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敬你欺你又如何
    徐北游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很清楚,那位无色上人能被颜姓老人用修为高深四字来形容,最起码也是鬼仙境界,自己此去能做的就是用这个假的镇魔殿身份狐假虎威一次,若是吓不住,就只能逃了。

    颜姓老人一愣,随后也想明白了其中缘由,点头道:“那就辛苦徐小兄弟了。”

    徐北游不再多言,背起剑匣,直接离开帐篷。

    这尊剑匣其实也是一件宝物,看似不大,实际上内有乾坤,类似于须弥芥子之术,现在剑匣中装有四剑,分别是天岚、却邪、玄冥、诛仙,能被徐北游动用的只有天岚和却邪两剑,这也是他一路行来的最大依仗。

    徐北游身形在夜色一掠再掠,一直来到一处高坡上,驻足遥望四方。

    道门曾经出现过剑道之争,在道门祖庭之外又分裂出一个剑宗。佛门则比道门还要不堪,直接出现三大传承,分别是位于中原且最是鼎盛的佛门祖庭,位于起源地宝竺国已经势微的金刚寺,以及后来传入草原与草原萨满巫教融汇而自成一家的摩轮寺,这三大传承各有侧重,无色上人兼修佛门和摩轮寺两家,委实不可小觑。

    如今看来,无色上人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并因此颇为自得,所以他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行踪,徐北游轻而易举地就发现了他的所在。

    大约十里之外,有一座在沉沉夜色中还亮着灯火的寺庙。

    徐北游跃下高坡,朝着寺庙方向狂奔而去。

    如今虽说道门昌盛,道观遍地,可佛门这个千年老二却也并未受到太多打压,甚至因为朝廷忌惮道门势大的缘故,还略有抬头迹象,故而各地佛寺并不少见,犹以富足江南为甚,号称江南四百八十寺,尽付一蓑烟雨中。

    徐北游来到寺庙门前,发现这并不是他预料中的废弃寺庙,其实是一座正常寺庙,不过此时已经被人屠灭满门,寺中主持和僧人的尸体都被整齐排列在庙门前,尸体通紫,诡异非常。

    徐北游略微停顿,轻吸一口气,缓步走进寺门。

    寺庙正中位置的大雄宝殿灯火通明,一名不似中原僧人装饰的中年僧人站在殿门前双手合十,似是久候多时。

    这僧人生得俊俏无比,一双桃花眼,穿着大红番僧僧袍,又披了一件本地主持僧人的红色袈裟,裸露半个臂膀,肌肉虬结,泛出暗金色光泽,以带着草原腔调的中原官话温声问道:“阁下来此作甚?”

    徐北游停下脚步,平静道:“请问这位大师,可曾见过一位披着大斗篷的女子?”

    僧人面不改色地摇头道:“贫僧不曾见过。”

    徐北游笑了笑,笑意中透露出三分冷意,“可我分明见她向这边来了,出家人不打诳语,大师可莫要诓骗于我。”

    僧人眯起眼,缓缓说道:“阁下似乎身怀道门上乘丹诀,敢问是出自哪位道门大真人门下?”

    在大齐中原,道门是当之无愧的国教,道门掌教真人虽然不入帝都半步,但却被太祖皇帝拜为国师,其他大真人亦是地位崇高,被诸多达官贵人奉为座上贵宾。

    早年间大郑朝时,大郑历代皇帝屡次打压道门,这才有了后来道门扶持萧煜起事,萧煜登基之后,道门大兴,各地大小道观如同雨后春笋,道门弟子的地位也是一升再升,如同平步青云,所以身上有没有道门弟子这张皮,很不一样。

    徐北游冷笑道:“大师既然知道我是道门中人,却仍是这般托大,难不成大师也是佛门中人,可即便大师是佛门中人,那又如何?我却是不知,佛门何时能压过道门了?”

    僧人故作讶异道:“阁下原来是道门弟子?不过道门弟子千千万,总有个高低贵贱,掌教真人的亲传弟子和燕州道门的火工道人自然不能一概而论,贫僧曾经听闻玄都之上有五殿十二阁之说,不知阁下又是哪殿哪阁的弟子?”

    徐北游摆足了道门弟子内敛自傲的做派,外表看似温和有礼,实则已经是傲到了骨子里面,寒声道:“哪殿哪阁?一个镇魔殿够不够?!”

    僧人呵呵一笑,“镇魔殿,镇压天下邪魔的镇魔殿,那的确是很吓人,可一个镇魔殿的弟子,又怎么会跟一支草原商队混在一起?”

    徐北游佯怒道:“此乃我镇魔殿之事,无可奉告。”

    僧人笑了笑,笑意转冷,“阁下若是镇魔殿弟子,那贫僧就是八部众僧兵,退一步来说,即便你真的是镇魔殿弟子,那又如何?不妨与你明说,那女子确实在贫僧这儿做客,真是一具绝佳的炉鼎,能让贫僧的修为更上一层楼,如果你是镇魔殿的三十六位大执事其中之一,那么贫僧绝无二话,自当双手奉还,可你一个不到鬼仙境界的小小一品,也想让贫僧放手!?”

    说到最后,僧人面显嗔怒之色,声音若狮吼雷鸣,“你以为你是谁!?”

    声若风起,一圈肉眼可见的气机波纹扩散开来,树木摇晃不休,墙头上的积雪夹杂着粉尘簌簌落下。

    徐北游双袖鼓荡,脚尖一点,身形向后飘退。同时背后剑匣大开,一剑出世。

    跟随徐北游时间最久也最是心意相通的天岚被他握在手中,剑气自生,将僧人的音波一斩为二,荡漾起涟漪阵阵。

    僧人笑道:“好凌厉的剑。”

    徐北游持剑落地,刚才因为受气机牵引而鼓荡不休的衣袖重新平复下去,冷声道:“无色上人,莫要欺人太甚。”

    无色上人哈哈大笑道:“敬你如何,欺你又如何?”

    徐北游平静道:“敬我,将人还我,你我结一份善缘,若是欺我,休怪我手中青锋无情。”

    无色上人伸出一手,淡笑道:“年轻人,出剑吧,贫僧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手段,竟敢口出此等狂言。”

    话音落下,僧人保持着这个姿势向后飘退入大雄宝殿之中,接着寺门和殿门轰然一声自行关闭。

    徐北游一阵头疼,这无色上人显然有些忌惮于他这个虚实难测的镇魔殿身份,所以没有把事做绝,现在摆在他面前就两条路可走,要么就是打破殿门,进去和无色上人分个你死我活,要么就是打破寺门,就此离开,井水不犯河水。

    若要战,徐北游没有胜算,若不战,他又不能冷下心肠,真的坐视不理。

    徐北游低头看了眼手中天岚,沉默片刻后,轻声自问道:“从来只在直中取,不向曲中求?”

    剑为直。

    徐北游轻叹一声,“也罢,就肆意一回。”

    下一刻,徐北游全身气机修为瞬间倾泻如洪水,手中天岚一掠如长虹,直接将面前的殿门击成漫天碎片,整个人飞身进了大雄宝殿。

    殿内暖意融融,红烛灼灼,不过本该宝相庄严的清修之地此刻竟是透露出一股子**味道,只见地面上铺了一张巨大的鲜红地毯,地毯上或坐或卧有十余名妖娆女子,不着鞋袜,青丝半散,衣衫半解,玉体横陈,白晃晃的一片,在这个初冬的深夜,真是好大一片春光。

    在这片春光白肉中间,一名僧人盘膝而坐,任由两名美姬伏在自己的怀里和肩膀上,面露圣洁慈悲之色。

    徐北游不去看那些姬妾妇人,手中天岚直指无色上人。

    坐在众美色之间的僧人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牙齿,“年轻人,你刚才的那一剑,虽然依仗了剑器之利,但自身修为距离鬼仙境界也差不远了,小小年纪能有如此修为,真是让贫僧大开眼界,中原果真是人才辈出,道门也不愧是天下修士的执牛耳者。”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