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张龙王重归病虎
    徐北游吃力抬头,只见无色和尚已经抬起的那只脚如何也迈不出去,脸上露出惊怒之色。

    一名中年僧人来到徐北游的背后,平淡道:“你可认得我?”

    无色上人脸色凝重,闻言后一挑眉毛,问道:“观阁下的装扮,似乎是佛门中人,不知是哪堂哪院的弟子?”

    中年僧人摇头道:“贫僧出自八部众。”

    徐北游这会儿听出了声音主人的身份,只是这副重逢情景,却是有些出乎意料之外。

    无色上人深吸一口气,知道今日无法善了,不再多言,五指伸张,一记倾尽全力的大手掌轰然拍下,在天空中扩散出一个手掌形状的涟漪,砸向中年僧人的头颅。

    头上已经长出青青发茬的中年僧人神态自若,伸出一只手,轻轻抓住那只震荡元气涟漪的手掌,五指一握,云淡风轻,将大手印化于无形,好似稚童伸手欲打,却被青年男子一把抓住。

    无色上人脸色阴沉,体内气机翻涌,又深吸一口气,准备再拍一记大手印试探此人虚实,只是当他再起抬手时,那中年僧人却是不耐与他继续纠缠下去,直接平铺直叙地一拳打出,将无色上人打了个满脸桃花开,血花四溅,整个人往后踉跄几步,气海紊乱至极。

    徐北游看得目瞪口呆,张无病不愧是能跟师父平等论交的当世高人,自己依仗天岚和却邪两剑之利,仍是没能奈何无色上人的金身,可在张无病面前,却是如纸糊一般,只是一拳就支离破碎。

    无色上人捂住面庞,鲜血从五指间流出,闷声问道:“敢问阁下大名?“

    中年僧人收拳之后,轻淡说道:“在下张无病,曾是佛门八部众龙部龙王。”

    无色上人差点吓得又一个踉跄,龙王张无病?八部众中位列前三甲的张无病?虽然最近有传言说张无病被佛门主持僧人罢黜了龙王之位,但抛开了佛门八部众龙王的身份,那也是朝廷的病虎张无病!

    无色上人低下头去,再无先前的倨傲和自得,低眉顺眼,恭敬道:“不知是张前辈到此,晚辈多有冒犯,还望前辈网开一面,饶过晚辈这一回。”

    徐北游双手拄剑艰难起身,虚弱道:“见过张前辈。”

    张无病摆了摆手,道:“叫我张无病就好。”

    无色上人不是愚笨之人,此时心思急转,忽然心有灵犀,这年轻人自称剑气凌空堂弟子,能够用出剑十三,又手执两柄连自己都要羡慕的无双佩剑,而且还能认识张无病这样的人物,同样是背剑匣,不是剑宗少主还能是谁?!

    谁能想到自己先前随口一说,竟是瞎猫撞上了死耗子,镇魔殿遍寻不到的剑宗少主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可话说回来,谁又能想到一个身份非同寻常的剑宗少主,竟然为了一个小姑娘跑这儿跟自己拼命来了?

    然后无色上人心底一沉,道门和剑宗这两座大山之间的恩恩怨怨,绵延千年,仇深似海,诸如慕容玄阴这样的大佬可以在这座海里兴风作浪,可他这种没有倚仗靠山的散修却是万万不能掺和的,一旦被卷入其中,那就是个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

    想到张无病刚刚所说之话,无色上人骤然感觉一阵凉意从后背升起,头皮发炸。

    他猛然抬头,刚好看到面无表情的张无病,正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自己。

    无色上人想要开口说话,却觉得周身被无穷无尽的气机笼罩,怎么也张不开嘴。

    张无病语气冷淡道:“我本不愿多造杀孽,不过如今既已离开佛门,自不必恪守戒律,怪就怪你心思太活,识破徐北游的身份,不可不杀,也不得不杀。”

    话音落,张无病一掌当头拍下,无色上人先前就被张无病一拳破去金身,此时面对这一掌自然是毫无抵挡之力,耳口鼻眼,但凡孔窍之中,尽皆喷出鲜红血液,骨骼咔咔乱响。

    张无病收回手掌,无色上人仍是站而不倒。

    沙沙,一抹尘埃飞起,霎时间,无色上人整个人化作飞灰随风而逝。

    与此同时,徐北游有了喘息时间,收剑归剑匣,气海生龙虎,气色缓缓转好,脸色由乌黑转回淡紫,再由淡紫转回深青,最后变为苍白。

    张无病轻声道:“蒙蓝相恩诏,张某已经离开佛门,不日就可重归朝廷,不过在此之前,我还要了结一些旧事。前些时日见过了慕容玄阴,才知道你如今的处境,我本想去西北寻你,又无颜去见当年的恩主韩公文壁,故而一直在燕州、齐州一带停留。另外,我在齐州还见了从此路过的公主殿下,公主殿下知我在此的用意之后,让我捎带一句话给你。”

    徐北游脸色有些古怪,略带犹豫道:“请讲。”

    张无病拍在徐北游的肩膀上,帮他平复体内紊乱气机,说道:“公主殿下说她在江南等你,让你早些去见她。”

    徐北游苦笑道:“镇魔殿布下一张大网,去江南,说得轻巧啊。”

    张无病说道:“尘叶知道你根基浅薄,想要掌控公孙仲谋留下的剑气凌空堂,必须要依靠张雪瑶这位剑宗元老,所以撒下这张网,守江都以待你。说到这点,还是多亏了韩公,他知道我不会去见他,所以提前通过一位当年故友给我捎了一封信,信中讲了你的大致路线,我这才能在第一时间找到你。”

    徐北游叹息一声,道:“先恭喜你重归仕途,不知何时赴任?”

    这位马上就要由佛门龙王变回朝廷病虎的大高手微笑道:“不急,先把你我的江南之约了结,到时头发也长得差不多了,然后再去面见蓝相和陛下,等到一切都妥善之后,大概要到年底了。”

    徐北游又问道:“你要与我同去江南?”

    张无病摇头道:“按道理而言,我本该与你同行,不过我还与佛门有些恩怨没有结清,只能送你到齐州,接下来的路还要靠你自己去走。”

    本就打算孤身上路的徐北游没有什么失望之情,只是平静地点了点头。刚想继续调息体内伤势,他忽然想起自己来此目的,急忙背起剑匣向殿内行去。

    来到殿内,几名女子仍在昏迷之中,却不见林锦绣的踪影,绕过佛像进了后殿,在这儿有一张锦绣床榻,林锦绣瘫倒在上面,被除去了平日里不离身的大斗篷,动弹不得分毫,只能是睁大了一双眼睛,默默流泪。

    见到徐北游之后,虽然他此时相貌与先前有所不同,但衣着体态没变,林锦绣脸上蓦地有了神采,眼泪更是止不住地流。

    徐北游走近之后发现,林锦绣微微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声音却微不可闻,看口型应该是老徐二字。

    徐北游刹那间不知为何心头有无名悲凉升起,伸手帮她擦去脸上泪水,冰凉一片,勉强笑道:“不哭了,都过去了。”

    林锦绣终于是缓缓止住了泪水,先前一番惊吓之后,此时小脸雪白,倒是与脸色苍白的徐北游很是搭配,嗓音极轻极细,虚弱道:“老徐……”

    此时张无病也跟着徐北游进了内殿,走到林锦绣身旁。林锦绣见到张无病这个和尚之后,脸上又露出惊恐之色,徐北游急忙安慰她道:“这是中土佛门的高僧,不是异邦番僧,那淫僧就是被大和尚打死的。”

    林锦绣神色稍缓。

    张无病没有多言,伸手为林锦绣度入一口佛家温和气机,破去无色上人留在林锦绣体内的气机束缚,只见她脸色缓缓平复,手脚也不再僵硬,整个人逐渐恢复正常。

    林锦绣感觉整个人暖洋洋的,精神不由得放松下来,一股巨大的倦意随之袭上心头,下意识地抓住徐北游一只手,沉沉睡去。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