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仙剑出鞘二十三
    扬尘几度山岳轰,仙绶翻腾上九重。

    本是卫国朱紫户,持斋把素紫霄宫。

    修道归真气十载,玄都坐悟长生功。

    都天山上罡风重,紫霄宫中道行隆。

    睥睨上品地仙位,策勉人间遍芙蓉。

    无论姿容还是气质都像极了天上仙人的道人,平淡开口道:“公孙仲谋,慕容萱为你求情六十年,贫道也就容忍你六十年,如今萧煜已去,萧玄已立,若你执意与萧玄沆瀣一气,请恕贫道不念六十年的香火情分。”

    随着秋叶的话语,整个海面惊涛如怒,如同沸水般翻滚不休。

    公孙仲谋脸色平静,轻声道:“既然你刚才说道门秋叶今到此,那我就不该叫你叶秋了,也是,叶秋早就死了,只剩下道门秋叶,时至今日,更是变成高坐玄都的掌教真人。你我可谓同辈,身份上,我这个落魄剑宗宗主自然比不得你这个九霄之上的道门掌教,只不过你想要了清前尘旧事,却是没那么容易。”

    道人问道:“若说修为境界,你不是贫道的对手,公孙仲谋,你凭什么让贫道不那么容易?就凭你身后那把诛仙?”

    公孙仲谋面无表情道:“正是。”

    道人轻笑一声,分辨不出是嘲讽还是感慨,“诛仙,好一把诛仙,离开道门近千年,也该回来了。”

    诛仙。

    道门有三件道祖传下的至宝。

    分别是都天印、玲珑塔、诛仙剑。

    此三宝由道门历代掌教真人亲掌,三宝加身,举世无敌,便是神仙降世,也奈何不得。

    千年前,剑道之争,道门两分。剑宗祖师携带诛仙剑叛离道门,于东海碧游岛上建立剑宗。

    于是诛仙剑成为剑宗的镇宗至宝,离开道门近千年。

    只有诛仙回到道门,当年的剑道之争才算有了个了结,剑宗也才能算是真的亡了。

    “你想要诛仙?”公孙仲谋点了点头,从背后取下剑匣,然后将它竖立在身前地面上,“它就在这儿,尽管来拿。”

    秋叶浅笑道:“送你赴黄泉之后,此剑不取自来。”

    公孙仲谋伸手按在剑匣的顶端,剑匣开始有丝丝缕缕的剑气溢出,然后剑气愈来愈盛,愈来愈密,茫茫然升腾而起,直冲天际。

    恍恍忽忽之间如同天上仙人的中年道人神色平静,只是静观。

    剑气冲霄而起,徐北游看到天空中先是云气翻滚,然后就再无云卷云舒,在头顶天际出现一个巨大的漩涡,深邃无比,深不见底。

    未出剑匣,已经是天地异象。

    公孙仲谋手扶剑匣,黑色广袖飘摇。

    镇魔殿殿主与其说败在了公孙仲谋的手中,倒不如说败在了这把剑的剑下。

    秋叶终于开口,平淡道:“剑二十三?”

    公孙仲谋点了点头,猛地一拍剑匣。

    剑匣洞开,一剑出世。

    所有剑气在这一瞬间尽数收敛,没有剑气,只有横贯天地之间的剑意。

    当年的上官仙尘曾经说过一句话,“恃三尺青锋,横行天下。”

    这一刻,浪涛静止,大风停歇,云气停滞。

    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定格。

    仿佛世间唯一存在的便是这一剑。

    也仅仅是这一剑。

    剑二十三!

    天地失颜色,变成一片黑白之色。

    在这一片黑白中,秋叶是唯一鲜活的颜色,他一挥袍袖,有紫气东来。

    甚至天空也被渲染上一抹浓郁紫意。

    紫气浓郁近乎实质,凝聚成一根紫柱,从天而落。

    下一刻,剑二十三视漫天紫气于无物,毫无阻碍地穿过紫柱,轻而易举地来到秋叶面前。

    惊涛拍岸,大风呼啸,云气翻涌。

    剑二十三刹那间悬停。

    天下之事千千万,不过是一剑之事而已。

    小舟碎裂,再无仙人。

    不知过了多久,徐北游缓缓睁开眼睛。

    还是那个熙熙攘攘的码头,人来人往,车水马龙。

    远处的海面仍是一片平静,千帆靠岸,百舸争流。

    似乎从来没有乘舟而来的道人,也没有那惊艳一剑。

    公孙仲谋就站在他的身前,仍是背着那尊已经背了几十年的剑匣,不过徐北游却隐约感觉到,师父的白发似乎更加晦暗了。

    他有些分不清,刚才是一场梦,还是自己无意中陷入到了一场天人交谈之中?

    公孙仲谋缓缓转过身来,平静问道:“你刚才可曾看到什么。”

    徐北游略微犹豫,点点头道:“我看到了一名自称道门秋叶的道人,我还看到了师父你出了一剑。”

    公孙仲谋神情复杂,转头望向东方。

    徐北游苦涩道:“师父,刚才那一幕是真的?”

    公孙仲谋平静道:“秋叶元神出窍而来,以大神通将你我二人的心神拉入他以紫府识海构建的小千世界之中,为师借诛仙用出剑二十三,破去他的小千世界。”

    徐北游沉默许久,吐出一口气,轻声问道:“他就是道门掌教?”

    公孙仲谋没有作声,只是点了点头。

    一轮红日跃出,驱散了海面上的蒙蒙雾气。

    公孙仲谋盯着这轮缓缓升起的红日,缓缓道:“北游,秋叶现在八成就在卫国等着我们呢,你说我们还去不去卫国?”

    徐北游一怔,然后平静道:“师父曾经说过,到了你们这个境界的地仙高人,可以朝游沧海暮苍梧,即使我们不去卫国,难道这位道门掌教就不会来找我们了?与其东躲xc如惶惶丧家之犬,倒不如虽千万人吾往矣。”

    背对着徐北游的公孙仲谋嘴角微微翘起,轻声说了个好字。

    师徒二人并肩站在岸边,眺望着东方。

    日出东方,东方有国。

    ——

    卫国,叶家祖宅。

    后宅某座清净书房里,坐着位神情淡然的中年道人。

    这代叶氏家主叶道奇略显拘谨地站在这名道人的面前,神情恭敬,就像一个正站在自家长辈面前的年轻人。

    叶道奇如今已经是快要知天命的年纪,更是士林极富盛名的名士大儒,如今的叶家可谓是好大一棵树,自从萧皇立新朝之后,除了寥寥几家,大多数老牌世家都迅速凋零,叶家因为道门庇护的缘故,一直没有衰败的迹象,更难得的是,比起面临青黄不接尴尬局面的慕容家,如今的叶家反而是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趋势,叶道奇作为叶家家主,功不可没。

    即便是面对魏王,叶道奇也不用如此谦卑姿态,能让这位叶家家主如此作态的,中年道人的身份不言而喻。

    道门掌教,秋叶。

    正是因为这位高卧九霄之上的大伯,叶道奇才有底气不将朝廷放在眼中,叶家才有底气仍然做那家在国前的超然世家。

    面对这位已经一甲子没有下山的大伯,叶道奇可谓是谦卑到了极点。

    不知何时,房门口出现了一位妇人,一位老妇人。

    叶道奇见到这位老妇人后,便知道这间书房不是自己可以停留的,因为这位老妇人正是他的生身之母,掌握叶家真正大权的叶家老太君,叶夏。

    叶夏是叶秋的亲妹妹,终生未曾出嫁,招婿入赘,正因如此,她的儿子姓叶,称呼秋叶为大伯,而不是舅舅。

    她不像自己的嫂子慕容萱那样直接手掌大权,而是将自己的儿子推到台面上,自己藏身幕后。话又说回来,慕容萱膝下无子,无人可以信任,旁支中又有一个慕容玄阴这样的人物,自己亲自担任家主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在叶道奇退下之后,叶夏走进房内,现在的她早已韶华不再,满头银发梳得一丝不苟,看上去就是个年逾古稀之龄的老妪,只能依稀可以看出年轻时必是一个美人。

    叶夏与秋叶相对而坐,脊背挺得笔直,缓缓开口道:“嫂子返回道门之前,曾对我说兄长近日可能会下山,起初我还不甚在意,现在看来,却是不幸被嫂子言中了。”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