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守株待兔织罗网
    道门,自道祖立教以来,经过历代掌教不断改制后,其内在结构已经与俗世朝廷极为相似。

    如果将道门祖庭看作是朝廷庙堂,诸殿阁如同六部九卿,各地分支道门便是等同地方三司衙门,又有极为类似暗卫府的镇魔殿,无论从哪方面来看,道门就像是修行界中又一个统领天下的朝廷。

    按照这个说法,诸如佛门、玄教可以算是一方诸侯,至于剑宗,那便是天字号的乱党。如今乱党“贼首”公孙仲谋已经授首,可还有一个余孽徐北游逃亡在外,于是掌教真人回山之后,在紫霄宫中亲自颁下谕旨,令镇魔殿会同各地道门共同缉捕剑宗余孽徐北游,生死不论,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根据镇魔殿搜寻到的资料,剑宗余孽徐北游乃是西北西河原人士,不过因为中都崇龙观覆灭之事,镇魔殿在西北的势力大减,又与暗卫府正因为此事来回扯皮,所以镇魔殿没有在西北塞外过多耗费精力,而是将人手全部手缩回关内,

    镇魔殿共有一百零八位执事,此次派出四十六位执事,另有执事以下的镇魔殿弟子一百二十余人。同时各地方道门也派出弟子无数,在整个江南乃至是中原北地布下一张天罗地网,静等徐北游这只漏网之鱼自投罗网。

    道门的这张大网,以湖州、江州和江为重中之重,徽州、豫州和齐州等地略微次之,然后才是直隶州、燕州、陕州等地。

    镇魔殿此番派出的四十六位执事中,有十位大执事,三十六位执事。

    七州一都之地各有一位大执事坐镇,又有一位大执事总掌全局。而三十六位执事也有高低之分,诸如叶罪这样的红人,自然是留在江南之地静等功劳上门,那些不怎么得意之人,则是被上司分派到燕州、陕州等地。

    张玉圭是一名刚刚升任没有多久的镇魔殿执事,与叶罪年岁相差不大,却是没有叶罪那般好命,只能排在在一百零八位执事的末尾位置,平日里别说殿主,就连一般大执事也见不上几面,这次缉拿剑宗余孽,他理所当然地被分配到了最是偏远的三州之一燕州。

    大齐版图辽阔,而镇魔殿才不过寥寥数百人,若是想要掌控整个州府,未免力有不逮,所以一般镇魔殿都要由各地道门配合,这次张玉圭手下也被燕州道门分派了百余名弟子,可他却没有手掌权柄的欣喜,只有忐忑之感。

    因为在此之前,镇魔殿四十六位执事在那位主事大执事的主持下,曾经有过一场秘密的碰头会议,在这场会议上,基本定下了徐北游去江南的几条路线,分别是从燕州西岭口入齐州,从陕州大易府入豫州,或是直接绕道蜀州入湖州,但不管他从哪条路走,最后的目的地肯定是江都,所以主事大执事定下了外松内紧的方略,将主要人手都集中在江南一带,只用少部分人撒在外围几州。

    如果剑宗余孽是在江南落网,那么驻守江南的诸人肯定是第一等功劳,可外围几州的执事们就只剩下一点点苦劳了,若是事后查明剑宗余孽是从哪个州过去的,驻守此州的人还要受到牵连问责。张玉圭刚刚升任执事没多久,可不想因为此事再被贬谪下去。

    按照镇魔殿律,七十二执事在必要之时可指挥统领各地道门弟子一百二十人,张玉圭本身有一品境界,又有一百余名境界从六品到四品不等的燕州道门弟子助阵,若是只有一个一品境界的剑宗余孽,他丝毫不怕,怕就怕那个剑宗余孽身旁还有剑气凌空堂的高手随行护卫,如果是一两个人仙境界的剑师,那么他们这一百余人不但是打草惊蛇,而且还是以卵击石。

    到那时,他可就不是一个贬谪革职的下场,怕是要性命不保。

    所以张玉圭接到这个烫手的差事后,万事小心,事事向上禀报,而他的顶头上司,正是坐镇燕州的大执事武城天官。

    武城天官虽然只在三十六位大执事中排名第三十五,但既然名中有武,可见其武力相当不俗,不精玄通秘法,以武入道,与剑宗的霸道剑倒是有几分相似,对上专擅玄通的同境界高手很是吃亏,可对上鬼仙之境界下的俗世武夫,那便是一边倒的屠杀。

    西岭口是燕州的重要入关要道,武城天官在除夕那天就已经抵达此地。此时在西岭口的守备府中,身材高大雄壮的武城天官没有穿那身镇魔殿的招牌道袍,而是换上了一身大齐武将的制式铁甲,越发衬托得他一身跋扈武夫气焰。

    坐在武城天官一旁的正是本地主人,西岭口的守备统领。

    这位守备统领虽然是武将,但却像个文官,身着武将官服,手里却是捧着一本圣人典籍,从内而外地透着一股子儒雅气,与武城天官形成鲜明对比。

    虽说道门和朝廷近几年有些不和,可那都是上头大人物的事情,底下的人大多还是像以前一样,各论各的交情。

    这位统领大人姓魏名生,承平二年的进士,本就是读书人,后来承平五年时西北边境有过一场不大不小的叛乱,他作为兵部官员随军出征,后来阴差阳错地从兵部转入大都督府名下,竟是“投笔从戎”了。不过本朝并不歧视武人,所以魏生也没觉得有多大冤屈,就这么在西北扎根,这么多年下来,也是因祸得福,混到了从三品的一方大员。如果当年继续留在京城按部就班地擢升,顶破天也就是个五品员外郎。

    从三品的实权将领和一个五品京官,这其中的差距可不是一星半点。

    若是手里没有这实打实的三千兵马,身为镇魔殿三**执事之一的武城天官会与他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相交?

    一场初春的小雪飘洒而落,武城天官望向窗外,轻声问道:“魏兄,你说那个剑宗余孽,会有几分可能从燕州走?”

    正在读书的魏生皱了皱眉头,抬起头来淡然说道:“大约有三成吧,如果我是他,不会走燕州,也不会走陕州,而是从辽州出海,直接从海路去江南。”

    说罢他将视线重新转回到手中的圣人篇章之中。

    武城天官神情有些晦暗,开始在房内来回踱步,一身甲叶哗啦作响。

    颇为英俊的统领大人又是皱了皱眉头,放下手中书籍,对这位相识已经近十年的老友无奈道:“我已经把那人的画像散发下去,又有你带来的人手在暗中探查,只要他敢从西岭口走,那就一定逃不出你我的手心,且放心吧。”

    武城天官停下脚步,长长叹息一声,“实在是事关重大,不敢有丝毫掉以轻心,不过如今也只能借魏兄吉言,但愿如此吧。”

    武城天官以及张玉圭,如何都料想不到徐北游如今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只是略微改变形貌之后混迹于商队之中,再加上他素来遇事有静气,哪怕是与镇魔殿执事擦肩而过也可以做到云淡风轻,所以不管是道门弟子还是守城官兵,都没能认出他就是那个被四下缉捕的天字号剑宗余孽。

    外面下起了小雪,徐北游站在客栈的廊檐下,双手笼藏袖中,望着飘飘洒洒的雪末,怔怔出神。

    天空似黑非黑,就像一张白纸渗了些许墨迹,呈现出一种晦暗的乌青颜色,就像这个天气一般,让人很难生出欢喜愉悦。

    颜姓老人走出客栈,望了徐北游一眼,略带犹豫了一下,开口道:“徐小兄弟,最近城内的气氛似乎有点不大对劲。”

    徐北游微笑道:“颜老也察觉出来了?”

    “哦?”颜姓老人神情一凝,“难道徐小兄弟知道是怎么回事?”

    徐北游好似漫不经心道:“镇魔殿办事,缉捕剑宗余孽罢了。”

    颜姓老人松了一口气,沉声道:“老朽知道了,小兄弟尽管去就是,老朽只当是什么也没看见。”

    徐北游点点头,看着老者转身回了客栈,嘴角翘出一个淡淡笑容。

    剑宗少主假装成镇魔殿执事去追捕剑宗余孽,可真是一个不怎么好笑的冷笑话啊。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