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一剑穿心三十六
    这一刻,公孙仲谋浑然忘我,仿佛没有看到四名俱是十八楼以上的秋叶已经严阵以待。

    许多陈年旧事如浮光掠影般在公孙仲谋的眼前浮现,他记起了幼时与兄长公孙伯符一起出海,乘船漂流三千里。记起了少年时代,跟着师尊上官仙尘练剑,以剑分黑白。记起了青年时的意气风发,以及后来败给秋叶和萧煜的无奈和失落。记起了壮年时与张雪瑶相互扶持,并肩而行,乃至于相濡以沫,以及最后的相忘于江湖。

    这一抹要不得的走神恍惚,本该让公孙仲谋的剑势散去,毕竟剑三十六不是公孙仲谋如今的境界能够轻易驾驭,强行用出此剑已经是勉强,却不曾想这一抹恍惚之下,却让原本勉强散乱的剑势在刹那之间浑然天成。

    仅仅是剑三十六就已经让公孙仲谋的体魄难以承受,有无数血丝自毛孔渗出,鲜血淋漓,可他却浑然不觉,缓缓闭上眼睛,表情安详。

    最后一剑,公孙仲谋本人即是诛仙。

    一剑开天掠长虹。

    此时天上观战的九人俱是默然无语,平心而论,秋叶一气化三清堪称举世无敌,公孙仲谋的一剑开天也没人敢说自己能挡得下,这两人的交手到了如今地步,就是九人联手也无法阻止了。

    九人中修为最高的威严老者皱了皱眉头,逍遥地仙境界,尤其是到了秋叶和公孙仲谋这个层次,真正交手未必会惊天动地,很多时候都是方寸之间见大马金刀,因为他们对自身气机已经控制入微,绝不会多做无用之功,可一旦出现这种天崩地裂的景象,那就说明交手两人已经彻底放手施为,无暇去精益求精,几乎就是殊死一搏了。

    当世能有十八楼以上修为的人不算多,如果不算上那些深藏于水底的千年老王八,明面上不过三人而已。道门秋叶已经越过十八楼,距离飞升只剩下一步之遥,玄教慕容玄阴刚好站在十八楼上,屹立于当世巅峰,再有一人就是他了,境界与慕容玄阴相当,却是比秋叶低了一筹。

    秋叶看似四十不惑年纪,慕容玄阴更是如同刚及冠不久的年轻人,只有他垂垂老矣,实际上三人年岁相差无几,只是他所修之道,与公孙仲谋相同,过刚易折,既不能返老还童,也不能青春常驻,否则以他的超然境界,早就可以返璞归真。九人之中,也只有他,能对远处的两人大战做到心中了然。

    秋叶修道七十余载,枯坐玄都将近一个甲子,多年不履俗世,以至于许多人都忘了他当年也曾行走天下,将这人间走完大半,那时的秋叶又何尝不是天下谁人不识君?当年天下乱战,秋叶亦是参与其中,江南定鼎一战,上官仙尘用出开天一剑硬撼九重雷劫,当时秋叶也曾远远旁观,又如何会不明白剑三十六的可怖之处?

    正因为明白,所以才不会畏惧。

    秋叶有八成把握挡下这一剑,不但要挡下,还要一鼓作气斩杀公孙仲谋!

    只见稚童秋叶举起手中宝印,向上一抛。

    印玺清光大盛,只见印玺上方是中央天帝,四面分别篆刻有东南西北其余四方天帝,印玺下则有大大的古篆都天二字。

    道门三宝之都天印。

    接下来一幕,惊世骇俗,都天印飞入玲珑塔中,玲珑塔由原本七重变为三十三重,骤然拔高,上接苍穹,下立莲花峰之上,不见其顶。

    威严老者身旁的女子喃喃自语道:“修行界一直有个传说,在道门都天峰的飞升台上,立起三十三重玲珑塔,便可直通天门,若是沿着此塔登天,能抵达道祖的三十三天,不知是真是假?”

    四名秋叶呈四方方位立于玲珑塔下,四人修为借助玲珑塔熔铸于一炉,几乎堪比神仙境界,摆明了要硬接公孙仲谋的开天一剑。

    下一刻,诛仙狠狠撞在玲珑塔上,好似仙人撞天钟。

    天地之间有洪钟大吕之音骤起。

    震动天地。

    剑三十六堪称举世无敌,生生撕开了玲珑塔周围笼罩的玄黄之气,天穹破碎,裂纹横生。

    剑气横生蜿蜒,浩大沛然,不见公孙仲谋本人,只见有两道紫青之色的近百丈庞大气龙环绕纠缠于玲珑塔之上。

    玲珑塔震颤不休。

    继而整座莲花峰都地动山摇。

    诛仙号称天下最锋利的矛,玲珑塔则是最坚固的盾。

    以矛攻盾,孰强孰弱?

    秋叶本尊融汇另外三名秋叶的修为,伸出双手,以一双肉掌抵御天底下最为凌厉的剑气,袖口尽碎,道髻破裂,披头散发。

    公孙仲谋的身形已经是飘摇不定,似乎随时都会崩溃为漫天流华。

    青锋不过三尺,剑气长不可量。

    公孙仲谋看似完全处于劣势,但在修为高绝的老者看来,已经是举世无敌的秋叶应对得并不轻松,道稽和袖口破碎,说明这位掌教真人已经不单是无法控制自身气机外泄,就连仪态体面也顾不得太多了。

    不仅仅是老者,其他另外八人望向那三尺青锋,眼神中都有着毫不掩饰的忌惮。

    如果换成旁人,最好的结局也是与公孙仲谋玉石俱焚。

    不愧是当代剑宗宗主,即便不能举世无敌,那也是独步天下少有抗手。

    拼死一搏犹如背水一战,哀兵难败,尤其是以刚烈著称的剑宗之人,更是如此。

    从来只在直中取,不向曲中求,纵九死而不悔。

    剑是如此。

    人更是如此。

    老人有几分感慨唏嘘,堂堂剑宗宗主,难道就要落到个剑断人亡的下场吗?

    剑宗,近两百年来的历代宗主,似乎还没有一人能够飞升或是善终啊。

    这是天亡剑宗?

    已经是濒死之态的公孙仲谋嘶哑怒喝一声,不顾自身体魄摇摇欲坠,强行将手中诛仙向前推出三寸。

    秋叶身形虽然岿然不到,但是掌心上却是出现了一个刺眼红点。

    公孙仲谋脸上忽然露出一抹浅淡笑意。

    下一刻,所有剑气消散无形,只剩下一人一剑。

    一剑闪过,公孙仲谋已经是来到秋叶身后。

    秋叶的心口处绽放开一朵血花。

    一剑穿心,于世人而言是致命伤势,但对地仙境界之人来说,只是些皮肉外伤而已,不过若是点到即止的君子之争,如此伤势便算是败了。

    可惜今天不是点到即止的君子之争,而是不死不休的生死之争。

    秋叶伸手按住自己的心口,脸色冰冷。

    另外三名秋叶道人脸色肃然,同时向前踏出一步。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紫虹掠至秋叶和公孙仲谋两人之间。

    速度之快,甚至让远处观战的九位逍遥地仙都未能来得及在第一时间反应。

    九人中为首的老者第一个反应过来,望向紫虹,眼中流露出一抹毫不掩饰的恼怒之色。

    紫虹散去,现出一道身影,正是眉心处有一只鲜红竖眼的慕容玄阴。

    慕容玄阴轻抖水袖,在虚空中碎步快行,一双丹凤眉眼顾盼之间竟是比绝色女子还要妩媚三分,好似刚刚登台的大青衣。

    “咿~~~~~~呀!”唱腔凄婉,响彻方圆千里,让闻者几乎落泪,继而是没来由的一阵心悸。

    天地之间骤起涟漪。

    秋叶也难免有略微的失神。

    虽说慕容玄阴仅仅是争取了一个瞬间的功夫,但对于公孙仲谋而言已经是足够。

    他大笑一声,一剑掠长虹。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