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如何才是得太平
    秋叶望着公孙仲谋手中的诛仙,摇了摇头,平静说道:“既然公孙宗主要倾力而战,贫道也不好藏藏掖掖,自当奉陪到底。”|

    他头顶浮现一尊金黄色宝塔,宝塔七重,其内须弥芥子,自成乾坤,似有无量之高,无量之大。

    公孙仲谋淡淡一笑,将诛仙横剑胸前,屈指而弹,诛仙剑身发出一声如若雷鸣的炸雷声响。

    剑十四,苍雷震,一震五百里。

    公孙仲谋连弹七次,便是七道雷声轰然炸裂。

    秋叶负手而立,不闪不避,足见其身为天下第一人的自负。

    七道无形气机层层叠加,在秋叶身前三丈处猛然炸裂开来,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气浪卷起漫天烟尘向四周扩散开来,横扫整个莲花峰。

    烟尘散去,秋叶仍是站立原处,毫发无损。

    公孙仲谋摇了摇头,手中诛仙前指,向前踏出一步。

    剑一,纵九死不悔。

    剑三十六,从简到繁,再从千机之变返璞归真,剑一作为剑三十六的第一式,无疑是很简单的一剑,就是决然一刺而已,可正是这一剑,却是当年上官仙尘最为喜爱的一剑,死在这一剑下的地仙,不知凡几。

    地仙十八楼,初登一重楼二重楼的地仙境界和十二楼以上的地仙境界,绝对是天差地别,差距之大堪比九品境界与一品境界。而十二楼以上的境界,又有一个一楼一登天的说法,每一楼之间的境界差距极难抹平,除非是手中持有至宝。

    比如说诛仙。

    如今的公孙仲谋足有地仙十六楼的境界,距离那十八楼也不过是两步之遥而已,又有诛仙在手,哪怕是遇到了十八楼之上的准神仙,也有一战之力。

    可惜的是,秋叶作为道门掌教,同样怀有至宝。

    这一刻,秋叶头顶上高悬的玲珑塔大放光芒,垂落道道玄黄之气,将秋叶整个人笼罩其中。

    两两相撞。

    秋叶仍旧是站立于原地不动。

    公孙仲谋则是后退数十丈,握剑的右手微微颤抖,脸上有血气一闪而逝。

    秋叶手掌中凭空出现一柄拂尘,平淡道:“贫道再接你最后一剑,三剑之后贫道不会留手。”

    公孙仲谋深吸一口气,面庞恢复平静,大踏步前行,手中诛仙剑身上环绕的两条紫青色气龙愈发雄壮。

    下一刻,公孙仲谋一步来到秋叶面前三丈处,人至剑至。

    剑气雄壮如江河。

    整个莲花峰峰顶从南到北近乎千丈距离被剑气生生撕裂成两半,青玉广场破碎,在这一线之上,出现一条三丈深的长长沟壑。

    秋叶终于不能再站在原地不动,身形随着这道剑气不断向后退去,等到秋叶重新站定,已经是站在莲花峰的边缘。

    秋叶与公孙仲谋相对而立,秋叶以右手食指抵住了诛仙的剑锋,脸色淡然。

    公孙仲谋大笑一声,“三剑哪里够,再来一剑罢!“

    秋叶淡然一笑,轻轻一摆手中拂尘。

    拂尘上的银丝瞬间暴涨千百丈,铺天盖地地朝着公孙仲谋席卷而去。

    公孙仲谋周身剑气涌动,将银丝斩断无数。

    公孙仲谋身形飘摇而退,双手握剑刺入地面,沉声道:“秋叶,看一看这一剑如何。”

    十二道剑气冲天而起。

    莲花峰峰顶的青玉广场瞬间全部破碎,化为粉末。

    十二剑气如同巨柱,接天连地,在天幕上造就出一副风起云涌的异象。

    一人一剑结剑阵。

    一座杀意凛然的剑阵凭空而生。

    剑二十八!

    秋叶毫不犹豫地向前踏出一步,看似极轻,整个莲花峰却是猛然一震,如同山岳撼大地,身形飘然进入剑阵之中,

    公孙仲谋手掌按着剑首,轻念了一个“起”。

    十二道剑气巨柱之间有一柄柄完全由剑气组成的长剑缓缓浮现,栩栩如生,数量足足近千,交织成一张巨网,剑尖全部指向已经进入阵中的秋叶。

    整个莲花峰在这一刻万籁寂静,就是吹拂的大风也被剑气完全切割,支离破碎。

    公孙仲谋两只大袖翻滚飘摇,在无数剑气起伏中,如同立于云端的剑仙。

    他举起一只手臂。

    剑阵之内的所有气剑竟是如同真正的三尺青锋一般欢快颤鸣。

    这些气剑可不是公孙仲谋当初在巨鹿城中凝聚出的剑影,与徒有其表的剑九相比,剑二十八每一剑都是剑意凛然,剑气凛然,杀意凛然。

    他的手臂向前重重落下。

    刹那之间,千余飞剑从天而落如雨!

    全部落向那个负手而立的道门掌教,秋叶。

    天空中,九位十二楼以上的地仙默然旁观。

    天下间地仙人数近百,可境界能在十二楼之上的,不过寥寥十余人,在场的九人更是其中佼佼者,此时扪心自问,如果换成自己去面对手持诛仙的公孙仲谋,能否力敌?

    多半是难以招架的。

    威严的华服老者身旁站着一名绝美女子,一袭白衣,手腕上系着一根鲜艳红绳,红绳另一端则是坠着一柄通体漆黑幽深的长刀,黑刀配白衣,十分显眼。

    女子看了威严老者一眼,带着三分慵懒地轻笑说道:“这么多年了,我瞧见秋叶那副自以为是的样子,还是觉得刺眼。”

    老人瞥了她一眼,缓缓说道:“这么多年了,萧煜送你的这把刀,还没扔掉?”

    女子脸上的笑意骤然收敛,平淡道:“人都死了,留个念想不行啊?”

    老人脸上露出一抹玩味笑意,“当然可以啊,谁让你是师姐呢。”

    女子对于这句师姐却是不以为意,道:“先不说我已经叛出宗门,我们玄教最是讲究以下克上,谁的修为高谁就说话声音大,以你临近飞升的修为,就是当年给我们传道授业的大长老复生,也不敢对你说三道四。对了,你什么时候飞升?”

    老者略微犹豫了一下,轻声道:“杀了慕容玄阴之后。”

    女子嗤笑一声,“玄教能拿得出手的就这么两个人,再死一个,任凭你是神仙修为,能顶得住道门几十号地仙联手?”

    老者长长叹息一声,“当年的剑宗祖师何等绝世之资,也不过是一剑压服二十四位大真人而已,我大约是不行的。”

    老人沉默片刻,继续说道:“如果我能杀掉慕容玄阴,你就回来做玄教教主,如何?”

    女子抬起手腕,望着垂落下来的黑色长刀,轻轻说道:“好。”

    天下间有几大宗门,除去执牛耳的道门和已经名存实亡的剑宗,还有仅次于道门的佛门,位于后建的玄教,草原上的摩轮寺,宝竺国的金刚寺,帝都的天机阁,以及群龙无首的儒门。

    其中道门势力最大,佛门底蕴最深,儒门遍布最广,而明面上顶端高手却是玄教最多,足足三人,比起明面上只有秋叶和尘叶的道门还要多出一人,不过玄教内部不和也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故而只能偏安后建一隅,无力与道门抗衡。

    在此之外还有三大魔头的说法,这个说法其实是从镇魔殿的榜单上衍生而来。

    青尘在修行界中倒是无甚恶行,但是对于如今的道门而言,那就是罄竹难书了。先是与上代掌教真人紫尘争夺掌教大位,紫尘飞升之后,又与本代掌教真人秋叶为敌,事败之后叛出道门,于贺牢山屠戮镇魔殿,一身修为通天彻地,故而被列为三大魔头第一位。

    第二位就是如今的玄教教主慕容玄阴,亲手沾染鲜血不多,但是喜欢藏于幕后挑弄是非,修行界中的许多莫名祸事,多半是出自他手。

    至于最后一人最富争议,正是徐北游的师父公孙仲谋,其实这些年来公孙仲谋和慕容玄阴都在做同样的事情,不同的是慕容玄阴行诡道,处处布局,让人如坠云雾,落了个实实在在的魔头名声,而公孙仲谋则是合纵连横,从达官显贵到神仙真人,无人不识,大有天下谁人不识君的气魄。辽王牧棠之、灵武郡王萧摩诃,甚至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看重公孙仲谋的原因不是他身负剑三十六,而是他身上那张巨大的人脉网络。

    女子忽然轻声说道:“你说,如果你杀了慕容玄阴,秋叶再杀了公孙仲谋和青尘,这样是不是就天下太平了。”

    威严老者没有出声,只是嘴唇微动。

    未出口的是一个萧字。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