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万剑遮天紫气来
    女子用手指轻轻拨动了下腕下的红线,盯着摇晃的黑刀,眯眼道:“这点你比我强,我的确是有些妇人之见了,最好是公孙仲谋和青尘死在秋叶手中,慕容玄阴死在你的手上,然后你们都死在萧家小儿的手上,那才是天下太平。”

    老人忽然笑道:“你别忘了还有林寒和萧瑾,这都是萧煜当权时留下的隐忧,如果萧玄再死在他们的手上,岂不是更有趣?”

    女子笑道:“萧玄虽然是那个女人的儿子,但也是萧煜的儿子,如果是他笑到最后,我还是能死而瞑目的。”

    老人望向某个晦暗方向,“平心而论,林寒不足以成事,真正让人防不胜防的是萧瑾,当年那个凭借三寸之舌就能挑动上官仙尘北上、陆谦退兵、数次改换门庭却不断平步青云的萧瑾萧怀瑜,蛰伏了六十年,这才是最让人忧心的地方。”

    魏王萧瑾,字怀瑜,别号卫国钓鲸客、东海钓叟、胜太公。

    当年,南北两大谪仙人,一文一武,萧怀瑜是为其中之一。

    另一边,在千百飞剑即将临身之际,秋叶终于不再视而不见,大袖一挥。

    有紫气东来。

    紫气浩浩荡荡如江河,自天上奔流而来。

    公孙仲谋双袖一振,漫天飞剑变化交织如一张天罗地网,整个剑阵剑气萦绕。

    下一刻,就只见浩荡剑气冲入剑阵,整个莲花峰震动不休,如遭地动。

    最先迎上紫气的三百余剑,悉数烟消云散,剩下的七百余剑亦是震颤不休。

    公孙仲谋轻轻扣指,剩下的七百余剑也随之眼花缭乱地变阵,开始疯狂绞杀紫气,在莲花峰上撕裂出一道道深不见底的沟壑。

    分不清是剑阵搅烂了紫气,还是紫气冲散了剑阵。

    天昏地暗。

    公孙仲谋拔出诛仙一剑斩出。

    剑势刚猛无匹,似要摧城拔山岳。

    秋叶的手中同样出现一柄青色长剑,剑尖连点。

    一点一生莲,瞬息之间,天空中竟是绽放出数百朵青莲。

    然后诛仙与这些青莲撞击在一起,斩碎青莲数百后,剑势已尽,可青莲仍是层出不穷。

    公孙仲谋皱了皱眉头,手握诛仙冲霄而起,立于莲花峰的上空。

    这一刻,公孙仲谋立于天,秋叶立于地。

    这是从天而降的一剑。

    公孙仲谋举起手中诛仙之后,天幕瞬间被剑气切割得支离破碎。

    在碧游岛西北方向的一座岛上,有无数飞剑升空而起,乌压压如一片黑色铅云,遮天蔽日。

    秋叶刹那间就明悟其中玄妙。剑宗三十六岛,除了碧游岛之外,还有一座岛亦是天下闻名,此岛名为剑冢,岛上葬剑百万,曾是上官仙尘的清修之地,也是剑宗历代祖师的葬身所在,公孙仲谋选在莲花峰与他交手,那便是要抢夺地利,正因为剑冢岛近在咫尺,所以飞剑才会如此迅疾,又如此数量庞大!

    天时、地利、人和,同境修士斗法,此三点尤为重要。就拿秋叶自身来说,身处都天峰的秋叶和下山的秋叶不能说天差地别,那也是相差颇为悬殊,这也是秋叶之前为何会说只要他不去帝都,那即便是萧煜再世也奈何不得他的缘故。

    当公孙仲谋手中诛仙重重落下之后,遮天蔽日的长剑就如同倾盆大雨,齐齐落下,而且在下落过程中也并非是全无章法,处于最前面的长剑全部指向秋叶,其后的长剑则是一剑接一剑,首尾相衔,远远望去,如同一个巨大的漩涡龙卷,从九天之上倒挂而下。

    先前秋叶以玄通化出的青莲在这一剑之下尽数湮灭。

    秋叶任由长剑落下,岿然不动,只是做了一个扶冠的动作。

    高悬于头顶的玲珑塔玄黄之气大盛,使下落的长剑不能近其三丈之内。

    归根结底,这还是一场气力之争,而高踞十八楼之上的秋叶,无疑要比十六楼的公孙仲谋多占许多便宜。

    秋叶抬头望向那个立于高空之上的同辈老人,平静道:“该轮到贫道出手了。”

    ——

    徐北游独自一人跌坐在空空荡荡的剑气凌空堂中,这儿依稀可以看到当年的鼎盛气象,宝珠为灯,金玉做柱,雕梁画栋,白玉铺地。不过此时已经是荒芜一片,虽然这儿并没有像外面青玉广场那般支离破碎,但是遍地的乌黑血迹和断剑残骸却是无言道出了几十年前那场屠杀的惨烈。

    透过正门,他能依稀看到外面惊天动地的阵仗,以他的修为,自然分辨不出到底谁优谁劣,不过从师父先前的话语来看,此战胜算极小。

    剑宗三十六,公孙仲谋若是不能用出最后六剑,想要破开玲珑塔对秋叶做成伤害,无异于痴人说梦,秋叶这个天下第一人之所以被公认为实至名归,不单单是因为他的境界已经越过十八楼,更因为他手中掌握有道门的两件至宝,就算有什么不世出的十八重楼尸解仙或是散仙人物,若无至宝在手,也难以匹敌。

    遇上这样几乎没有破绽的准神仙人物,即便公孙仲谋手持诛仙,也很难有胜算,除非是用出剑三十六的最后几剑,才能有五五分的胜算。

    就在这时,有人从剑气凌空堂的深处缓缓走来,一双原本略显妩媚妖异的丹凤眸子此时竟是呈现出诡谲的紫色,整个人一改往日的阴柔,如同君王临天下,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徐北游。

    徐北游下意识地回头,一惊之下不由得向后连连倒退,惊问道:“你是谁?”

    来人伸手轻按了下自己眉心处的那抹鲜红,轻笑道:“公孙仲谋没跟你提起过我吗?”

    徐北游愣了一下,然后恍然道:“你是慕容玄阴。”

    慕容玄阴眯起一双丹凤眸子,笑道:“是啊,公孙仲谋号称交游遍天下,可死到临头了,竟是只有我一个慕容玄阴赶来送他走完这最后一程。”

    徐北游闻言沉默片刻,沉声问道:“慕容前辈,你能否援手家师?“

    慕容玄阴摇了摇头道:“无能为力。”

    徐北游先前被慕容玄阴的气势所慑,直到此时静下心后才发现,这位玄教教主其实很是狼狈,长发披散,白衣染垢,甚至还有几处血迹,似乎是刚刚经历了一场惨烈大战。

    慕容玄阴摆了摆手,止住徐北游将要出口的话语,平淡道:“先不说秋叶这个天下第一人,就说天上观战的九人,其中就有四人是道门峰主,另外五人中也有我的宿敌仇家,虽然只是元神出窍,但也不是我一人就能力敌的,所以此事我真的是无能为力。”

    徐北游颓然道:“那前辈来此为何?”

    慕容玄阴笑了笑,“我救不了公孙仲谋,却能救得了你。”

    徐北游惨然一笑,“若是师父身死,救我又有何用?”

    慕容玄阴再次眯起眼,“对于秋叶而言,公孙仲谋必须死,可他的徒弟却是不足为虑,对于公孙仲谋而言,他自己可以死,但是剑宗不能灭,你是剑宗少主,你说你有什么用?”

    说话间,慕容玄阴伸出一根手指,在自己眉心处的鲜红上割出一条深深血槽,没有鲜血流出,反倒是血光四溢。

    就好像是一只血红竖眼。

    “你要做的就是,接过你师父的担子,重振剑宗。”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