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虚虚实实反其道
    撑伞走在细雪中,徐北游将自己受伤的手掌大致包扎了一下。

    这次动手,他没用天岚和却邪中的任何一剑,而是用了一把剑气凌空堂的普通佩剑,正所谓虚虚实实,镇魔殿猜到了他要去江都,所以大肆张网守株待兔,可惜这张网大是够大了,却不够细密,这就给了徐北游动些小心思的的机会。

    死了一个镇魔殿执事,镇魔殿肯定会在西岭口严加排查,不过是否要将此事扩大到整个燕州,就要看镇魔殿留在燕州的主事人有没有这份气魄了,若是扩大此事,万一到头来却只是抓到一个剑气凌空堂弟子,从而出现纰漏放走了真正的剑宗少主,这个罪责没人能担得起。退一步来说,又有谁会相信,修为不过一品境界的剑宗少主竟敢在镇魔殿的眼皮子地下主动暴露自身行踪?

    说到底,徐北游的小心思就是出其不意,反其道而行之。

    从离开客栈到返回客栈,徐北游用了不到一个时辰的功夫,刚好赶上晚饭。徐北游和颜姓老人坐了一桌,颜姓老人轻声问道:“徐小兄弟,怎么回事?”

    徐北游开门见山说道:“剑宗余孽出手了,杀了一个镇魔殿执事,待会儿可能会有官家甲士过来盘问,颜老心里提前有个准备,让大家到时不要惊慌。”

    颜姓老人皱了皱眉头,显然没想到竟会出这档子事情,他是个老江湖了,道门和剑宗的事情也略知一二,知道这种宗门争斗最是容易殃及池鱼,实实在在的神仙打架凡人遭殃,若是平常他自然不怕,可偏偏这次小姐混在了商队里面,老人难免要担心忧虑。

    徐北游看不出半点异样,似乎自己真的就是个隐藏身份的镇魔殿执事,略微压低了声音说道:“颜老不必担心,徐某既然许诺不会牵连商队,那就肯定说到做到,这次剑宗少主前往江都,牵一发而动全身,燕州的小打小闹不过是剑宗的声东击西之计,当不得真。”

    颜姓老人眼神一凝,低声道:“剑宗少主?难道前些日子的传言是真的,剑宗宗主公孙仲谋已经死于掌教真人之手?”

    徐北游的眼神微不可察地一黯,点头道:“正是如此,所以我们才要截杀剑宗少主,力求毕功于一役,彻底断绝剑宗的嫡系传承。”

    这桩隐秘之事让颜姓老人脸色变得极为凝重,不过也让他对这徐姓年轻人的身份再无疑虑。

    毕竟如果不是镇魔殿中人,又如何能知晓此等隐秘之事?

    他如何也想不到,货真价实的剑宗少主如今就坐在自己对面,正侃侃而谈。

    晚饭后,徐北游在回房的路上遇到了刚从房间出来的女子,她狠狠瞪了徐北游一眼,没有说话,径直下楼去了。

    徐北游站在原地,摇头一笑。

    ——

    徐北游离开半个时辰后,随着一阵急促脚步声,一行人走进小巷中。

    身材高大的武城天官仍是穿着那一身铁甲,行走之间甲叶哗啦作响。

    他走到张玉圭的尸体前,低头望去,脸色阴沉。

    跟在武城天官身后的是燕州道门的一名主事,他有些吃不准这位镇魔殿大执事的心思,小声问道:“是剑宗余孽现身了?”

    武城天官俯下身去,将张玉圭胸口处的衣物掀开,沉声道:“好一记指剑,一击致命,是剑宗中人出手无疑,不过却看不出是到底是何人所为。”

    燕州道门的主事轻声问道:“可是大执事要等的人?”

    武城天官直起身来,微微摇头,道:“剑宗少主年纪尚轻,修为尚浅,若不依仗剑器之利,未必能有这份修为,这是其一。另外,我镇魔殿大肆缉捕剑宗少主并非隐秘之事,他恐怕早已得到风声,值此之际又如何会主动暴露行踪?这是其二。由此两点可以断定,今天出手的不可能是剑宗少主,应该是剑气凌空堂的某位剑师。”

    “剑宗此举有何意图?”燕州道门主事接着问道。

    武城天官冷冷一笑,“多半是要混淆视听,亦或者是声东击西。”

    他顿了一下,脸上的晦暗之色更重,眼神凌厉起来,说道:“也或许是张玉圭在来时途中无意窥破了剑宗少主的行踪,所以才会被尾随而至的剑宗高手杀掉灭口。”

    燕州道门主事一惊,“若真是如此,那岂不是说剑宗少主如今就在西岭口中,那我们要不要加派人手……”

    武城天官冷笑一声,“先不说张玉圭已经死了半个时辰左右,而这段时间已经足够让杀人的剑宗高手逃出城去,就算那名剑宗高手还留在城中,谁又能保证剑宗少主也在城中,毕竟这都是我的揣测之言,没有真凭实据,若是因为大动周章地追补这名剑宗高手而出现纰漏,甚至是放走了剑宗少主,谁能担起这份责任?是你,还是我?”

    燕州道门主事不敢再多说话,低头问道:“请大执事示下。”

    “外松内紧,按兵不动。”武城天官一字一句道,“剑宗少主未必会走燕州,如今也未必会在城中,张玉圭死得不明不白,在查清死因之前,不得轻举妄动,另外我会去西岭口守备统领那里走一趟,这里毕竟是他的地盘,什么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那名剑宗高手能以一己之力轻易斩杀十余名四品弟子,又能将一名一品高手一击致命,可想而知,很是棘手,若是轻举妄动,说不得又要折损人手,得不偿失。”

    这名主事连连点头应诺。

    武城天官挥手示意身后的道门弟子开始收尸,然后眯眼望向头顶夜空,轻声自语道:“就算过了我这一关,还有八位大执事,这次的主事大执事,可是排名第九位的南方鬼帝啊。”

    听到南方鬼帝这个名讳,躬身弯腰的燕州道门主事轻轻颤抖了一下。

    镇魔殿的三十六位大执事,从第十开始是一道分水岭,能入前十的大执事,无一不是地仙境界的高人。而镇魔殿又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若是多位大执事联手行动,那么镇魔殿殿主就会委任一位排名前十的大执事作为主事人,这次缉捕剑宗少主,共派出九位大执事,便是由排名第九的南方鬼帝作为主事人。

    第二日,小雪仍是飘飘洒洒,按照原本行程,商队还应在西岭口停留一天,不过颜姓老人临时决定改为今天启程,早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一行人离开客栈,徐北游换上了一身与商队里其他人类似的冬装,剑匣被裹好后挂在马鞍一侧,毫不起眼。

    今天的西岭口,乍看之下似乎与往日并无两样,可在实际上却是外松内紧,若是细细观察,就会发现巡城骑兵最少比往日多了一倍有余,只是被安排得十分巧妙,才未引起城内百姓商贾的恐慌。

    临近城门,徐北游更是发现今日城门的守卫比起往日多了数倍,其中还混杂了十余名身着青色道袍的道人,阵势森严。不过他好歹也是曾与辽王称兄道弟,与公主殿下手谈对弈,对于这点小场面自然不放在心上,面不改色,被城门守卫一一核对之后,无惊无险地跟随商队出了城门。

    离城之后,走在最前面的颜姓老人回过头来,瞥了一眼脸色平静的徐北游,嘴唇微动,似乎跟一旁的小姐说了什么。

    跟在老人身旁的女子却是重重哼了一声。

    恰好徐北游抬头望来,两两对视,女子赏了他一记白眼,赶忙转过头去。

    徐北游不在意地一笑,然后鬼使神差地回头望去。

    刚好看到了城头上的一个高大身影。

    徐北游下意识地按住马背上挂着的剑匣。

    镇魔殿大执事!?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