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莲花峰上九仙至
    莲花峰,历代剑宗宗主曾在此地传道授业,峰顶开阔,除了一座剑气凌空堂外,还有一座由青玉铺就的广场,只不过这座广场此时已经是支离破碎,残破不堪。

    公孙仲谋带着徐北游来到这儿,望着广场上的道道剑痕,沉默良久后说道:“当年我就是在这儿从萧慎手下逃得一命。”

    徐北游不断打量着四下的剑痕,每一道剑痕都是霸道无匹的一剑,时隔几十年,其中蕴含的剑意仍旧雄壮浑厚,可见当年留下剑痕的人,是何等骇人修为。

    公孙仲谋向满眼的沟壑残垣,平静道:“剑是一样的剑,但是剑意因人而异,有人走仙道,有人走王道,也有人走霸道,还有极为少见的诡道和圣道,几种剑意各有优劣,仙道剑最是玄奇,常常可以有惊人之举,最擅越境而战。王道剑最是中正平稳,最擅以势压人,堪称同境难逢敌手。霸道剑意很难越境而战,但擅长以力压人,面对境界低于自己之人,几乎是所向披靡。当年三大长老中的萧慎就是霸道剑,当时师尊不在宗内,碧游岛上以萧慎境界最高,所以当萧慎一人一剑屠戮剑气凌空堂时,竟是个无人可挡的悲惨局面。”

    徐北游问道:“师父你是什么剑意?”

    公孙仲谋犹豫了一下,自嘲道:“为师是王道剑,若是让我与秋叶同境相争,我有八成胜算,可惜从始至终,秋叶的境界始终高于我。”

    似乎知道要徐北游要继续问什么,公孙仲谋浮现一个淡淡笑意,继续说道:“至于为师师尊的剑意,既是仙道剑又是王道剑,为师以王道剑立世,算是中规中矩,若是执掌一个如日中天的剑宗没什么问题,可要是扶大厦于将倾,挽狂澜于即倒,那就有些不够看了。仙道剑一向被视作上品剑,就是因为越是身处绝境,越是能力挽狂澜,这才是可贵之处。至于你自身的剑意会是什么,现在还看不分明,要看你自行悟道修行,如果是换成为师的师尊来亲自教你,可能要好很多。”

    徐北游点了点头。

    公孙仲谋看了他一眼,笑意转浓:“不过在为师看来,怎么也得是仙道剑才行,说不定还是千年难遇的圣道剑,为师看好你。”

    徐北游先是有些羞赧,然后又肃容三分。羞赧是因为师父对他的赞誉,让他有点不好意思甚至无所适从,不过在赞誉之后,却是一个剑宗的重担,让徐北游不得不郑重对待。

    公孙仲谋低头看了看脚下的交错剑痕,忽然说道:“今日之后,不知又要添上多少痕迹?北游,你看好了,每道剑痕都是一剑,对你日后的剑道大有裨益,你不必强求现在就能完全领会,大可先强记于心中,日后再慢慢参详。”

    徐北游小心翼翼问道:“师父,你说今日之后是什么意思?”

    公孙仲谋笑道:“今日之后,即是我和秋叶一战之后,咱们师徒运气不错,这一战还有不少看客,众目睽睽之下,秋叶自持身份,不会与你一个晚辈为难的。”

    徐北游神情复杂,默然不语。

    公孙仲谋看了眼天色,轻声感慨道:“秋叶说自己是枯坐玄都甲子年,可在为师看来,这一甲子的功夫,已经让秋叶走到了举世无敌的高度,我们这辈人到了如今的年纪,都是已成定局,想要胜过秋叶基本无望,以后还是看你们这辈年轻人了。”

    就在此时,天生异象。

    天空中绽放出无数炫目的雪白光亮,占据了整个天幕。

    徐北游只能以手遮脸,不敢睁眼半分。

    公孙仲谋抬头望向天空,视野中,除了无穷无尽的雪白光亮,还有九团耀眼光球,如同九轮曜日。

    以莲花峰为圆心,九个光团围成一个圆圈,似乎是在围观这座曾经的东海第一峰。

    片刻后,漫天的刺目白光如同潮水一般退去,只剩下九个光球仍旧悬于当空。

    公孙仲谋摘下背后剑匣立于身前,高声道:“诸位老友,真是多年不见了。”

    九位十二楼以上的地仙元神出窍,联袂登场!

    其中一人冷笑出声出声道:“公孙仲谋,明年的今日便是你的忌日,故而我等今日特来为你送行!”

    说话间九个光球陆续散去光芒,化出各自形貌,刚才开口说话的正是一位身着玄黑道袍的年迈老道。

    站在公孙仲谋身后位置的一位中年道人讥讽道:“我道门为修行界执牛耳者,掌教真人更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人,剑宗归于道门是既定的大势所趋,你公孙仲谋竟然想以一人之力忤逆大势,当真是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公孙仲谋沉默不语。

    站在公孙仲谋右手位置的是一名华服老人,气势最为雄浑,堂堂皇皇,仿若是坐镇天地之间,镇压一些妖魔邪祟,只论气势而言,比起刚才说话的老道还要高出一筹,他缓缓开口,声音若洪钟大吕,响彻天地之间,“公孙仲谋,慕容玄阴救不了你,你这是取死之道!”

    公孙仲谋伸手按在剑匣上,平静道:“我剑宗剑道,从来都是只在直中取,不在曲中求,若是我避而不战,有违自身剑道。”

    威严老人面容上看不出丝毫感情,漠然道:“既然你与秋叶要有一战,那我们就给你们这一战,老夫承诺,此战不会有其他人插手。”

    公孙仲谋微微低头,轻笑道:“真是好极了。”

    站在威严老人对面的是一位俊秀僧人,微微摇头,脸上流露出淡淡慈悲和怜悯神色,“道门掌教真人已经越过十八楼,又有两件至宝在身,就算说是在世神仙也不为过,除非是清尘大真人出现在此处……”

    站在僧人身旁的的道人已经是摇头大笑道:“虽说清尘师伯被天尘师叔逐出了道门门墙,但说到底还都是道祖传人,他不会出现在此地的。”

    当朝的首辅大人蓝玉也在九人之中,不过他没有开口说话,只是沉默地看着公孙仲谋身后的年轻身影。

    年轻人已经是双目通红,十指死死握拳,指甲刺入皮肉而不自知。

    九人中有四位道门峰主,此时已经有三人先后出声,此时最后一位峰主张开双手,终于是高声开口道:“贫道已经看到诛仙一剑回归道门。”

    公孙仲谋对于这些言语不为所动,淡然道:“秋叶,还不现身?”

    有风起,风起风落。

    叶家祖宅中的道人骤然消失,不留半点痕迹。

    下一刻,一只云履踏足莲花峰,一名紫袍道人出现在莲花峰上,朝公孙仲谋缓缓行来。

    徐北游猛地瞪大了眼睛,虽然这是第一次相见,但是他可以很肯定,此人正是那个乘舟而来的道人。

    那个言称要“道门秋叶亲到此,了却前尘过往缘”的秋叶道人。

    道人来到公孙仲谋身前百丈处,一振袍袖,轻淡道:“秋叶在此。”

    抛开徐北游这个无关轻重的小人物不说,其他人都是元神出窍,只有秋叶和公孙仲谋是真身亲至。

    高空九人中的唯一女子轻轻叹息,与其他人对视一眼后,各自主动向后退去。

    公孙仲谋一挥袍袖,徐北游身形不自由主地向后飞入剑气凌空堂的大殿中。

    如此一来,斑驳破碎的青玉广场上就只剩下秋叶和公孙仲谋两人。

    公孙仲谋一手按剑匣,朗声道:“请剑!”

    剑匣骤然洞开,继而剑气大盛。

    有剑自剑匣中缓缓升起。

    这一次的诛仙剑,与以往大不一样。

    通体玄黑之色,从剑柄到剑身有紫青两气如同两条长龙纠缠,外有白色光芒笼罩,内有赤光隐现。

    公孙仲谋伸手握住诛仙剑柄,轻念道:“我有仙剑一把,久被剑匣关锁。一朝出世光照,斩断山河万朵。”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