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一气化三剑开天
    剑气凌空堂外的青玉广场上,秋叶仍旧是傲然而立,无数飞剑在玲珑塔的三尺前寸寸碎裂,无数断剑残骸如雨而落,几乎在秋叶的身旁两侧堆积起两座小山。

    当最后一剑落下,玲珑塔的玄黄之气刚好耗尽,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秋叶抬起头望着立在天空上的公孙仲谋,平淡道:“公孙仲谋,站那么高干什么?”

    话音落下,天空上的剑气缓缓消散,整个天幕不复刚才支离破碎的景象,先是有风自天外来,然后有云自四方汇聚,最后是乌云密布。

    公孙仲谋看了眼头顶近在咫尺的乌云,并不言语。

    道门法门不计其数,直指长生大道的法门就有十几门之多,号称天下万法出玄门,就连后建玄教,严格来说也可以算是道门分支,只是后来融汇天魔之道自成一家,更为偏离正道,这才算是完全脱离道门。

    其实这种情况在修行界中比比皆是,剑宗和玄教算是道门分支,而摩轮寺和金刚寺又是佛门分支,还有融汇诸教的白莲教,以及道儒两家融汇而成的天机阁,但总得来说,就算是西方教佛门,传入中原之后也深受道门影响,有着极深的道门印记,故而才会有佛本是道的说法,从这一点上来说,天下万法出玄门的说法绝非是道门自吹自擂。

    既然万法尽有,道门内部就绝少出现敝帚自珍的景象,凡是道门嫡传弟子,都有机会学到上品法决,像道门年轻一代弟子的佼佼者齐仙云,还未被立为首徒,就已经学到秋叶所修炼的三清诀,那么二十八雷珠结雷池的手段,也绝非是尘叶独有。

    秋叶第一次主动出手,所用的就是雷池大阵。

    黑云如墨,压城欲摧。

    秋叶当年有幸见到自己师尊与剑宗宗主上官仙尘的东都一战,那一战的结果是上官仙尘败于紫尘之手,被雷池大阵镇压,使得道门所支持的萧煜能够亲手弑杀大郑神宗皇帝,由此拉开了天下乱战的序幕。

    这一次,又是道门掌教战剑宗宗主,又是雷池大阵。

    是否又要天下将乱,是否还是一样的结果?

    仍是立于天幕之上的公孙仲谋好整以暇,静等天雷滚滚。

    上次在巨鹿城,尘叶的雷池被他以手中诛仙破去,这次换成秋叶的雷池,又有何不同之处?

    秋叶抬起一手,天上黑云猛然下坠,将其下方悬空而立的公孙仲谋吞没,无数黑云连绵涌动,其间有天雷滚动,紫电交织成网,二十八颗硕大雷珠在云海中若隐若现。

    身处雷池之中的公孙仲谋以左手两指抹过诛仙剑身,毫不犹豫地递出一剑。

    剑三十,无量一剑。

    没有止境,是为无量。

    这一剑,没有什么机巧玄妙,只有无穷无尽的剑气。

    在这一剑面前,云海瞬间退散,显露出原本隐藏其后的一颗颗几乎有等人高的紫色雷珠,东西南北各七宿,共二十八宿,共同构建雷池大阵。

    公孙仲谋一剑指向距离自己最近的角宿雷珠,牵一发动全身,亢宿、氐宿、房宿、心宿、尾宿、箕宿等六颗雷珠瞬间与角宿连成一线,整个东方苍龙七宿气势汹汹,直接朝这一剑撞来。

    两两相撞。

    随着漫天雷光流溢,东方七宿竟是被一剑逼退,不过只是被打飞出去,很快就去而复返,重回二十八宿阵列,这座壮阔雷池并没有受到太多折损。

    公孙仲谋环顾四周翻滚雷霆,深呼吸一口气,将手中诛仙高高举起,大笑道:“且看老夫一剑过雷池。”

    天地之间有剑光闪过。

    二十八颗雷珠震颤不休。

    雷池之间一瞬间出现了密密麻麻数不清的剑气,阵势宏伟。

    秋叶脸色不变,沉声道:“四方化九野,变。”

    原本东、南、西、北各七宿化为九野九天。

    分别是中央钧天:角宿、亢宿、氐宿。

    东方苍天:房宿、心宿、尾宿。

    东北变天:箕宿、斗宿、牛宿。

    北方玄天:女宿、虚宿、危宿、室宿。

    西北幽天:壁宿、奎宿、娄宿。

    西方颢天:胃宿、昴宿、毕宿。

    西南朱天:觜宿、参宿、井宿。

    南方炎天:鬼宿、柳宿、星宿。

    东南阳天:张宿、翼宿、轸宿

    仍是二十八宿,但是却与先前大不一样。

    原本散布在雷池之间的剑气随着变阵,烟消云散。

    秋叶伸出双手向前一推,东方苍天和西方颢天六颗雷珠轰然而动,携带万钧雷霆,朝着公孙仲谋撞去。

    公孙仲谋挥剑磕开房宿、心宿、胃宿,又躲过昴宿、毕宿,仍是被尾宿撞在后背上,脸色赤红欲滴。

    秋叶面无表情地一挥大袖,中央钧天、东北变天、西北幽天、东南阳天共计十二颗雷珠又是依次撞来。

    公孙仲谋若是止步于剑三十,那便是几乎要陷入绝境。

    不是公孙仲谋有所留手,而是其后六剑的确不是他现在的境界可以随意驾驭,以当年上官仙尘已经媲美神仙境界的修为,连用剑三十六和剑三十五两剑后仍要力竭身死,其中霸道可见一斑。

    公孙仲谋望向奔涌而来的雷珠,脸色平静,身形瞬间被雷珠淹没,但却有一道剑气冲霄而起,接天连地,屹立不倒,久久不绝。

    秋叶轻哼了一声,双手猛然向前一推,就像赌徒将身前的筹码全部压上。

    剩下的北方玄天、西南朱天、南方炎天十颗雷珠也再次而动。

    一座雷池大阵全部压上。

    雷池啊,不敢越雷池一步的雷池。

    观战的九人不约而同地向后退去,一直倒掠出去数里的女子始终盯着莲花峰顶的壮阔战场。

    在她的视线中,只见一道接着一道的紫雷轰然炸开,遍布了整个天际,好像没有尽头。

    女子轻轻叹息一声,“不愧是天下第一人啊。”

    紫雷汹涌如海。

    就在这汹涌紫雷中,忽然有一道白光如彗星一般升腾而起。

    站在女子身旁的老者朗声笑道:“上官仙尘说过,恃三尺青锋,自当横行天下!”

    白光冲天而起,冲散紫雷无数。

    手持诛仙的公孙仲谋再次升上天际,脚下紫色雷霆如大潮拍岸。

    不过此时的公孙仲谋也是遍体鳞伤,握剑的双手更是已经没有血肉,只剩下森森白骨。

    女子喃喃道:“都是近百岁数的人了,何至于如此啊?”

    公孙仲谋对于自己的伤势熟视无睹,仍是举起了手中的诛仙,

    诛仙上纠缠的两条紫青色气龙直冲天际。

    女子看到这一幕后,竟是感到一抹难掩的凄凉,轻声重复道:“何至于如此?”

    秋叶平静地望着公孙仲谋,但在下一刻他的脸上就闪过一抹惊愕。

    就连观战的女子和老者也倍感震惊。

    公孙仲谋递出了一剑。

    不过这一剑却不是斩向雷池。

    一直没有说话的蓝玉轻声喟叹道:“公孙仲谋竟是要……”

    威严老者喃喃道:“竟是要与秋叶拼死一搏。”

    剑三十六,一剑开天。

    天地寂寥。

    片刻平静之后,便是一大串压过雷声的轰隆震响。

    只见天穹破裂,一道漆黑的裂痕出现在天幕上,横贯东西。

    浩大雷池在这一剑面前竟是直接变得摇摇欲坠。

    秋叶的脸上破天荒地流露出一抹凝重神色,轻声道:“仅仅是起剑就有如此威势,看来是剑三十六无疑了。既然你舍得了性命,那贫道奉陪到底。”

    秋叶洒然一笑,大袖一挥,竟是收起了二十八颗雷珠构成的雷池大阵。

    “请道友助我。”秋叶敛袖拱手,稽首作揖。

    一道清气悠悠升天际。

    云雾飘渺。

    有三位道人脚踩祥云,联袂而至。

    右手边是一位剑眉星目的年轻道人,约莫二十三四岁,背负长剑,朗声道:“贫道来也。”

    左手边则是一个稚童,挽着小小道稽,双手捧着一方宝印,奶声奶气道:“特来助道兄一臂之力。”

    最后,上方是一名须发皆白的年迈道人,盘膝而坐于青莲之上,手执拂尘,捻须微笑道:“老道虽是年老体衰,但也可勉力为之。”

    三位道人俱是十八楼以上的修为。

    一气化三清。

    公孙仲谋对于三位横空出世的道人视而不见,身剑合一,悍然决绝地撞向秋叶。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