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双剑齐出战淫僧
    徐北游不动声色道:“我师姐齐仙云不到而立之年,如今已经是人仙境界,巍巍道门又岂是你这等域外之人可以想象的?”

    无色上人眼神中闪过一抹微不可察的淫意,哈哈大笑,伸手捏住正依偎在自己肩上的女子的下巴,笑道:“中原有句老话,叫做冤家宜解不宜结,你要美人,我便将这个美人送你如何?这位美人本是陕州一富户人家的小姐,天生媚骨,被我寻来之后,几经调教,床底之间的滋味妙不可言。”

    徐北游不为所动。

    无色上人又是轻抚伏在自己怀中的女子,笑道:“一个尚嫌不够?那就再加一个,这女子一身细肉,双腿修长,臀瓣丰满,最好生养,也是难得的尤物,你我同享如何?”

    徐北游仍是不言。

    无色上人一挥袈裟,大笑道:“这满屋女子,都赠与你,如何?!”

    这些女子都是被无色上人掳掠而来,被当作炉鼎采补许久,沉溺于大欢喜禅的虚幻极乐之中,心智为无色上人所慑,此时闻听此言,非但没有半分羞愧,反而是个个搔首弄姿,眼含秋波,对徐北游极尽诱惑之事。

    徐北游冷哼一声,屈指一弹,天岚震荡出一声清脆剑鸣。

    剑音杀伐,满殿的旖旎气氛被一扫而空。

    无色上人脸上的笑意慢慢收敛,轻声道:“唵!”

    佛门六字真言唵、嘛、呢、叭、咪、吽,此乃大慈雷音,慈悲中亦有雷霆嗔怒。

    徐北游脸色凝重,几乎在同时再次弹剑,剑十四,苍雷震。

    现在的徐北游当然达不到公孙仲谋当初苍雷一震五百里的修为,可无色上人也没有如来正声慑服众生外道的境界。

    两道差不多算是半斤八两的声音正面相撞,满殿烛光骤然熄灭,诸多女子更是在这一瞬间悉数眩晕过去,甚至口鼻渗血。

    无色上人将怀中的女子放到一旁,缓缓道:“年轻人,这一剑大有意思啊。我倒是越来越好奇你的身份了,如今看来,你的确是道门中人,只是不知道你是镇魔殿殿主尘叶的亲传弟子,还是掌教真人的嫡传?”

    从小跟韩瑄学了一口中原官话的徐北游淡笑道:“我要说我其实是剑气凌空堂的弟子,你信不信?”

    无色上人缓缓起身,平淡道:“如果你真能胜过贫僧,就算你说自己是剑宗少主,贫僧也信。”

    无色上人脱掉身上不伦不类的袈裟,裸露出两只闪烁着暗金色光泽的臂膀,迈步前行,每走一步都重若山岳,整座大雄宝殿甚至开始微微摇晃颤抖。

    这位沾染了太多草原习气的僧人笑脸和煦,话语却是森冷无比,“贫僧一退再退,你却得寸进尺,如今这方丈之地只有你我二人,贫僧不管你是谁,今日是无法善了,待贫僧度你去西天极乐之后,大不了带着小美人返回草原大雪山去,只是可惜那时就不是贫僧一人独享,而是要与诸位师长有福同享了。”

    徐北游面无表情,不恼不怒,不惊不惧。

    大约是见话语没能扰乱徐北游心神,无色上人有几分恼羞成怒,再次收敛了笑意,冷哼一声,双脚踩碎脚下的青石地砖,身形飘向手持青锋的年轻人,五指伸张呈现出灿烂金色轰然拍出。

    徐北游一剑刺出,两两相撞,徐北游到底是根本境界修为不如无色上人,身形不住地向后退去,以后背撞破了墙壁,直接被来到殿外院中。

    无色上人紧随而至,双手如金,又是一掌拍在徐北游的胸口上,留下一个乌黑掌印,徐北游如风筝断线一般向后飞去,不过也一剑点在无色上人的咽喉上。

    无色上人站在原地巍然不动,徐北游踉踉跄跄落地之后,脸色由红转白,又由白转青,最后由青转黑,转眼间面皮上升起一片乌黑之色。

    无色上人的这记大手印,不但力大势沉,而且还含有剧毒,若是寻常一品境界硬挨一下,直接暴毙都不奇怪,徐北游纵使超出寻常一品境界许多,可想要做到毫发无伤,也是一个字,难。

    无色上人伸手一抹喉咙上的伤口,低头看了眼指尖的血迹,然后看到徐北游改为左手单手持剑,举起五指伸张的右手,背后剑匣再开,又有一剑出世。

    无色上人皱了皱眉头,一把剑打不过,就改成两把剑?他虽然不修剑道,但也对其知之一二,对于真正的剑道修为大成者而言,从不会以数量取胜,一剑和千万剑并无太大区别,所谓的御剑成百上千,在真正的剑仙看来,不过是吓唬凡夫俗子的花架子手段,其实就是金玉其外,不堪一击。故而历代剑仙都不以御剑千万而闻名,只是一人一剑而已。

    诸如修为高绝如公孙仲谋,最后绝命一剑时,手中也不过诛仙一剑而已。

    徐北游左手持天岚,右手持却邪,拖剑向前狂奔,身后拖曳出两道剑气尾虹,灿烂绚丽。

    转眼间徐北游来到无色上人身前三丈处,手中双剑向前一刺一斩,剑气肆虐,地面上被割裂出无数道裂痕。

    无色上人双手十指上的金色愈发凝实,探手一抓,将两柄剑刃抓到手中,捏碎一道道剑气,不理会手掌被剑气划出的伤口,五指用力,就想要先折断徐北游的一剑。

    却邪弯曲出一个轻微弧度,却弯而不折,徐北游轻喝一声,遍身气机如龙蛇游走,以手中却邪将不动如山的无邪上人撬动至三丈之高的半空,同时另外一手中的天岚剑气暴涨,倾泻如洪,如瀑布垂泻向无色上人奔去。

    无色上人被剑气冲刷,轰然一声斜坠落地。

    落地那一刻,无数附着在无色上人体表的剑气齐齐炸裂,地面上一道道裂缝如同蜿蜒长蛇一般向四周蔓延开来,烟尘四起。

    徐北游手中天岚和却邪双剑轮转,批亢捣隙,好似庖丁解牛,剑锋沿着无色上人的周身窍穴经络游走,几息之间,徐北游足足用出三十六剑,气海近乎枯竭,收剑之后拄剑撑地,喘息不止。

    烟尘散去,无色上人的身形重新出现,僧袍破碎,裸露出来的暗金色皮肤上出现道道细如红线的血痕,一动不动,仿佛已经死去多时。

    片刻之后,一声轻微骨骼活动的声音响起,在这寂静夜色中格外刺耳。

    身材高大如寺庙中护法金刚雕塑的无色上人扭了扭脖子,发出一连串清脆声响,身上的伤口迅速转淡,消失。

    他望向徐北游,阴沉笑道:“刚才这一剑,贫僧可是似曾相识啊。当年贫僧还是佛门的一个小沙弥,适逢剑宗宗主公孙仲谋造访佛门,与罗汉堂首座较技,以一式剑十三破去罗汉堂首座的不败金身,你这一剑便是脱胎于剑十三,足有八分形似,难不成你真的是剑气凌空堂弟子,你与那位剑宗宗主有何关系?”

    徐北游没有说话,单膝跪地,脸色越发乌青一片。

    现在他周身气机近乎枯竭,刚才渗入体内的毒气愈发肆无忌惮,虽然还没到毒气攻心的地步,却也已经让他体内剩余气机彻底紊乱,如同无根浮萍。

    徐北游先前在脸上做过的伪装此时也尽数毁去,露出本来面目。

    无色上人一身暗金之色熠熠生辉,哈哈笑道:“藏头露尾,你果真不是道门中人,难道是混入道门内部的剑宗奸细?亦或者说,你就是那个正在被镇魔殿苦苦追寻的剑宗少主?不如让贫僧取了你的头颅和身上佩剑,走一趟镇魔殿,验明正身,说不定还能得个客卿之位!”

    无色上人跨出一步。

    几乎就在同时,又有一名僧人迈步走进了寺院。

    口中话语没有佛家慈悲,反倒是杀伐决断,“本不想招惹是非,如今看来却是留你不得了。”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