手后,很是消沉了一阵子,销声匿迹,几乎在同辈中没有一席之地,直到剑宗覆灭,他背起诛仙行走四方,眼界始开,摆脱自身桎梏,剑道修为一日千里,后来居上,再次与秋叶等人比肩。公孙仲谋能迈出这一步时已经有三十岁,你如今不过及冠之年,就能行公孙仲谋当年所行之事,真的很不错。”

    徐北游苦笑道:“不过是被逼无奈罢了,若是有得选,谁又愿意千金之子坐垂堂?”

    张无病盯着年轻人的双眼,沉声道:“无奈者,无可奈何也,正因为这个世道有着太多的无可奈何,所以不惜一次次以身犯险,也要让自己摆脱这种境地。”

    徐北游点头赞同道:“长生、逍遥、自在,想要逍遥自在离不开名利二字,不管是求仙也好,还是做人上人也罢,自古所求,不外如是。”

    张无病终于是笑道:“说得不错,一针见血。”

    接下来两人各自沉默无言。

    徐北游开始盘膝静坐疗伤。

    张无病坐在一旁,静静地打量着徐北游。

    上次他在千佛洞与公孙仲谋见面时,公孙仲谋多次提起自己这个徒弟,话语中贬少褒多,认为徐北游的未来成就不会低于秋叶的徒弟齐仙云,以后说不定就是一位能够与道门扳手腕的绝代剑仙。公孙仲谋还说这年轻人心性绝佳,根骨资质虽然比齐仙云之流差了一线,但有他的剑宗十二剑弥补,只要不中途夭折,将来的天下定会有他一席之地,不过也有不足之处,历经世事还少,做不到杀伐决断,多有妇人之仁。

    张无病虽然也是宦海沉浮之人,老于人情世故,但到底还剩有几分武人的直爽性子,所以对此倒是与公孙仲谋的看法不尽相同,在他看来,年轻人就要有几分热血义气,若是小小年纪就胸有城府之深,心有山川之险,甚至到了让他们这些老辈人都要忌惮三分的地步,那么就有些面目可憎了,太不讨喜。

    张无病看了眼依偎在徐北游怀里的林锦绣,小丫头虽然刚刚脱离险境,但在睡梦中仍是满脸安宁神色。张无病没来由地轻叹一声,当年自己尚未归顺先帝萧煜时,那么多次奋力挥刀拼杀,一次次险死还生,又是为了谁?那个高高在上的她可曾知晓?恐怕直到最后自己兵败被俘时,她也不知道那个曾经名叫张定国的年轻人的心思吧?比起眼前这个名叫徐北游的年轻人,自己岂不是差了不止一筹?

    张定国转头遥望江南方向,又是叹了口气。当年她被萧皇生擒囚禁,所以自己在兵败被俘之后,选择归顺萧皇,被赐名张无病,开始为萧皇效力。大齐立国之后,萧皇将她释放,她去了江南隐居,从此杳无音信,而自己却开始在大齐朝廷中攀爬,搏得一个病虎的名号,两人算是分道扬镳。如今自己历经沉浮后再次重返朝廷,在此之前之所以要去江南一行,只是想再见她一面而已。

    徐北游的师母张雪瑶,早年与她算是闺中密友,同样定居江南,所以他才会刻意结好公孙仲谋和徐北游师徒两人,希翼从张雪瑶的口中得到她的消息。

    徐北游体内的气机如龙虎游走,来到胸口气府处,略有凝滞,张无病虚点一指,帮他冲过这道关口。

    有张无病相助,徐北游的脸色逐渐平缓,苍白之中显现出红润之色。

    大约小半个时辰之后,徐北游睁开双眼,看了眼已经渐有深蓝之色的天空,问道:“刚才你说有话要交代,现在可以说了吧?”

    张无病点了点头,缓缓说道:“天亮之后,你带着小丫头和这几名女子返回商队,我会在暗中随行,等到了齐州之后我便会离去。如今道门势大,不可力敌,只能徐徐图之,朝廷是你最好的选择,有了剑气凌空堂才是有了跟陛下讨价还价的资本,故而你此次前往江都见张雪瑶是重中之重。如今公孙仲谋已死,张雪瑶纵使有再大的怨气也散得差不多了,而且他们夫妇二人没有子嗣,你又是公孙仲谋的唯一传人,张雪瑶应该不会太过为难你。”

    徐北游重重嗯了一声,眼神坚毅道:“不管怎么说她都是我的师母,若是心中还有怨气,那我全部受着便是,这是为了剑宗,更是为了师父。”

    徐北游又补充了一句,“当然也是为了咱们的当日之约。”

    张无病欣慰一笑道:“公孙仲谋真的收了一个好徒弟。”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