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有和尚法号无色
    徐北游缓缓转过头去,手掌离开剑匣,重新提起缰绳,策马慢行。

    能够跻身镇魔殿三**执事之列,修为最低的也是鬼仙境界,他如今不过是区区一品境界,没必要去自找麻烦。

    公孙仲谋曾经在一次酒后跟他说过许多不那么高人风范的话语,他说在这个世道上,从来都是先装孙子才能做大爷,做大爷不难,装孙子才难。就算是那些威风八面的王公权贵,也有过不为人知的憋屈。萧煜厉害吧?平四方战乱,开一朝国祚,执掌天下三十年,可他也曾经落魄不堪,受人嘲笑和冷眼。哪怕是后来成为一方诸侯,为了救治重病妻子,也还是在当时的道门老掌教面前跪地叩首。一次次死里逃生,一步步登顶天下,可最开始的那几步,却是要曲膝弯腰走完的。

    在公孙仲谋看来,萧煜之所以终生只娶一人,除了夫妻二人情分深厚的缘故,更多还是感念当初自己一无所有时,落魄不堪时,卑躬屈膝时,有这个糟糠之妻陪在身旁。

    徐北游长呼出一口气,富不易妻,贵不易友,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知易行难,男人坐拥天下之后,无数佳丽绝色放在眼前,呼之即来,挥之即去,任君采撷,又有几个男人能抵御这份诱惑?从这点上来说,他很佩服这位大齐开国皇帝。

    徐北游忽然想起先生的一句话,“身怀利器,杀心自起。北游,如果有一天你真的成了人上人,记住这句话,身怀利器不难,难的是怀有利器却不滥杀嗜杀。坐拥美人不难,难的是莺莺燕燕环绕之间,却不忘当年初心。”

    过了西岭口,便是进了关内,寒意骤然减少许多,终于能让人感受到些许草长莺飞的意味。接下来商队一行人要去直隶州,然后由直隶前往帝都,徐北游则是要去齐州,两伙人算是马上就要分道扬镳,其实就算道路相同,徐北游也不打算在商队中停留太久,虽说颜姓老人已经不对他的身份有所忧虑,但百密难免一疏,若是露出什么破绽,又是一桩麻烦事。

    天色渐暗,周围没有客栈驿站,商队只得在野外扎营,初春时节深夜里的寒意不好受,不过都是从草原西北过来的汉子,关内又不比关外,这点寒气倒也不算什么。

    徐北游在这时候找到颜姓老人,直截了当道:“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有些上面交代的事宜要去处理,徐某明天就要动身赶往齐州,就此别过,日后若是有缘再见。另外这里有一百两银子,不多,算是徐某人搅扰多日的一点歉意,就当给商队各位买酒驱寒了,还望颜老不要推辞。”

    刚好在颜姓老人身旁的女子蓦地瞪大了眼睛,终于不再对徐北游冷着一张面孔,道:“老徐,你要走了?”

    徐北游转头平静望着她,点头道:“去齐州。”

    女子脸上闪过一抹没有掩饰的失落神色,低下头道:“非要走吗,可……可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徐北游轻声道:“相逢何必曾相识。”

    女子忽然又抬起头来,小声道:“老徐,你是不是生我气了?那我跟你道歉好不好?这样吧,我告诉你我的名字,我叫林锦绣,双木林,织锦的锦,刺绣的绣。”

    徐北游摇头道:“林姑娘不要误会,徐某没有生气,不过我真的有事。”

    林锦绣还想要再说什么,颜姓老人轻咳了一声,“小姐。”

    “哦。”她难掩失望之色,有些恹恹的,转身回自己的帐篷了。

    徐北游有点无奈和不知所措,虽说他这段时日先后接触过不少女子,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一张白纸,但也远远算不上此中老手,对于女子心思,多半还是猜不透摸不准的。他摇了摇头,向老人告辞一声,也转身离去。

    看着徐北游离去的背影,留在原地的老人摇头轻叹,苦笑道:“女儿大了不中留,留来留去结冤仇,我那位东家主人以后有的操心了。”

    夜半时分,徐北游在自己的帐篷中盘膝静坐,搬运气机,默运龙虎。

    运行有一个时辰,气机重归气海,帐外有脚步声传来。

    徐北游睁眼望去,颜姓老人竟是顾不得礼节,直接闯进他的帐篷,颤声道:“徐小兄弟,小姐她不见了。”

    徐北游惊讶道:“不见了?深更半夜她能去哪儿?”

    久经风浪的老人这会儿关心则乱,从怀里拿出一张信笺,面若死灰道:“小姐她不是自己走掉的,而是被人掳走了。”

    徐北游接过信笺,只见上面写道:“今有女子佳人,丽质天生,阴元醇厚,正所谓苦海无边,我佛慈悲,贫僧今日相请姑娘共参欢喜之禅,渡她登临彼岸,得享人间极乐。无色上人敬上。”

    徐北游皱眉道:“这无色上人是什么人?”

    老人定了定神,说道:“老朽也只是有所耳闻,据说此人最早是佛门弟子,颇有慧根,被佛门的一位首座高僧收为弟子,只是后来犯了淫戒,被逐出宗门,此后他远走草原大雪山,拜入摩轮寺密宗的一位法王门下,修行大欢喜禅,采补女子。又因其胆大包天,采补了一位草原台吉的妻子,为汗王所恶,不得不逃离草原,流落中原,他最近出现是在五年之前,似乎又修行了道门的房中术,修为深不可测。”

    徐北游又看了一眼手中的信笺,道:“原来是个淫僧,林姑娘落入他的手中,怕是……”

    说到这儿,颜姓老人几乎要落下泪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徐北游面前,悲声道:“老朽主人远在草原,鞭长莫及,如今只能求徐小兄弟你援手,让那无色上人看在镇魔殿的面子上,放了我家小姐。”

    徐北游沉吟不语。

    平心而论,他如今也是个自顾不暇的境地,实在不该再趟浑水,最好就是冷眼旁观,毕竟林锦绣与他非亲非故,而那无色上人也不是什么寻常角色,实在是不划算。

    颜姓老人见徐北游迟疑,声音更是悲切,“徐小兄弟,实不相瞒,我家主人乃是草原汗王林寒之长子,若是徐小兄弟能救回我家小姐,我家主人定会重谢。”

    徐北游沉默许久,最终还是轻轻叹息一声,扶起老人,道:“如此,我就勉力一试。”

    此前徐北游就猜测这位颜姓老人的主人不是常人,却万万没想到竟会是王庭金帐的林家,之所以答应颜姓老人帮忙,这倒不是贪图那份所谓的重谢,只是想起师父未完成的遗愿,还有慕容玄阴与这位镇北王过往甚密,所以才想要提前结下一份善缘。

    当然,林锦绣这丫头很招人喜欢也是其中原因,若是换成别的面目可憎之人,徐北游宁肯不结这份善缘。

    老人又要跪下,不过被徐北游双手托住,只好拱手道:“老朽先行谢过徐小兄弟。”

    徐北游摆手道:“道谢的话先不忙说,颜老可是知道那无色上人去了何处?毕竟徐某只有一人,想要慢慢搜索怕是力有不逮。”

    颜姓老人似是早有准备,道:“无色上人精擅采补之术,身旁必有众多女子服侍,纵然他修为高绝,也是走不远的,此时定然在方圆百里之内。”

    徐北游思量片刻,道:“既有女子随行,那肯定不会以天为被以地为席,要么像我们这般安营寨扎,要么就是落脚于某处房舍之中,这方圆百里之内罕有人烟,若有房舍肯定很是显眼,倒也不算难找。”

    颜姓老人道:“老朽随徐小兄弟一起寻找。”

    徐北游摇头道:“还是我一个人去吧,若是一言不合动起手来,逃也好逃。”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